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收到的车票

乘客坐面包车转移乘客坐面包车转移
 乘客上车 乘客上车
凭做了记号的扑克牌上车凭做了记号的扑克牌上车
乘客在一片空地上等着上车乘客在一片空地上等着上车

  “我们被黄牛骗了好几百”“以为坐黑车方便,结果等了好几个小时,车开走了,我们被抛下了”……自2月1日春运启动以来,陆续接到读者来电,投诉黄牛揽客漫天要价、“黑车”抛客等遭遇。

  近日,记者针对读者反应的问题,兵分两路展开暗访调查。

  第一路(2月6日)

  揽客

  50米的路上遇到三批黄牛,砍价后还贵了50元

  2月6日上午10时许,记者前往市区双屿客运中心暗访。刚到附近,看到记者提着行李,多名黄牛围上来:“坐车不,去哪?安徽、贵州、四川都有,马上发车!”

  摆脱黄牛后,记者来到售票厅,查询“温州至合肥”班线,发现当天共有两班,票价300元,票源有余。此后几天也均有余票,部分班次余票多达30多张。

  上午11时,记者来到车站附近的康盛路,以乘客身份向黄牛打听去合肥的车。

  短短50米的路,记者先后被三批黄牛拦住:第一批3名“黄牛”打了几通电话后,表示当天没车,要等一两天;第二批“黄牛”开价420元,记者以价太高为由离开。

  第三批“黄牛”中,一名头戴鸭舌帽的男子说当天下午有一趟前往安徽临泉的车,经过合肥,开价390元。

  “车站才卖300块,你这太贵了。”记者说。

  “你去看看,多少人排队,轮到你还有票吗?” “鸭舌帽”指了指车站方向说。

  经过讨价还价,“鸭舌帽”把价格降到350元,但比车站还贵50元。

  对此,双屿客运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春运期间,他们增调了200多辆加班车,当天才派出100多辆,各条线路均票源充足。因高峰期乘客通过安检口需要排队,一些黄牛就以此忽悠市民排队那么长,轮到就没票了,诱骗市民坐黑车。

  收钱

  宾馆大厅成临时售票点,车票上票价一栏是空白的

  谈妥价格后,“鸭舌帽”领记者到了附近嘉信宾馆。门口、大厅放着许多行李,一些乘客或蹲或坐在此候车。

  大厅一角放着一张桌子,两名男子正在收费卖票。在“鸭舌帽”带领下,记者通过支付宝给其中一名男子转账350元。男子撕下一张印有“温州-临泉”字样的车票递给记者,上面票价一栏是空白的。

  记者:我是去合肥的。

  “鸭舌帽”:“没错的,临泉车经过合肥,到时把你放下来就成。”

  记者:“我在哪上车?还要等多久?”

  “鸭舌帽”:“在这等,不要走远了,下午1点半有车来接你。”

  交代完毕后,“鸭舌帽”离开宾馆,回到车站外继续揽客。

  候车期间,记者同边上的乘客攀谈,得知他们主要是前往安徽合肥、亳州、临泉等地。即使去往同个目的地的乘客,票价也各不相同,全凭黄牛开价和各人砍价能力而定。

  一位前往临泉的乘客说,他花了330元,车站的票卖3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