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先生6年前和朋友一起借了700万元给一名企业主,因为对方逾期不还而将其诉至法庭。卢先生和朋友没想到的是,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却冒出了20多名债权人要参与分配。卢先生和朋友觉得其中有好几笔“借款”都十分蹊跷,导致他和朋友的债权被严重稀释。为了争取权益,他和朋友为此打了5年官司。近日他带着几份胜诉判决书找到记者,讲述了艰辛维权的经历。

  朋友牵线借出700万元

  卢先生说,2011年6月初,奉化一个朋友找他帮忙,称海曙一家工厂的老板蔡某在北仑有一处商业用房要出售,商业用房有500万元的银行抵押贷款,虽然蔡某已经找好了买家,但因为房产必须还清银行贷款后才能过户,因此蔡某想借钱还贷。

  “500万元不是小数目,但对方商业用房的面积有2000多平方米,当时的估价抵价有余。”卢先生觉得如果有房产在,这桩买卖风险是可控的,于是借了500万元给买方,由蔡某担保。

  让卢先生没想到的是,这处商业用房最终因为买方变卦没有交易成功,其间,蔡某为了临时周转资金,又向他借了200万元。

  同年9月,因为蔡某和买方逾期未还借款,卢先生和朋友分别将买方和蔡某告上法庭,要求还钱。原本以为变卖了蔡某的商业用房就能受偿,但让卢先生没想到的是,一场漫长的维权经历才刚刚拉开序幕。

  又冒出一份长期租赁合同

  卢先生和朋友的案件经法院判决后胜诉,随后进入执行阶段,法院在拍卖前对案件情况进行了公告。让卢先生和朋友没想到的是,2011年12月到2012年4月间,陆续有20多名债权人起诉,要求参与分配,涉案标的近3000万元。这意味着如果这些债权都是真的且受偿顺序相同,卢先生和朋友能受偿的最高金额,不会超过蔡某资产的7/30。

  让卢先生和朋友感到蹊跷的是,这些债权没有一个案子是判决的,全部都是调解的,最多的一天调解了7起。“这不符合诉讼的实情。”卢先生说,他和朋友都怀疑这其中有人“浑水摸鱼”,于是向检察院民行科进行了举报。

  2012年9月,警方经过前期的排查,将其中疑点较多的2笔借款的当事人传至派出所。这2笔借款一笔为50万元,另一笔为500万元。

  警方讯问后,50万元的“债权人”王某当即承认,蔡某原本就欠着她的钱,因为跟蔡某关系不错,所以蔡某给她凭空多写了50万元的借条,目的是为了让她在执行阶段多分到一点钱。

  第2次讯问后,500万元的“债权人”周某也交代,因为蔡某欠了她阿姨的钱,但借条上没有担保,于是她阿姨就提出蔡某再出具一张有担保的借条,以替换原有的借条。为了不被戳穿,重新出具的借条上债权人写的是周某的名字,一旦法官问起,双方可以“周某帮蔡某还了500万元”来搪塞。

  2013年,这2份调解书均被法院裁定中止执行,后其中一份被再审判决撤销,另一份在再审过程中以和解为由向法院申请撤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