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时妻子才说,遭受了38年的家暴;还有男人,在妻子住院期间还拿着菜刀去医院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已满2周年,据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统计,截至去年底,温州法院共发出109份人身安全保护令,为遭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受害者提供司法保护。

· 保护令申请人基本是女性· 保护令申请人基本是女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规定,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其中,第四章人身安全保护令作为民事强制措施,成为长期遭受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保护伞”。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找到的近20份温州各级法院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中,申请人即家暴受害人基本是女性。裁定书显示,“殴打”“威胁”“骚扰”“跟踪”“吵闹”等成高频词。

  反家暴法第二十九条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措施分为四种。从裁判文书网的裁定书数据来看,申请人提出和法院裁定的保护措施主要集中在第一条(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以及第二条(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

  · 妻子被打到住院,他还提刀到医院威胁

  龙湾法院一则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阿红(化名)称丈夫程某对她实施长达38年的家庭暴力。两人尽管已分居,但程某于2016年某日上午10时许到其住处砸门,民警到达后才停手,之后程某又返回阿红住处用胶水封堵锁眼,损毁锁具,并扬言要天天来骚扰。

  法院审查后认为,阿红申请人身保护令符合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七条之规定进行裁定:禁止被告程某对原告阿红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告程某骚扰、跟踪、接触原告阿红。

  市民阿芬(化名)因丈夫对其家暴向平阳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原来,去年某日,其丈夫因琐事对阿芬实施暴力,除拳脚相加外,还使用皮带、木棍、菜刀等工具,致使阿芬身体多处部位受伤并多次晕厥。

  阿芬住院期间,其丈夫仍携带菜刀到医院威胁,并用烟头烫伤阿芬的手臂。事后,丈夫多次到阿芬的父母家中威胁恐吓,还殴打阿芬父亲,同时扬言要烧毁阿芬父母房屋。

  此外,丈夫还拍摄了阿芬的裸照及视频到微信朋友圈,已严重影响到申请人及其父母的正常生活。

  平阳法院经审查,阿芬的申请符合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法定条件,并依照相关规定作出裁定:禁止当事男方殴打、骚扰、威胁阿芬;禁止当事男方殴打、骚扰、威胁阿芬的相关近亲属。

  · 家暴发生时,请第一时间报警并注意保留相关证据

  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邵见娣说,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将依法受理。

  当事人若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等原因无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妇女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救助管理机构可以代为申请。

  如若被申请人违反了保护令,会处以最高1000元罚款或是最高15天拘留的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遭遇家庭暴力时,请于第一时间拨打110报警或者向所在单位、居(村)民委员会、妇联(热线12338)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寻求救助并注意保留相关证据。

· 温州已经形成一套反家暴“模式”· 温州已经形成一套反家暴“模式”

  温州市妇联工作人员说,反家暴工作已形成一套“模式”。温州早在2009年就已将干预家暴工作纳入警察学校干警培训,开展大规模警察干预家庭暴力培训,促进公安干预家暴。

  2016年,市妇联联合民政部门在全市各县(市、区)的婚姻登记处均建立“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室”,聘请专职调解员,主动开展婚姻家庭纠纷的调解工作。2012年以来共服务7238对夫妻,成功调解5954对。

  此外,温州市、县两级反家庭暴力庇护站、妇女儿童伤情鉴定中心均已成立,并将受暴妇女纳入“法律援助绿色通道”,进一步强化对受暴妇女的维权救助。市妇联连续四年开展婚姻家庭危机干预项目,为家暴家庭提供心理援助、家庭和谐文化建设等方面服务,2015年至2017年来共建档241个,服务对象416人,965人间接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温州有一支懂法律的专业团队,学习各地的反家暴工作先进经验,服务市民。目前,妇联系统共有心理咨询师42人、婚姻家庭咨询师80人、社会工作师21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