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高峰期间,体育场路上匝道,车辆排起了长队。 本报记者 林云龙 摄晚高峰期间,体育场路上匝道,车辆排起了长队。 本报记者 林云龙 摄

  “环城北路地下通道10月15日通车后,从体育场路匝道上中河高架,不能在文晖路下了。这条路开了多年,突然禁行了,一下子真的很难适应。”昨天,本报《体育场路上高架不能文晖路下,车主不适应》一文在市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许多市民纷纷吐槽:“禁行后,我们去城西不得不绕道。虽然可能会让高架局部桥面变得通畅,但同时也加剧了周边道路的堵情,这样做是得是失实在值得推敲。有关部门在制定交通调整措施前,能不能先多听听广大市民的意见,科学决策,把好事办好。”

  那么,体育场路上高架“禁右”后,对周边几个路口通行情况究竟造成了何种影响?记者实地体验了一回。

  昨天晚高峰,记者开车先从体育场路上了高架,观察了禁行后的车流变化。接着又从凤起路中河路口出发,分别走建国北路和中山北路,前往省人民医院,看看比平时要多花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