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台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陈才杰受贿案,对被告人陈才杰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宣判后,陈才杰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劲头早已褪尽。审判台上的他,面颊瘦削、神情黯然。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10月至2011年3月间,陈才杰利用担任台州市路桥区代区长、区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066余万元。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才杰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其有自首情节、立功表现,退出全部赃款,认罪、悔罪态度好,依法对其减轻处罚。

  这一天,陈才杰44岁。“这正是自己干事业的黄金时期,可以好好为党和人民作点贡献,可由于自己的过错,反而给组织带来了负面影响。”他在悔过书中写道。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进程中,陈才杰案是省监委成立以来的首例留置案;陈才杰则是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我省查处的首名省管干部。

  “说心里话,一方面我想干事,一方面也挺想赚钱”

  理想丧失 法纪底线失守

  2015年7月7日,陈才杰任台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祝贺人群中,自然也有老友王某。10多年前,还在团市委工作的陈才杰,就与商人王某结识。随着了解深入,这位“温文儒雅、很讲义气”的投缘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每周,两人总有两到三次一起喝茶聊天。关系近了、感情深了,陈才杰便对王某的企业生出了几分特别的留意,王某也对陈才杰的生活表露出“亲兄弟”般的关心。

  置身市场经济氛围浓厚的台州,目睹企业家物质优裕的生活,赚钱的念头在陈才杰心中萌生。“说心里话,想干事也想赚钱。”膨胀的私欲,让这名曾宣誓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年轻干部,一步步堕落。

  “在利益面前,我忘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根本要求,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放松了对主观世界的改造提升,没有抵制住歪风邪气的不良影响,为自己的违法违纪打开了思想缺口。”正如陈才杰剖析的,理想信念的慢慢滑坡,使他越来越把金钱作为幸福的重要标志,不断放大了对这方面的追求。

  “身边人”的王某,自然对这番心理了若指掌。在他眼中,陈才杰绝不仅是个聊得来的朋友,更是政坛“潜力股”,便决心好好“投资”,“放长线钓大鱼”。

  2008年,王某第一次向时任临海市常务副市长的陈才杰释放了十足的“善意”:邀请他投资入股自己在三门的船厂。“理财赚钱,让生活更好些”,王某的说辞令陈才杰心动,出于规避心态,就借用弟弟陈才强的名义入股。

  信仰缺失、忘却初心,曾立志清廉为民的陈才杰,改变了内心追求的方向,最终导致了更多越位行为,滑向违法违纪之路。2009年9月,陈才杰出任路桥区代区长。听闻消息后,王某欣喜万分,大感自己在路桥的生意有了“靠山”,于是与陈才杰走得更近了。很快,陈才杰又在他的提议下,向他人借款200万元入股王某所属的某公司,并由其特定关系人的弟弟代持股份。此后,他又按约定,从王某处借得现金200万元,归还所借入股金。

  “我总觉得通过第三者入股,被发现的概率很小,以分红名义拿钱,即使被发现也只是违纪,算不上违法犯罪。”但陈才杰没想到,一旦纪律底线失守,法律底线也必将溃堤决坝。

  2010年初,时任路桥区委副书记、区长的陈才杰授意有关部门在路南二手车市场项目土地使用权的竞拍条件中,增设资格条件。在他的帮助下,竞拍增设了后置条件,从而使王某公司以底价拿到该块土地。“‘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我只做到了亲切,却把最核心的清白忘了。”

  用“讲义气”说服自己,利用公权力为他人谋利;而账户中跃动的数字,则不断刺激着陈才杰对金钱的欲望。2010年6月至11月,陈才杰先后向王某借款共950万元购买房产,并在购买第二套房产资金不足时,与王某商定,将950万元借款中的120万元以2.5分的月利率“反借”给王某,以所得利息支付按揭贷款。

  在一次次“人情味”十足的投桃报李中,两人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再难分彼此。2011年7月,王某以路南二手车市场项目土地增值分红的名义,给予陈才杰1000万元。陈才杰用这笔钱“归还”了此前从王某处借得的所有款项。而省价格认证中心认定,该地块在2011年7月价值约为5261.75万元,增值仅61.75万元左右。

  “2009年王某叫我入股时,挣扎犹豫过,但还是同意了;给我‘分红’时,明知不可能有巨额利润,但也接受了。”陈才杰后悔没有把好“朋友关”,忽略了王某的利益诉求,沿着他包装设计好的路,越行越远。“现在回想,他看似帮我很多,但同时也把我‘绑’上了他的利益‘战车’。”

  “反腐高压下我退了钱,但没有向组织坦白,总觉得不会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