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急了的“传统”作死方式。

  你可能不知道,不一定得多大的事,好多人饿了也会闹。

  先给你看个图,你猜后来怎样?

说明一下,虽然他们以老公老婆互称,实际上还是男女朋友关系。说明一下,虽然他们以老公老婆互称,实际上还是男女朋友关系。

  “老婆”是27岁的江西姑娘小章,“老公”是马师傅,43岁,离异。

  马师傅在余杭临平一个快餐店干,他们已经同居6年了。

  这可不是搞笑故事啊,情节发展可能你没猜到。

  我再给你看第二张。

不过男主角已经知道要大事不妙了。不过男主角已经知道要大事不妙了。

  后来他告诉警察的是:女友已经在家赋闲一年多,最近刚刚找到工作,8月7日是上班第一天。

  工作内容是在商场内散传单,爱美的小章硬是穿着高跟鞋去站了一天,回到家自然是脚也痛、腰也酸。不想下楼吃饭,她就发微信撒娇,让马师傅带晚饭回来,还指定要梅干菜扣肉饭,多放点青菜。

  没想到的是,马师傅当时也刚刚忙完,正在自己打工的快餐店吃饭。

  等到他吃完,看到这条“要饭”微信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

  偏偏这个时候,老板又提议大家一起出去洗脚、按摩,放松一下。

  同事活动怎么好意思不参加?何况“给老婆送饭”的理由也有点说不出口,马师傅只能在微信上给女友道歉和“请假”。

饿着肚子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小章勃然大怒,一怒之下就漏了句真话出来“很久没发火打你皮有点痒了是吗?”饿着肚子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小章勃然大怒,一怒之下就漏了句真话出来“很久没发火打你皮有点痒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