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平昌冬奥会正式落下帷幕,闭幕式上由中国带来的“北京八分钟”表演又一次惊艳了世界。

  8分钟时间,24名轮滑演员和24个带有透明冰屏的智能机器人翩翩起舞,展示着一个高速发展、多彩纷呈的中国。在24名轮滑演员里,有一位是咱淳安的帅小伙,他叫余露。

  和家里保密,闹了个乌龙

  出生于1996年的余露是个帅气的小伙子,目前是北京体育大学体育休闲与旅游学院大三的学生。

  2月26日联系上余露时,他刚返回北京,在笔者提及“北京八分钟”的表演时,他说对顺利完成了表演感到很高兴,话语间满是自信和从容。在接下来的了解中,笔者明白了这份自信从何而来。

  11月上旬,余露和北京体育大学的同学们一起参加选拔,因为身高、体重等条件符合,体育基础和专业素质强,他顺利地进入轮滑演员队伍并最终确定为24位上场表演的演员之一。

  “我大学选的专项就是轮滑,自己也特别喜欢轮滑,选拔时老师让我们做一些轮滑和舞蹈的动作,一直到入选我们才知道是选拔闭幕式表演的演员。”余露说。

  闭幕式的排演需要保密,为此还闹了一些笑话。奥运会闭幕式表演具有高度的保密性和特殊性,余露严格遵守保密的义务,只对家里人说是完成国家的一项任务,春节不能回家过了,这可让家里人担心坏了。余露的父亲说:“一开始余露跟我们说要去完成国家的一项任务,会抱着牺牲的心去完成,我们一听比较担心。后来我看到冬奥会的新闻,发现张艺谋导演边上的青年竟然是余露,这才放心了。”

  87天的艰苦训练,只为这8分钟

  87天,每天的训练都排得满满当当的,熟悉动作、路线和音乐,训练体能、协调度及相互的配合。我们在电视上看到轮滑演员们精准地划过一条条曲线轨迹,幕后是余露他们一遍遍排练的辛苦付出。

  为了尽可能模拟正式演出时的境况,余露他们这些演员被安排在北京昌平的户外基地训练。冬季的北京,寒风凛凛,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演员们训练还不能穿太多,因为会影响排练。

  “还不止,其实我们的整套动作一直在调整和修改,直到正式演出前两天才最终确定,所以要一遍遍记忆。每天的训练都是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考验,但奥组委和整个团队给了我们很完善的保障,发了很多御寒品,还给我们配备了心理辅导老师,帮助我们缓解情绪。”余露说。

  闭幕式的前几天,关于“北京八分钟”彩排的新闻有很多,其中提到了彩排时因为下雪、风力大的缘故,导致轮滑演员摔倒的情况,一度让中国观众担心不已。余露说:“彩排时因为天气的缘故,我们发生了摔倒的情况,大家心里都特别紧张,但是大家都相互鼓励着。张艺谋导演带着我们整个团队做了很多预案,比如在滑轮上打上胶布防滑,如果摔倒了就站起来继续,这也是一种奥林匹克精神。”

  “正式演出的时候,我们都挺紧张的,我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哆嗦,但是音乐一响起,我马上就进入了状态,每一个动作、每一条路线,都训练了无数次,早就与我们融为了一体。表演完美地结束后,大家几乎都激动地落泪了。”

  余爸爸:

  我们的孩子长大了

  回国以来,余露和同学们一起忙着参加“北京八分钟”的余热活动,接受一些媒体的采访,并且开始了一个关于冰球裁判的培训。因为太忙,他只好推迟了回家的计划。余露说:“很多人都问我,这次表演没有露脸会不会觉得遗憾,其实我觉得露不露脸不重要,能够参与到这次表演中,为国争光,是我一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事情,感谢母校北京体育大学给我这次机会。现在我还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应该好好学习专业知识,以后我希望尽自己的所能帮助更多的人接触到冰雪项目。”

  对于儿子余露这次参与并作为一份子顺利完成了“北京八分钟”的表演,余露的爸爸和妈妈都为他感到骄傲。余爸爸说:“我们从小就对余露要求严格,但是他并没有叛逆,懂得体谅父母。这次他参加闭幕式表演,我们知道训练很辛苦,但是他一次也没和我们说辛苦的事,都是宽慰我们,让我们别担心,而且严格遵守保密的义务,这让我和他妈妈都觉得孩子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