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这两年,我的压力真的太大了,今天可以说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天了。”近日,拿到判决书的蔡某特别激动。

  三十出头的蔡某原是玉环的一名护士,工作稳定,家庭幸福。2015年8月,蔡某在职称考试中有一门考了58分,与及格线差了2分。心有不甘的她轻信他人能在电脑终端篡改成绩,一次次给骗子打钱,近两年来竟被诈骗了200余万元。

  2017年初,骗子再次向蔡某提出要9万元办事费,蔡某仍信以为真,在朋友介绍下找到虞某借款。因为虞某与罗某关系不错,经常把钱放在罗某处周转,因此此次借给蔡某的钱实际上由罗某交付。

  不久后,虞某作为原告、罗某作为第三人,向玉环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蔡某偿还借条上所写的22万元借款。蔡某纳闷了,自己实际收到金额只有12.8万元,剩下的钱哪儿去了?

  法院通过汇款凭证、支付宝电子回单、微信交易记录等发现,罗某的银行转账记录为12.8万元。但罗某说:“剩下的钱,我是现金给她的。”罗某在法庭上有鼻子有眼地描述了交付其余款项的情景,“当时,我刚从路桥买车回来,身上有9.2万元现金,其中,羽绒衣兜里有5万多元,手提包里有三四万元。那天晚上8点多,我赶到医院,来到蔡某所在的科室,我们先是签了借条,然后我把现金给了她。之后,在走廊里,我又通过手机转给她12.8万元。”

  然而,罗某的话立马被医院的监控录像“打脸”了。录像中,罗某仅拎一手包进去,而手包里放三四万元现金的可能性不大。并且,如果约定给付现金的话,大可将9.2万元放在一袋子里拎去,罗某却选择分别放兜里及手包里,法院认为很不符合生活常理。

  在审理中,法官还发现,罗某近几年来的民事诉讼案件高达26件,完全有可能专门从事职业放贷。在2016年,罗某与蔡某就有借款往来,当时罗某汇款2.4万元,一个月后蔡某支付了3万元,这0.6万元正是按借款的惯例所预收的利息款。

  结合罗某与蔡某之间的交易习惯,法院认定,原告罗某仅交付12.8万元,其余9.2万元并没有交付,蔡某需归还罗某12.8万元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