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40岁的楼烈锋住进浙江省中医院,为捐献造血干细胞开始做准备。他将在省中医院住院4天,注射动员剂。春天里,从他门身上采集造血干细胞,将被移植到白血病

  患者的体内,带来新生的希望。

  楼烈锋

  退伍军人:为了捐献每天坚持走两万步 

  楼烈锋是浙江省第395例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者,也曾是一名军人,部队转业后在杭州市安监局工作。妻子是西湖区文新街道桂花园社区的一名工作人员,4年前正是在妻子的动员下加入中华骨髓库。

  尽管工作繁忙,为了能顺利按时实施捐献,楼烈锋非常关注捐献的准备过程。“结果出来了吗?下步怎么安排?”,这几句话是他最常会问工作人员的。“凡事都要打好提前量,不能耽误别人。”

  在“双盲”原则下,无法获取受捐者的具体身份,楼烈锋说,他只知道对方是一位1962年出生的男性。“这个岁数的人,可谓是上有老,下有小,说不定还是家里的顶梁柱。我觉得能带给一个家庭希望,很值得。”

  说起捐献的动机,楼烈锋说,那是四年前,他还在部队工作,刚好文新街道举行一次献血活动。“现场有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相关宣传,我现场咨询了一下,再加上之前所了解到的情况,感觉这是件能救死扶伤的好事情。”所以,楼烈锋就留下了自己血样,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在这之后,他像往常一样工作、生活。

  没想到,2017年11月底,楼烈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西湖区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他们告诉我,有一位患者和我初配成功了,问我愿不愿意捐献。”因为捐献的时候就想清楚了,所以,楼烈锋便答应了。身体素质一向不错的他,为了能把更健康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给患者,他每天坚持快走两个小时,步行两万步。

  90后医生:捐献得到全家支持

  和楼烈锋一起准备捐献的还有范详源,他是一名90后中医。2008年,范详源在读大学时加入的中华骨髓库。2017年底,一位11岁的白血病儿童与他配型成功。这距范详源捐献已经过了近十年时间,经历毕业、找工作、换城市,原先的号码早已更换,好在当初的登记表上父母的电话未变,辗转后西湖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终于和他取得联系。

  十年后的范详源,除了保有大学时的热血,当了医生后更多了些稳重。但对于捐献一事,范详源的态度很一直坚决,“捐”!体检时,考虑到范详源是外地人,在杭州并没有亲属,工作人员有些担心。一再询问是否已与家里沟通,家人是否会反对。“放心吧,我决定的事,爸妈都支持,再说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范祥源说,今年春节,他把同意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情和父母说了,果然得到了父母的支持。

  记者从杭州市红十字会了解到,3月5日至3月20日,杭州先后有7位志愿者将捐献造血干细胞。相比于极低的配型成功率,“7”的背后,意味着杭州有一个数量不低的造血干细胞志愿者队伍。 因为目前中国每10万人中就有4-6人患有白血病,每年新增约4万名白血病患者,其中40%是儿童,造血干细胞移植是治愈白血病的唯一有效方法,非血缘关系的相合概率仅为万分之一到十几万分之一。

  从全杭州来看,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的人数也是逐年增加。“2007年左右,杭州每年入库人数为五六百人;到2017年前后,这个数字达到了1500-1600人。”杭州市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杭州有超过2.2万名志愿者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