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10日,2017浙江·杭州国际人才交流与项目合作大会将在杭州举办。

  大会开幕当天,将举办“创新与未来产业”杭州论坛。

  在这轮席卷全球的创新浪潮中,杭州正产生更强的引力。

  来自猎头机构的数据显示,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

  杭州的海外人才净流入率位居全国第一位。

  算上今年,杭州已连续7年入选“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十大城市”。

  去年发布的《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杭州市人才发展“十三五”规划的通知》,

  明确了到2020年,杭州人才总量要进一步增加,人才结构进一步优化,人才素质全面提升,

  并基本构建人才生态最优城市,力争打造全国领先的人才高地和科创中心。

  在新一轮回归和出海的浪潮中,杭州已逐步形成从人才回归到企业出海的正向循环。

  正好一年前,“杭州硅谷小报”在开篇中说“世界创新中心正在东移 到杭州去!”经过一年的狂奔,杭州正在成为新的全球创新中心。

  这座曾经作为丝绸之路起点的城市正在扮演关键角色。

  回归

  杭四中和浙大校友任小枫回杭州了。他的最新身份是阿里iDST首席科学家。他的上一份工作在大洋彼岸的西雅图,老东家亚马逊是全球最有想象力的科技公司之一,而他是亚马逊最高级别华人科学家。

  四年前,任小枫开始任职于亚马逊无人零售店Amazon Go部门,领导计算机视觉算法团队。四年后,无人零售已经是阿里、京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争相进入的战场。

  任小枫回国的消息正式公开前两个月,他在亚马逊的同事,在美国奋斗了16年的钱锋已经在收拾行李。他被一家名叫光珀科技的公司打动,举家搬到了杭州。巧的是,在亚马逊,他同样参与了无人零售项目,只不过参与的是传感器系统的原理设计。

  两年前,杭四中的另一位杰出校友王孟秋在斯坦福攻读完博士后,也把目光投向了国内。他拉上了来自微软、谷歌、亚马逊等世界级科技公司的小伙伴,创立了零零无限科技。去年,这家公司在杭州梦想小镇的研发中心正式启用。

  从西雅图、硅谷飞往国内的航班上,眼下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他们和任小枫、钱锋、王孟秋一样,已经在全球最好的公司证明了自身的价值,却依然充满激情地为职业生涯寻找更多可能。

  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回国,或创业或加入创业公司,不再做短暂停留,不再是匆匆过客,即使身处国外,也要为中国公司披荆斩棘。

  在他们认真选择下一站时,杭州成了绕不开的地方,甚至是首选。

  出国至今,任小枫依然保留着中国国籍。他之所以回杭,除了对故乡的眷恋,还看好阿里的发展前景。钱锋则是被光珀科技的核心技术所打动。王孟秋把重要的研发中心放到杭州,看中的是资本和技术。

  不过对他们而言,更大的诱惑在于,以杭州为起点,中国的产品、技术、模式和标准正在有条不紊地走出国门,在中国企业新一轮出海浪潮中,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

  出海

  最近这些年,经常出国的陈明权发现,国外的创业者对于中国涌现的项目愈加感兴趣。去年,他将自己公司研发的一款产品展示给国外的朋友看,没想到被对方强烈要求开发海外版。在外国人眼里,这款能通过手机帮助用户识别植物的人工智能软件就像是来自东方的魔术。

  涂鸦智能CEO王学集也看到了趋势的逆转,“原来中国的科技创新走的是C2C(Copy to China)模式,即把国外成熟的技术和模式移植到国内。但如今,外国人在创业时开始从中国找灵感,KFC(Kaobei From China)把中国的模式和技术运用到海外的案例越来越多。”

  这也构成了杭州公司新一轮出海最大的不同。这些成立至今不过两三年时间的公司,不再像前辈那样,单纯输出商品,用袜子换飞机,而是将诞生于中国的产品、模式乃至技术输出到国外,去深刻影响国外的产业和消费者。

  仔细分析,这群新生代出海企业具备以下特点:

  首先,这些公司的核心创始团队都很年轻,大多是80后、90后,他们大多具有在国外求学或者工作的经验,本身就具有全球化视野,使得他们在公司成立之初,就把目光投向了全世界。

  以涂鸦智能为例,从2014年创业,开始搭建底层技术时,就充分考虑到与海外各个云平台的兼容性,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竞争力。

  其次,在实施全球化战略的过程中,这些公司充分调动包括资本、人才在内的全球资源为己所用。

  作为跨境电商的结算平台,PingPong已经接收了15家全球性投资机构的投资。每进入一个市场,他们都会聘用当地金融机构的资深员工,来自海外的员工占到他们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再者,这些企业在出海的过程中不但为许多国家提供了新的就业岗位,而且广泛惠及了当地的消费者和工商业。在浙江执御把重心投到中东后,当地电商的配送时间缩短了一半。目前,执御在约旦、沙特等地雇用了近千名当地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