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旗袍秀获奖上图:旗袍秀获奖
下图:中式婚礼照片下图:中式婚礼照片

  玛丽是个身材曼妙的俄罗斯女郎,也是浙江大学的运动达人,毅行、健美操都是一把好手。

  她的家乡在俄罗斯西伯利亚一座小城,冬天特别冷,温度最低的时候能达到零下四五十摄氏度。整个城市只有15000人,用玛丽的话说就是:“我家乡的人还没有浙大的人多。”在那里买一套三居室只需要20万元人民币,相当于中国中部省份一个小镇上的房价。

  很多小镇姑娘都会有个都市梦,玛丽在3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教她学英文,希望有一天她可以出国留学。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来到了中国,从此爱上了这片土地。

  她的父母都是冰上项目运动员。秉承良好身体素质和运动细胞的她,现今活跃在杭州各种舞蹈比赛中,“来中国是我做的最棒的决定,而杭州是中国最好的。”

  多才多艺文雅秀气

  在杭州却成了“拼命三娘”

  玛丽现在在浙江大学读研二,学的是国际关系。2012年,在俄罗斯读大一的玛丽偶然来到沈阳,进行2个星期的实习。初到中国的她立即被这个第一次踏足的国度吸引了。“中国太好了!”短短两个星期内,她就做了决定:我要来中国!回国后,她立即办理休学手续,三个星期后,她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再次来到了中国。这一次,她的身份不再是实习生,而是沈阳理工大学的一名正式学生。

  就这样,玛丽在中国的生活开始了。8个月后,玛丽转校到浙江科技学院继续读书。本科毕业后,玛丽又考了浙大的研究生,在这所中国著名学府之中,她找到了属于自己更广阔的空间。

  学业之余,爱好广泛的玛丽一刻也闲不下来,舞蹈、运动、走秀、表演……她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她积极参加各种校内外的活动、比赛,也会凌晨4点拉着老公起床,一起去爬宝石山,看日出。

  作为唯一的外国友人,玛丽担任了第五届杭州国际毅行大会形象大使;参与了2014年度“梦行浙江”外国留学生中华才艺展演;获得的舞蹈比赛奖状有一大摞。

  看起来文雅秀气的她,骨子里其实是个“拼命三娘”。玛丽给记者看了她最近的行程表,桐庐、广州、宁波、福建、苏州……马不停蹄,一个接一个。

  “我得了一种什么都要做到最好的‘病’。”玛丽俏皮地说。

  记者悄悄算了一笔账,玛丽家乡的房价是一套三室一厅20万元,以玛丽拼命赚钱的速度,在杭州一年的收入,就足够在俄罗斯老家买一套房。她的父母曾经都是专业运动员,后来双双转行做医生。“我的家乡很奇怪,和很多其他地方不一样,那里的医生收入并不高。”这大概也是玛丽拼命工作的动力所在,家境并不富裕的她在杭州这块热土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奋斗方式。她看到自己的梦想与现实之间,隔得不远,只要努力就能够得到。

  24岁的她梦想清晰

  一手策划了自己的婚礼

  还未毕业的玛丽对于未来已经有了规划,她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做演员。为此,她在《通天密码狄仁杰》和《六条逗君》中都客串过角色。另外一个梦想,是想做婚礼策划人。“因为我喜欢画画,喜欢设计。”不久前刚结婚的玛丽,就自己设计了自己的婚礼。

  婚礼在户外,地点是西溪湿地。玛丽一手包办了婚礼现场所有的东西,灯、鲜花、杯盘、食物等等。“全都是我在网上买的!”玛丽说起这个特别骄傲。而婚礼的乐队则是玛丽丈夫的好友们,她丈夫本身就是一名驻唱歌手。

  婚礼的时候,玛丽给自己的父母买好机票请他们来参加婚礼。“我参加过中国的婚礼,就是很多人过来吃饭、喝酒,然后新娘要换两套衣服,然后敬酒,结束就回家。我觉得太无聊了,我觉得婚礼一定要跳舞,要玩游戏,要have fun。”

  她喜欢中国的文化,但依然有自己的坚持。最终,玛丽的婚礼很热闹,在美丽的西溪湿地边,她的父母和朋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大家跳舞、歌唱、做游戏,浪漫至极。

  喜欢很多中国的东西

  心中最棒的城市是杭州

  “我去过中国很多城市,北京、广州、三亚,但是我心中最棒的城市还是杭州,杭州太美了,生活也很方便。”玛丽对杭州的移动支付尤其赞不绝口。“我坐地铁、坐公交、吃饭、买东西,都可以用手机支付,在俄罗斯就不可以,俄罗斯人也用类似微信的聊天软件,但是不能用来付钱。”

  玛丽很喜欢旗袍,经常穿着旗袍参加走秀,她自己就拥有5件旗袍,平时生活中她也会穿。

  在首届浙江旗袍名媛大赛上,玛丽不仅一袭旗袍参加比赛,还表演了中国舞蹈,将中国风展现得淋漓尽致。

  玛丽还特别喜欢杭帮菜,虽然为了保持身材她不能吃得太油,平时都是自己在家做沙拉,但遇上节日她还是会“放纵一下自己”,去外婆家大吃一顿。“外婆家太好吃了!”因为真的很喜欢,玛丽开始学着做中国菜,包饺子、包粽子,她还会在家里准备好一堆中国食物,邀请朋友来吃饭。“中国的朋友都很棒,很热情,会在我们需要时提供帮助,这让我们在这里生活完全不觉得孤独。”

  日益融入中国的玛丽,朋友圈也十分接地气。前阵子朋友圈流行晒18岁照片,她也没落下,晒出一堆18岁时青春洋溢的照片。

  玛丽的丈夫是委内瑞拉人,等玛丽大学毕业了,他们有可能继续留在杭州,也有可能回到她老公的家乡。但是玛丽显然更倾向于留在中国。“来中国是我做过最棒的决定,我爱中国,中国是我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