刘红(化名)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赶人之举会引起民警的注意,进而出卖了自己的丈夫胡民(化名),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3月27日,台州温岭市新河派出所民警通过出租房流动人口登记工作,抓获一名网上逃犯。“说起来,多亏了他老婆的‘帮助’。”民警说。

  3月27日晚,新河派出所辖区民警张鹏带领警务室协警开展出租房流动人口信息登记工作,20时许来到南鉴村一出租房。

  张鹏敲了敲门,一女子将门半开,一脸警惕:“你们有什么事吗?”“我们是派出所的,你办理暂住登记了吗?如果没有,我们现在就可以帮你办理。”

  听到民警这么说,女子明显松了长长口气,“我已经办过了。”“那这个房子还有其他人住吗?”“没有了,就我一个人住的,你们没有其他事,我就关门了。”说着,女子便要关门。女子的异常表现,让张鹏产生了怀疑,正准备找个理由调查,他就听到出租房内传来一阵窸窣声,“你一个人住,房间里是什么声音?”

  “没有什么声音,你们听错了。”女子已经掩饰不住慌张。

  “大晚上的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你一个人单独住太危险了,我们进去帮你看看,不然我们也不放心就离开。”

  示意一名协警挡住女子,张鹏和另一名协警进了房间,四下里观察起来。

  一眼望去,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存在,但床上的被单不自然垂落着,感觉不正常。

  张鹏上前一把掀起被单,一名男子正窝在床底。

  “你是什么人,快出来。”男子闻声一动不动。“该不会是小偷吧,把他抓出来带回去。”张鹏故意大声说道。

  “警察同志,不是小偷,他是我丈夫。”“那你怎么说是自己一个人住?”“我叫刘红,这位是我丈夫,他刚老家过来,我想着就住几天,怕麻烦就说自己一个人住的。”“那躲什么啊,我们帮你丈夫登记下就可以了,多大点事啊,别藏了。”笃定男子有问题,避免打草惊蛇,张鹏装作只登记信息的样子,以此减轻男子的戒备心。

  见男子终于从床底钻出来,张鹏拿出手机,“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码多少?”“胡民,3421……”将男子信息录入,系统显示男子为网上逃犯。“系统出了点问题,你跟我们回派出所登记下吧。”前期的铺垫,让男子彻底放松了警惕,乖乖跟着民警回到派出所。

  经调查,胡民今年47岁,安徽人,2017年7月在河南新蔡县骗取受害人的信任,携带其采购牛羊肉的17000元采购款离开,于当月因诈骗被新蔡县公安局列为网上逃犯。

  昨日,胡某已被移交河南新蔡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