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港始建于公元前332年,是古代欧洲与东方贸易的中心和文化交流的枢纽。托勒密王朝期间,亚历山大成为埃及王国的首都和古希腊文化圈内规模最大的城市,其规模和财富在西方古代史中仅次于罗马。

  埃及还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重要城市。宋末至元代,埃及的亚历山大港与中国泉州(刺桐港)并称为“世界第一大港”。

  如今,亚历山大是著名的棉花生产基地,也是埃及重要的纺织工业基地,造船、化肥、炼油等临港工业亦很发达。据统计,埃及全国50%的进口货物要经过亚历山大港,80%的运输公司在亚历山大港从事经营活动。

  宁波是背靠长三角的东方大港,经历千年沉浮后再度走入全球视野,宁波舟山港去年收获全年货物吞吐量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全球第四的耀眼成绩;亚历山大港是宋末元初的“世界第一大港”,有着丰厚的历史底蕴,却随着埃及经济的趋冷逐渐失去往日华彩,如今正缓慢转身,探索重新崛起的方式。

  两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古港,如何借着全球化的东风完成跨越万里的牵手,在经贸领域实现合作共赢?

  现状:

  贸易萎靡,缓慢转身

  自2016年11月埃及实行货币浮动汇率以来,埃镑遭遇大幅贬值,对美元汇率从1:8.9暴跌至如今的1:18,通货膨胀率超过30%,埃及人民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混乱的市场环境让许多宁波的贸易企业望而却步,致使两地间的进出口贸易日趋萎靡。据统计,2016年,宁波市对埃及进出口总额4.2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5.8%,其中出口额4.2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5.6%;进口额57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66.9%。

  作为埃及规模最大的港口,亚历山大港的地位也略显尴尬。地处亚历山大港东侧的塞得港清关流程更便捷,且拥有保税区优势;地处红海沿岸的苏哈克那港则毗邻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备受大型跨国企业的青睐。因此,亚历山大港与宁波舟山港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据悉,两港之间设有寥寥数趟固定航班,由中国远洋航运执航,每周二出发,航行时间约26天,每周运输量约为150标箱至300标箱,出口产品以纺织品原料、日用小商品、小家电为主,货源地主要集中在义乌、绍兴及宁波周边区县(市)。

  “除汇率下降产生的负面影响外,埃及政府还于去年1月起针对进出口设立了非关税壁垒,要求面向埃及市场销售日用品的贸易企业必须在埃及注册,将许多有实力、有意向的企业拒之门外。”中国驻埃及大使馆经商处公使衔参赞韩兵表示,中埃间贸易萎靡的现状将持续至2019年,随着汇率逐渐回暖、各项法律法规日趋完善,情况将有所好转。

  据介绍,埃及政府已颁布全新的《投资法》,目前正在制订实施细则,8月底有望对外公布。新投资法对外资引入采取鼓励姿态,且针对不发达地区的投资提供最多50%的实际投资额返还。“新投资法的成效还有待观察,但埃及政府吸引外资的坚决态度已表露无遗,有望为埃及和亚历山大港的复兴提供契机。”韩兵说。

  探索:

  依托园区,引资为先

  “亚历山大港是背靠埃及经济腹地、面向欧洲广袤市场的货物中转集散地。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的提升,应当依托于埃及各地工业园区的建设和发展。”中国驻亚历山大领事馆领事赵舟告诉笔者,在埃及投资的中国企业主要集中在吉萨省的十月六日城和苏伊士省的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其中,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面积达1.34平方公里,已有30多家中国企业入驻。截至2016年底,该园区共吸引企业近70家,协议投资额近10亿美元,年销售额1.8亿美元,进出口额2.4亿美元,已成为中国企业在埃及投资的“黄金区域”。

  以浙江巨石、安琪酵母为代表的技术密集型民营企业是推动园区发展的核心力量。央企往往将力量集中在重大项目的追踪上,这类企业规模庞大、资金雄厚,但数量较少;民企则覆盖了玻璃纤维、钻机、输电设备、粮仓制造等多种业态,能够有效解决当地就业、提升埃及工人的基本素质和技术水平。“以埃及为代表的非洲国家市场化率较低,面向此类国家投资时,企业不应急于牟取经济利益,而是优先考虑当地经济发展,从而获得长远效益。这是民营企业的功能和优势。”韩兵表示,浙江的民营经济基础雄厚,宁波的慈溪和余姚更是此类企业的集聚区,是园区引入外资的首选目标。

  据悉,为了有效承接外来资本、进一步提升园区的活力和影响力,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正建设6平方公里拓展区,计划分三期开发,可容纳200家企业入驻,吸引投资30亿美元,销售额有望超过100亿美元,为埃及提供超过4万个就业机会。目前,拓展区内2平方公里的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完毕,已有部分中国企业考虑入驻。据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的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将成为“产业+生活”的国际化产业基地和现代化新城,为亚历山大、塞得、苏克哈那等一系列埃及港口提供技术、人才、资金支持,为宁波民营企业的进入创造良好条件。

  期望:

  内外兼修,强化交流

  就任中国驻亚历山大领事馆领事前,赵舟曾在交通部任职多年,在宁波舟山港考察、调研超过20次,深切地感受到这座港口的发展速度和竞争优势。在他看来,亚历山大港有着光辉的历史,但在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已处于劣势,需要向宁波舟山港为代表的国际先进港口借鉴、学习。

  虽然起步较晚,但亚历山大港已经开始自我调整,完善基础设施、提升运输能力。据悉,今年4月17日,埃及新任交通部长希沙姆·阿拉法特宣布将斥资200亿埃镑(约11亿美元)在红海、杜米亚特、亚历山大等地建设4个港口项目,部分项目近日即可完成签约并进入实施。亚历山大省交通部还计划在亚历山大港建设大型货运港口、木材码头和物流中心,并斥资25亿埃镑(约1.4亿美元)解决港口污染问题。此外,亚历山大省还将新建数条高架路,以此提升物流能力,实现亚历山大港口与机场的海空联运。

  弥补短板的同时,港口的优势也进一步凸显。“如今的亚历山大港拥有较成熟的临港工业体系和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周围有大量油田和天然气田等待开发,生产的商品均遵循欧洲标准,具备出口发达国家的资质。因此,全球盈利能力最强的港口发展投资经营商和记黄埔已在亚历山大港投资、运营集装箱码头。”赵舟说。

  古港再次睁开眼睛看世界,为亚历山大和宁波的合作、交流创造了机遇。赵舟表示,亚历山大的油气资源丰富,与宁波的优势产业集群匹配,希望宁波的大型炼油企业和化工企业能来此落地生根,带来先进经验和技术。

  此外,赵舟还期待着两地交流平台加速搭建。此前,广东省、上海市已与亚历山大达成全面合作关系,三地政府的相关负责人频频交流、沟通。浙江省和亚历山大省具备成为友好省的条件,宁波和亚历山大都是文化内涵丰富、发展潜力十足的枢纽港口,需要在交流中擦出经贸合作领域的灿烂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