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8岁的方闽男是一名入殓师,今年是他在杭州殡仪馆工作的第七个年头。为了坚守岗位,他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今年,他给远在福建省南平市的妈妈写了封信。年少的职业选择,让他身边的亲人、朋友都无法释怀。平日里,他很少有机会与妈妈谈心,对工作更是只字不提。

  这封信里的一言一语,饱含深情。它不仅展示了一个年轻人坚守岗位的责任心,也不只是一个不能回家过年的儿子对母亲的歉意,更是试图以对谈的方式,解开他们心中多年来的心结。

  亲爱的妈妈:

  您在老家还好吗?腊八刚过,杭州就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老家有没有下雪?

  您有没有穿上我给您买的棉衣?是不是在期盼着我能回家过年?

  妈妈……很抱歉,我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对不起,妈妈。今年过年正好轮到我值班,我必须坚守岗位。

  很久没有写过书信了,心中有万千思绪、千言万语想对你说,可提起笔,却不知从何写起。

  读大学的时候,我没跟您和爸爸商量,就自作主张地选择了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2012年,我又不顾你们的反对,来到杭州工作,成为了一名遗体化妆师。作为儿子,我有些叛逆,甚至有些不孝,没有遵从父母的意愿、考虑父母的感受。

  很多人都会说,从事殡葬行业不吉利,太晦气,但我想,每个职业总要有人去做。如果因为忌讳没有人做这个工作,那谁来为逝者服务?

  妈妈,其实我也曾经害怕过。为了让逝者体面的离开,有时候我要持续站着工作好几天。夜里,也经常要一个人通宵值夜班。曾经,面对那些支离破碎、面目全非的遗体时,我内心无比惶恐,不知从何下手。后来,在前辈们的帮助和妻子的鼓励下,我学会了如何让他们变得更体面,也明白了许多道理。

  我明白了,作为一名遗体化妆师,不仅仅只是为逝者服务,其实更多地是为生者服务。只有让逝者面容安详、仪表整洁,体面而有尊严的离开,他们的亲人才能得到心灵上的慰藉。这就是我这份工作存在的意义。

  妈妈,今天我想对您说,我没有对当初的选择感到后悔。2015年,爸爸因肝癌晚期去世,我请假回乡,亲手为父亲的遗体化妆入殓。每当想起这段往事,我总会眼眶湿润。但我也感到十分欣慰,因为我用自己的方式为父亲尽了最后一次孝。

(2018年杭州初雪,方闽男在西湖边留影。)(2018年杭州初雪,方闽男在西湖边留影。)

  妈妈,我知道这份工作不一定每个人都能理解,社会上仍有不少人对殡葬行业存在着误解和偏见。所以,我能理解当初我的选择给您带来的困扰,让您在亲友面前有些难以启齿。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同学结婚、聚会也渐渐“忘记”邀请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了。虽然工作中有艰辛、有委屈,但更多的是收获、是历练。

  妈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去年单位推荐我提名杭州市青年联合会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杭州市民政局评选我为局系统党建“好党员”……这些荣誉无疑是对我工作的莫大肯定和鼓舞,也让我更加有信心为殡葬行业的发展贡献出我的一份力,体现我的人生价值!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妈妈,快要过年了,万家灯火、阖家团圆时我却无法回家陪伴您左右,儿子内心万分愧疚。殡葬服务业就是这样,365天全年无休,24小时全天服务,每天、每时、每分都需要人坚守岗位。我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我就要承担起这份工作应有的责任,希望妈妈能够体谅与理解。

  妈妈放心,今年春节单位食堂将为我们值班留守的员工们准备年夜饭。我不会觉得孤单,因为有很多像我一样因为工作无法回家团聚的同事,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迎接新春佳节的到来。

  妈妈,我非常感谢您最终接受了我的职业,并且对我的工作和生活给予了莫大的支持和关爱,帮助我成家立业,使我以更好的状态投入到今后的人生当中。儿子一定不辜负您的殷切期望,让您为我感到骄傲。祝您身体健康,平安幸福!

  您的儿子:方闽男

  2018年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