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是否有疏漏、证据是否充分……徐玲玲的一天是从卷宗审查开始的。她的眼睛紧紧盯着卷宗,不时在本子上写写划划,“有时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都有可能是案件的关键点,所以不能放松!”

  徐玲玲是舟山市检察院公诉一部员额检察官,在公诉一线工作已10年,多年的办案实践练就了她一双“火眼金睛”,并因此创造了舟山检察系统的多个办案之“最”。从检以来,徐玲玲一共追诉漏犯15人,其中4人被法院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1人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追诉漏罪近百项。今年,她被省检察院授予个人二等功。

  开创四个办案之“最”

  去年6月,一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被移送到舟山市检察院。案子有多复杂,几组数据可见端倪:案卷总数多达163册,垒起来有4米多高,审查报告超过10万字!

  “我喜欢挑战,特别享受法庭上舌战多个辩护人的感觉。”徐玲玲说,虽然当时自己生着病,但还是接手了案子。整个审查起诉过程,徐玲玲用了整整6个月的时间,每本案卷她至少翻阅了3遍,加班加点不用说,甚至做梦都是在翻案卷。这起案件中,几位被告人始终零口供,这给徐玲玲带来不小的压力。“除了公司所在地浙江,虚开下游单位几乎遍布了全国各个省份,取证难度很大。”在与被告人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一张A4纸引起了她的注意,“上面写着12家公司的名称以及银行U盾密码”。果然,核对调查后,这组信息成了让被告人低头认罪的关键证据。

  今年1月30日,该案审查终结,起诉至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除了准备开庭外,徐玲玲还特地以检察建议的形式向舟山市国税局稽查局提出十点建议,供他们在今后工作中做出综合判断。

  这起案件在卷宗数量、办案时间跨度、追加犯罪事实、涉案金额四个方面均创造了舟山市检察院的最高纪录,也让徐玲玲有了一个“四最”女检察官的头衔。

  一只眼也能看案卷

  虽然是名女检察官,但更多时候徐玲玲表现得像个“女汉子”。

  2016年秋天,徐玲玲突然觉得眼睛看东西有异样,经常流泪不止,后经医院诊断为视网膜脱落。医生告诉她视网膜脱落位置手术难度很大,建议尽快去上海或者杭州医治,否则可能会失明。随后的手术虽然防止了病情进一步恶化,但视觉变形已无法恢复。可即便如此,徐玲玲却常常笑着对同事说:“没事儿,不过就是看人的时候觉得怪一点,习惯就好了。再说,还能看案卷,应该知足了。”

  因为手术,徐玲玲的手上积压了部分案子,“有的已经进行到一半,要是让同事接手又得重头开始”。于是,在手术后第20天,徐玲玲在一只眼睛戴着眼罩的情况下坚持办案。别人问她为何这么拼,她却说:“一只眼也能看案卷。”

  这样的工作热情,从十年前进入检察系统后,徐玲玲就从未消失过。“作为检察官,就要有对案件的敏感性,并保有追根溯源的执着。”徐玲玲说,为此,她坚持一案一总结,不断提升自己的办案水平。同时,她利用休息时间撰写典型案例,总结办案经验,并和同事们分享,为同事们办理类案提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