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老李老婆接受采访时曾说,当时老李确实去了隔壁单元找对方,没想到,等到的是老李从楼上掉下来的消息。2016年6月,小翁看中萧山某小区一套房,价款300万元,与卖家签下《房地产转让合同》后,小翁支付给卖家定金20万元。

  9月4日,杭州吉如家园11幢,两个男的打架,其中一个拿刀捅了另外一个,有人从楼上掉下来了,两个人都被送去医院……

  两个男人,一个是卖房的房东,一个是买家,两人住同一个小区。

  前天下午3点多,小区××幢×单元,多位居民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喊,没多久,有人发现,单元绿化带旁水泥地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一动不动。

  很多人认识他,姓李,52岁,曾在小区物业上过班,每天骑着电瓶车,在小区巡逻。事发前几天,他还帮小区业主抬过家具,就住这一幢。

  昨天,老李家单元楼下摆着很多花圈——老李送到医院后没救过来。

  吉如家园地处桥西板块,周边九龙仓碧玺、绿城宸园、名城公馆等楼盘都还未动工。两年后,地铁5号线开通,小区出门不远就是地铁站。

  老李和买家都住在这幢楼里

  这个小区的居民,搬进来前都是吉如村村民,吉如村就在现在的剪刀博物馆附近,老李原来是村里四大队的,家有母亲和妻儿。

  后来拆迁,村民都分了安置房。有人说,老李家至少分到两套,大套130多方,小套有两种,92方和75方。

  听一些居民讲,拆迁之前,村里按政策把各家分成“小户”、“中户”和“大户”,农村户口算一个名额,居民户口算半个名额,家里有1到3个名额,算“小户”,分两套房。“中户”是3个半以上名额,三套房。“大户”名额至少5个。老李在村里算不上“大户”,分到两套房对他来讲应该不错,两套房都在11幢,不同单元,老李住大户型,小户型房子,两年前卖了。买家也住这幢楼,老李隔壁单元。

  老李和买方当初怎么协商的?大家都说不上来,能肯定的是,因为是回迁房,买方当时没办法马上办理过户手续。

  这两年,房价慢慢走高,加上周边新建的九龙仓碧玺、绿城宸园等高档楼盘以及在建的地铁等,直接带动了吉如家园二手房价。

  “我们小区刚开始才12000元/平方米左右,这两年慢慢涨上来了,至少翻了一倍多,不管是买还是租,我们小区都算抢手的。”一位居民说。

  小区对面口碑房产一位中介说,2014年吉如家园一套92方的房子,租金2000多元,现在至少4500元左右,二手房3万元/平方米左右。

  一家房产中介网上的数据显示,吉如家园均价为30000元/平方米左右。比如2015年8月,一套70多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成交总价137万,单价1.8万元/平方米左右。2016年7月,一套110多平方米的房子总价190万多,单价1.6万元/平方米左右。最近成交的一套110多平方米,总价300多万,单价2.7万元/平方米。

  昨天,很多居民说,房子涨了对别的居民是好事,可对老李来说,心里可能不是滋味,房子卖亏了。

  有人说,为了这事,老李和买家商量很多次,想让对方补偿一些,但每次都谈不拢。

  一位居民说,买房的人觉得房价确实涨了不少,为了赶紧落户,答应给老李10万元“补偿”,老李可能觉得少了点,双方没谈拢。

  前天下午1点多,老李再次去了隔壁单元找买家商量。

  老李老婆接受采访时曾说,当时老李确实去了隔壁单元找对方,没想到,等到的是老李从楼上掉下来的消息。

  老李下午1点多出门,事发时是3点多,两个小时里,双方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去了楼顶?又为什么从楼上掉下来?

  多位居民说,老李掉下来前,他们还听到一声惨叫。让他们想不通的是,楼顶有栏杆,老李个子又不高,怎么掉下来的?

  楼顶地上留着一瓶矿泉水,当时他们可能在这里见面

  这幢楼共18层,走楼梯上到楼顶要过一扇门,昨天这扇门敞着,楼顶空旷,周围一圈都是栏杆,约1米高,栏杆外还有一个小平台。

  小区很多人说,老李和买房人相约去楼顶谈,可能中间发生了争执,买房者后来也被送去医院,肚子上和大腿有两处伤口,医生说,送去时一把刀还插在左大腿上……

  记者金洁洁从拱墅警方了解到:9月4日下午3点27分,拱墅警方接到报警称,拱墅区吉如家园有人坠楼,祥符派出所民警到场发现,坠楼者李某,男,52岁,杭州人,事发后被120送医院抢救。现场另一名伤者张某,51岁,杭州人,随后也被送医院抢救。目前,李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张某还在医院救治,生命体征平稳,警方介入调查。

  房价涨了买卖双方起争执,怎样理性和平解决?

  腾飞金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来了”签约律师张锋平:

  对于这件事情,要看当时买方和卖方合同的约定,如果合同中确实已约定了要根据市场价调整的或给予补偿的,那卖方是有权要求按约定调整价格或补偿的。但是如果合同中没有就此特别约定,那么,卖方是无权要求调整价格或要求补偿的,理应根据合同要求为买方办理过户手续。如果卖方不予配合办理过户手续的,买方可委托律师通过非诉讼协商或诉讼(或仲裁,根据合同来定)的方式来主张要求办理过户手续。

  我曾帮买方处理过类似案件,其中一起通过发送律师函和协调的方式,后来和平解决,卖方顺利地配合办理了过户手续。另外一起协商不成,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并顺利执行到位,也已经过户到买方名下。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对于购买拆迁安置房,房产证又没有办到位的情况,如果买方要购买此类房产,一定要审核卖方是否有权利出卖此房产,也要审核房产有无进行分家析产,必要时,可要求该拆迁户所在户的全部人员签字,并办理公证签约手续,并预留一部分尾款待产权证过户到位后支付,并就卖方不办理过户手续的情形约定合理的违约金,以约束卖方办理过户手续。

  市场虽然是火热的,但契约精神仍不可丢弃。

  昨天“萧山司法”微信公布了一起案例。

  2016年6月,小翁看中萧山某小区一套房,价款300万元,与卖家签下《房地产转让合同》后,小翁支付给卖家定金20万元。

  两个月后,小翁准备按合同付房款时,卖家临时提出加价:“要么加我30万,要么我不卖了,大不了赔你违约金”。原因是这套房在这两个月里暴涨了58万。小翁将卖家诉至法院。

  浙江王建军律师事务所律师朱俊说,房屋买卖合同一旦签订并生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一方违约,守约方可向违约方主张违约责任。要重点提醒的是,这是守约方才享有的权利,不能反过来推定违约方可以通过主动承担违约责任来享有违约的权利(明确约定一方享有单方解除权的除外)。也就是说,在这个案例中,卖家无权以支付违约金方式单方解除合同,因为这是守约方小翁才享有的权利。

  朱律师说,自己曾代理过多起类似案件,违约卖家往往都付出了高昂代价,除了赔偿违约金、负担诉讼费等经济损失,更有大量时间、精力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