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初创企业的发布会吸引了硅谷超过半数的无人驾驶技术公司杭州初创企业的发布会吸引了硅谷超过半数的无人驾驶技术公司
硅谷的科技大牛们对光珀的产品十分感兴趣硅谷的科技大牛们对光珀的产品十分感兴趣

  9月29日,硅谷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里发生了不太常见的一幕。来自Waymo、ZOOX、Jingchi等湾区一线无人驾驶技术公司的科技人员静静地坐在台下,聆听一家来自中国杭州的创业公司分享他们的最新产品和技术。

  这是光珀科技成立以来首场产品发布会。关于发布会的选址,公司内部曾经有过很大的分歧。大部分人认为应该把发布会放到国内,只有少部分觉得,可以到大洋彼岸的硅谷试试水。

  这是个大胆的想法。对于不断出新技术的杭州来说,有这样大胆想法的创业者还有很多。这些人是杭州成为新的全球创新输出中心的基石。

  创新:改变机器看世界的方式

  今年5月,在美国浙江创新中心担任副总的王彬成接到一家杭州公司的请求,希望借助中心在硅谷当地的影响力,帮他们办一场发布会。早在2013年,杭州未来科技城就派人到硅谷设点,发展成为现在的美国浙江创新中心,是浙江政府、企业、风投等机构对接硅谷资源的桥头堡。

  接到这个任务之初,王彬成也在犯嘀咕,这位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后在硅谷工作、生活了很长时间,看过很多项目,也了解当地创业团队的脾气,“以前不是没有中国项目到硅谷来,来的要么是用硅谷给自己贴金,要么只是来发布没太多技术含量的产品。”

  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是,来自中国的项目在硅谷不太受待见,甚至让人有先入为主的负面印象。如果这家名为光珀科技的公司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很容易砸招牌。在和团队仔细研究了这家公司的资料之后,王彬成才着手准备,为了避免被“一竿子打死”,他在邀请时并没有透露光珀来自中国这个信息。

  王彬成着手来做这事,和光珀科技给出的产品和技术有关。这次,他们在硅谷发布了三款全新固态面阵激光雷达,可广泛应用于无人超市、机器人、无人驾驶等领域。

  简单来说,光珀科技改变了机器看世界的方式,从传统的二维视觉转向和人类更接近的三维视觉,这意味着机器可以随时确认人或者物体在空间的具体位置,进行有效的识别、跟踪和分析。拿无人车来说,只有准确知道障碍物在什么地方,大小如何,才可以做到及时避障。

  早在2013年,光珀科技创始人兼CEO白云峰就意识到,三维数据对智能设备的重要性。当时他从事的工作也和机器视觉有关,不过更多用在工业领域,做产品的缺陷检测。两年后,他带着成熟的团队单独成立了一家公司,就是现在的光珀科技。

  实力:用技术和模式征服世界

  现有的无人车并不是没有激光雷达,它们普遍采用64线激光雷达来捕捉关键信息,市场现货价格在10万美元左右,分辨率极低。而光珀科技的产品明年量产后,能比现有的激光雷达看得更远更清晰,大规模制造后,成本可以降至几百美元。

  激光雷达造价昂贵,技术水平低下,一直是令全球无人车技术公司伤脑筋的问题。奔驰先后关注了50多家和光珀科技类似的公司。他们没想到,在硅谷一个小型发布会上,见到了到目前为止让他们“比较满意”的解决方案,而且还来自于中国。

  更热情的是谷歌旗下的无人车团队Waymo,在发布会现场就发出邀请,请光珀的技术人员带着样机到谷歌总部测试。“最终他们在总部派了5个高级工程师,和我们一起完成了大部分测试,对结果也很满意。”光珀科技CMO陈嵩说。很难想象,一年前他还在担心公司出海能否得到足够多的尊重。

  实际上,光珀首次出海遇到的难题几乎是所有杭州新一代企业出海面临的共同现状。即身为名气不大的小公司,凭什么和国外一流公司和一流人才打交道?这次,他们给出的回答不再是低价,而是技术和模式。

  比如,作为跨境电商结算平台,PingPong需要在全球打通上百家银行,让他们协同运作,才能提高结算效率。这就需要金融机构一致认可PingPong的风控系统。在一次给国外知名银行的演示之后,年逾花甲的行长当着PingPong团队的面对手下说,“看到他们的技术,我才知道我们的风控系统至少落后了10年。”

  早在创立初期,涂鸦智能就在技术底层上做文章,为的是有效对接全球各个厂商提供的云计算服务。如今,他们的解决方案可以适应市场主流的云计算平台,意味着用户只要一次升级,就能把产品卖到全世界。

  再比如中东最大跨境电商平台的搭建者浙江执御。在他们决定加强对中东市场的投入后,首先优化了物流,将配送时间缩短了一半,仅仅这一个变化,就打动了中东的“剁手族”。

  底气:人才和配套将杭州推向创业高地

  为了办好这次发布会,陈嵩断断续续在美国待了两个多月。他最大的感触是,按照目前的创新速度,过不了多久,中国的创新力量将不亚于美国,像杭州、北京、上海、深圳等国内创新力量集聚的城市将有机会挑战硅谷。因为在创业和创新这件事情上,中国政府和创业团队正在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杭州更是其中的代表。

  以光珀科技为例,成立两年多来,他们用技术打动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现任CTO钱锋,在确定光珀的研发成果后,他离开了生活了16年的美国,举家搬到杭州。钱锋曾担任康耐视的首席光学系统工程师,后来参与了亚马逊无人商店传感器系统的原理设计。

  目前,光珀正在帮钱锋申请浙江省“千人计划”,如果成功,他将拿到浙江省海外高层次人才居住证,获取各种奖励的同时,还能享受签证、居留、子女入学、住房等便利。

  自2015年出台“人才新政27条”以来,杭州对待人才的政策不断升级。2016年,出台了人才“若干意见22条”。今年还将研究制定人才新政的“接续升级版”,逐步构建杭州人才政策体系。

  截至目前,杭州的人才总量已达221万人,累计引进海外留学人才2.5万人,其中“国千”专家341名、“省千”专家506名、自主申报入选“国千”专家121名,居副省级城市前列。

  杭州追赶硅谷的势头也得到了王彬成的肯定。这两年,美国浙江创新中心已经帮助多个在硅谷的创业项目在杭州落地。他们欣喜地见到杭州政府和资本给予这些项目极大的帮助。

  楷知科技财务副总监俞立体会最深的是杭州政府所体现出来的“店小二”精神。他们从硅谷落地杭州的过程,从公司选址到注册,都有专员对接。

  “我们几乎只用一天时间就搞定了所有材料,效率相当高。”这也使他回想起公司律师上半年对他说的话,“他说最近有很多客户从硅谷回到杭州创业,有点奇怪。我们接触下来就觉得,这不是意外。”

  用技术、政策、资本等优势吸引海外人才,借助他们的力量进一步提升研发水平和国际视野,开拓更大的海外市场,同时吸引更多人才回国。这是杭州新一代出海企业正在不断重复的一个循环,也为杭州加速赶超硅谷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