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农业打了半辈子交道的陈礼增是位“土专家”,土方法熬制的枇杷膏还受到了省农科院专家的关注

  与农业打了半辈子交道的陈礼增是位“土专家”,土方法熬制的枇杷膏还受到了省农科院专家的关注。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枇杷膏只有在药店里才会出现,深褐色的塑料瓶身里装着深褐色黏稠的液体,通常用于化痰止咳、喉咙痛等病症。但如今,市面上的枇杷膏并不仅于此。黄岩的一对父子与省农科院共同研制了食用的枇杷膏,膏身也是深褐色,不过却是果冻状,化水后不仅能当饮料喝,对老人小孩化痰止咳也有功效。

  老一代人“工匠精神”熬制枇杷膏

  陈礼增与农业打了半辈子交道,年轻时一直从事农资收购工作。在他心里有张地图,哪些乡镇哪些农户种有品质优良的农作物,在他的地图上都有注明。虽然年纪越来越大,但对于这些作物如何深加工成新的产品,陈礼增非常有自己的想法。

  “前期在做甘蔗深加工,制作成的甘蔗汁跟饮料一样。”陈礼增告诉记者,早期带着产品参加农博会的时候,受到农科院教授的指点:为何不制作枇杷膏呢,市场前景更好。黄岩是枇杷之乡,院桥镇、宁溪镇、上垟乡等地都种有大面积的枇杷,找到优质的原料不成问题。

  今年,陈礼增在黄岩收购了优质枇杷几十万斤。“四五斤的枇杷才能熬制成200g枇杷膏。”陈礼增说,为了把控枇杷的质量,收购环节他亲力亲为,没成熟的枇杷不要,开裂的枇杷也不要。

  说干就干,陈礼增开始用土方法熬制枇杷膏。

  洗净后的枇杷去掉蒂头,直接放在高压锅中煮上1个小时,再换到大锅中熬2个小时,等到收膏时再转入小锅中,再煮上2个小时,枇杷膏才算制作完成。

  “熬制枇杷膏不加水,也没有其他添加物和防腐剂,但是前期口感上并不佳。”回忆早前制作的过程,陈礼增表示,土制枇杷膏功效虽好,但因口感问题,当时的销路并不好。无奈之际,陈礼增向浙江省农科院食品研究所的教授寻求帮助。

  “教授对枇杷膏本身非常认同,但觉得研制销售这条路比较困难,认为我年纪大了,从零开始创业压力太大。”陈礼增告诉记者,两个儿子陈廷和陈超也看好枇杷膏市场行情,主动加入创业团队中,这让他看到了希望。随后,农科院多名博士帮助父子仨人调整配方,按照不同的比例加入蔗糖后,口感好起来了。

  口味调整了,但按照陈礼增传统的销售方式,包装后的枇杷膏销售渠道只有农博会。平台太少,受众面小,如何销售这些枇杷膏?陈礼增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互联网销售,新一代人加入现代化元素

  现在很多商品都利用互联网销售,开个网店,或者在微信上销售,枇杷膏为什么不加入其中呢?80后的陈超认为爸爸陈礼增的销售渠道太窄,“陈挺超”品牌不能让更多人熟识,而最快最有效率的办法就是通过互联网来销售。

  “我的微信好友现在有四五百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客户。”陈超告诉记者,前期只通过在农博会办展览销售,由于百分百纯枇杷熬制,“陈挺超”枇杷膏受到大众欢迎,于是顾客一带十、十带百有些销路,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陈超开始打起了微信的主意,在瓶身上加上自己的二维码,即使不参展,借用快递网络,也能将产品寄往全国各地。“平均每天能销售几十瓶,销往杭州、宁波、上海的比较多。”陈超说,量产后他们还有将产品打入超市的准备。

  在这看“脸”的时代,即使产品本身质量好,但若是包装不精美,依旧不会被市场接纳。这一点,陈礼增与陈超也深有感悟。此前,陈礼增选择的产品包装是一斤塑料瓶装,陈超对此进行了改进。“品质在前,包装在后,好的产品需要精包装。”陈超将产品的规格定位200克,选择玻璃瓶身,为了便于顾客作为馈赠佳品,在外包装上也下了功夫。

  小批量的生产,可以用土制方法,但一旦加大规模,必须使用流水线生产。据了解,目前陈礼增和陈超在仙居联系了一家加工单位代为加工,一年的加工量能达到几十万斤,是以前作坊式生产的十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