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5089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三季度增长6.5%。前三季度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稳中有缓。

  结合以往年份数据经验来看,经过二季度大学生毕业季之后,第三季度的求职申请人数一般会出现回落,本年度数据也体现出这一特点。

  从环比来看,2018年第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环比下降了24.37%,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招聘需求下降幅度小于求职申请人数下降幅度,使得三季度的CIER指数小幅上升至1.97,高于前两季度的数值(1.91和1.88)。从同比来看,由于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了27%,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下降了9.86%,因此,本季度CIER指数明显低于去年同期水平2.43。

  从行业来看,本季度CIER指数最高和最低行业之间的差别倍数为15倍,较今年第二季度的12倍略有扩大。就业景气最好的仍为中介服务行业,CIER指数为7.97,而互联网行业热度再降,CIER指数为4.20,仅排名第四,比上季度进一步下移。就业景气较差的为航空/航天研究与制造、能源/矿产/采掘/冶炼、印刷/包装/造纸和石油/石化/化工等行业。

  从职业来看,本季度就业市场景气指数较高的职业仍为技工/操作工、销售业务、社区/居民/家政服务等,与上季度相比,技工/操作工的CIER指数上升至24.85。

  从区域来看,本季度CIER指数仍呈现东部、中部、西部以及东北地区依次递减的趋势,分别为1.72、1.5、1.25和0.87,各地区的CIER指数环比有所回升。东北各城市的CIER指数环比略有回升,但景气度仍低于1,就业形势依然严峻。

  从城市等级来看,本季度CIER指数仍呈现一线、新一线、二线以及三线城市依次递增的趋势,分别为0.93、1.20、1.73和1.78。一线城市的CIER指数小于1,求职竞争较为激烈;新一线和二、三线城市的CIER指数大于1,求职环境相对宽松。

  从企业规模来看,本季度仍呈现大型企业和微型企业就业形势相对较好,中型和小型企业的就业形势相对较差的状况。其中,大型企业的CIER指数最高,为2.87,就业形势相对较好;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为1.23,中型企业的CIER指数为1.19,小型企业CIER指数最低,为0.92。

  从企业性质来看,本季度所有公司类型的CIER指数均超过1,最高的外商独资企业CIER指数达到1.39,而上市公司的CIER指数也高达1.32。从环比情况来看,本季度所有性质的企业CIER指数均有所上升。

  基于计量模型的预测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的CIER指数(周期成分)将延续2017年第四季度以来的下降态势。由于季节因素作用明显,2018年第四季度CIER指数将大概率出现回升,但鉴于中美贸易摩擦等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很可能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一、2018年第三季度就业景气指数略有回升

图1 季度申请、需求人数和CIER指数变动趋势图1 季度申请、需求人数和CIER指数变动趋势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4%。今年以来,我们面对的外部挑战变数明显增多,国内结构调整阵痛继续显现,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稳中有缓。

  结合以往年份数据经验来看,经过二季度大学生毕业季之后,第三季度的求职申请人数一般会出现回落,本年度数据也体现出这一特点。根据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环比下降了24.37%,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招聘需求人数下降幅度低于求职申请人数下降幅度,使得三季度的CIER指数小幅上升至1.97,高于前两季度的数据(1.91和1.88)。

  从同比来看,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了27%,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下降了9.86%,因此,本季度CIER指数要低于去年同期水平(2.43)。此外,本季度供求变化还呈现较以往不同的特点,主要体现在供需双降:

  从求职申请人数来看,本季度首次出现同比下降。结合2011年-2017年数据来看,第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均呈现同比上升的趋势,但2018年第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首次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86%)。

  从招聘需求人数来看,本季度环比降幅明显,并且首次出现同比下降。在环比方面,除2015年之外,2011-2017年各年份第三季度的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均为上升状态,但在2018年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出现明显下降,与上季度相比环比下降了20.79%。在同比方面,结合2011年-2017年数据来看,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数均为同比上升趋势,但2018年第三季度首次出现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的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7%。

  二、行业极化程度环比扩大,但好于去年同期

  (一)就业形势较好和较差的行业

  表1 2018年第三季度就业形势较好和较差的行业排名

  表1中列出CIER指数最高和最低的行业排名。从就业极化程度来看,本季度不同行业之间的就业景气极化程度与上季度相比有所增加,但明显低于去年同期数据。具体来看,CIER指数最高和最低行业之间的差别倍数,在2017年第一至第三季度分别为29倍、26倍、和28倍,但在2018年第一至第三季度差别倍数分别为10倍、12倍和15倍。景气度最高的中介服务行业CIER指数三季度进一步提升1.06,而航空/航天研究与制造行业的就业景气度微跌0.07,使行业间的就业极化程度略有扩大。

  在就业景气较好的行业中,本季度中介服务业、保险、教育/培训/院校等行业排名仍靠前,CIER指数与上季度相比均有所增加,中介服务业也继续保持行业景气度第一的位置。

  从排名变化来看,教育/培训/院校、酒店/餐饮、外包服务、医药/生物工程等行业排名上升。普遍来看,在宏观经济承压时,许多职场白领往往会通过继续读书深造、职业培训等方式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也使得教育培训行业的就业景气度从上一季度的第五升至本季度第三。

  而互联网/电子商务、房地产/建筑/建材/工程行业排名下降,并且CIER也出现环比下降。这主要是因为这两个行业在本季度招聘需求人数大幅下跌。其中,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减少了31.53%,而房地产/建筑/建材/工程行业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减少了28.81%。互联网行业发展遭遇流量瓶颈,竞争白热化,资本不再热衷于流向这个领域,企业发展挑战大。而房地产行业在多轮监管和政策压力下,开发商、运营商都面临着巨大的市场挑战。

  此外,银行业在本季度上升到就业较好的行业中,而基金/证券/期货/投资行业在本季度跌出就业较好的行业。二级市场低迷和信心缺失是对投资理财领域冲击较大的。

  在就业景气较差的行业中,航空/航天研究与制造业在本季度就业景气程度仍最差,CIER指数比上季度减少0.08。能源/矿产/采掘/冶炼、环保、印刷/包装/造纸、石油/石化/化工等行业的CIER指数仍然偏低小于1,但与上季度相比,本季度这些行业的CIER指数略有上升。同时,物业管理/商业中心、办公用品及设备行业在本季度CIER指数也有所上升,退出就业景气较差的行业;而大型设备/机电设备/重工业、旅游/度假行业在本季度新进入就业景气较差的行业。特别是大型设备/机电设备行业,2018年第一季度以来CIER指数持续下降,第一至三季度CIER指数依次为1.25、0.93、0.91。

  珠三角经济圈教育/培训/院校行业持续繁荣

  本季度就业景气上升幅度最抢眼的当属教育/培训/院校这一行业,在知识焦虑的社会文化中,人们对学习、充电和技能提升的追求越来越强烈。同时,由于新技术、新领域的不断进步,社会培训也成为快速培养人才的重要渠道。这一行业的生态日渐繁荣,就业景气度较高,甚至本季度已经超过了互联网行业。分经济区域来看,图2中数据显示,三季度教育/培训/院校行业的招聘需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一带,职位数有11%的同比上升幅度,在全国整体招聘需求同比下滑的趋势下,逆势上升。

 图2 分经济区域的教育/培训/院校行业职位数同比变化 图2 分经济区域的教育/培训/院校行业职位数同比变化

  贸易/进出口行业招聘需求连续三个季度下滑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逐渐显现,贸易/进出口行业作为直面冲击的垂直领域,受到进一步波及。第三季度,该行业整体招聘需求同比下降53%,相比今年一季度(2%)和二季度(13%)的下滑幅度进一步扩大。从图3可以看出,贸易行业招聘职位数量下滑较明显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东部和西部地区,这些地区有许多城市对贸易的依存度较高,如深圳、宁波、重庆等。从城市等级来看,新一线城市该行业招聘需求同比下降71%,降幅最为明显。其中,贸易依存度较高的新一线城市受到的影响更大,如东莞、宁波和苏州等。

图3 不同区域的贸易/进出口职位数同比变化图3 不同区域的贸易/进出口职位数同比变化

  IT/互联网行业景气度进一步下降

  去年一直高居就业景气度榜首的互联网/电子商务优势不再,延续了今年一季度以来的下滑趋势。在三季度CIER景气度较好行业排名中,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再度下降一位,降至第四位;该行业三季度CIER指数下降为4.20,低于二季度的4.76,也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其所属的IT/互联网大行业也出现了招聘需求的全线下降。

  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显示,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需求的负增长,职位的收缩幅度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图4中数据显示,从细分领域看,互联网/电子商务子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达57%,在IT/互联网大行业中跌幅居前。此前火热的网络游戏行业受到网游总量和新上线数量限制的影响,也再度出现招聘职位同比下降,三季度大幅减少48%。此外,计算机硬件、IT服务(系统/数据/维护)也出现招聘需求减少的情况,降幅分别达46%和27%。另外,互联网的招聘需求的下降在新一线城市最显著,降幅高达60%。从市场方面来看,互联网流量的红利逐步衰减,网络软件及游戏的用户增长遇到瓶颈,也导致互联网企业间的竞争愈加激烈,行业利润受到一定程度挤压。从监管层面来看,《电子商务法》表决通过,加之八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游戏限制,都让互联网行业的经营更加合规,此前部分不规范的行为得到管制。

图4 IT/互联网各子行业职位数同比变化图4 IT/互联网各子行业职位数同比变化

  金融业就业景气度出现分化

  本季度金融业的就业景气度在各子行业中出现分化。其中,银行业进入CIER就业较好的行业排行榜,排名第九,CIER指数为3.36,这主要是因为银行业招聘需求同比下降的程度较小。另一方面,基金/证券/期货/投资子行业在本季度跌出就业景气度较好的排行榜,上一季度该子行业排名第九位。

  今年三季度,金融行业整体招聘职位需求下降46%。由图5可知,基金/证券/期货/投资行业的招聘职位数同比下降50%,在金融子行业中降幅最大。而银行、信托等其它子类的招聘需求三季度同比分别减少17%和38%。

  金融行业在各等级城市的招聘需求均呈现下降趋势。其中,一线城市收缩幅度最大,招聘需求同比减少48%;三线城市降幅最小,招聘需求降幅为37%。资管新规、规范P2P 和网贷行业等具体措施的实施,使得金融业的招聘和求职数量受到相应影响。但由“去杠杆”逐步走向“稳杠杆”的过程,可能令金融行业内部的景气度出现分化,具体效应仍有待观察。

图5 金融业各子行业职位数同比变化图5 金融业各子行业职位数同比变化

  (二)就业形势较好和较差的职业

  表2 2018年第三季度就业形势较好和较差的职业排名

  表2中列出CIER指数最高和最低的职业排名。本季度就业最好的职业仍为技工/操作工。与上一季度相比,技工/操作工的CIER指数明显回升,从21.64上升至24.85。这是因为,技工/操作工的招聘需求人数减少了10.99%,求职申请人数减少了22.49%,因此,使得就业景气指数上升。另外,销售业务、社区/居民/家政服务、教育/培训、房地产开发/经纪/中介等就业景气排名也较靠前,特别是教育/培训职业,本季度的用工需求比上一季度比增加了16.73%,CIER指数从上季度的5.67上升至本季度的7.73。从排名变动来看,商超/酒店/娱乐管理/服务、软件/互联网开发/系统集成、翻译(口译与笔译)职业与上季度相比排名下降,并且CIER指数也有所下降。另外,烹饪/料理/食品研发职业进入就业较好的职业中,而交通运输服务业跌出就业较好的职业。

  本季度就业景气指数较低的职业为信托/担保/拍卖/典当、公关/媒介、物业管理等。尽管这些职业就业形势相对较差,但是其CIER指数都大于1,并且除信托/担保/拍卖/典当职业外,其它的职业本季度CIER指数均有所上升,表明这些职业的就业形势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