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Mark Pitalnik正在纽约到处演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融资,而他的创业项目却在杭州富春江畔,那是一个带着“美国基因”的老年护养中心;而另一个美国人Dore Mark,也从上海浦东机场登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这次回去,他打算在硅谷成立公司的研发基地,而他的公司却在杭州未来科技城。

  在杭州城市国际化战略背景下,“洋创客”无疑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他们有的做出口外贸,有的做跨境电商,有的做文化创意,还有的做科技研发……杭州创业创新的“国际朋友圈”因为他们而精彩。

  在杭创业20多年

  他说“我比杭州人更热爱杭州”

  滨康路780号,杭州久积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一楼的车间里,验布机不停地转着,工人们正忙着裁剪布匹。

  这是一幢崭新的大楼,去年9月刚刚落成。穿过车间,抵达电梯厅,公司董事长久积三郎的办公室里,陈列着中国瓷器,挂着中国国画。

  久积三郎来自杭州的友好城市——日本岐阜。他在中国当过翻译,做过记者,担任过外方老总,最终选择在杭州创业。

  1992年,久积三郎成立了日本独资企业杭州久积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主营靠垫、抱枕、地毯、宠物用品等家居用品和装饰品,产品远销日本、澳大利亚、欧美等地。目前,企业总资产超过1亿美元。

  对于久积科技而言,去年是发展最快的一年,除建了自己的大楼外,公司还专门成立了中国市场部和电商部。“去年中国市场部和电商部销售额达到了2000万元,今年的目标是1个亿。”久积三郎对此信心满满。

  创业经年,久积三郎已获得了外国人永久居留证。他说,对于杭州创业环境他很赞赏,准备在滨江再建一幢新大楼,长期在杭州发展下去,他说:“我比杭州人更热爱杭州。”

  精心筹备近10年

  他在杭州建了一座养老院

  上个月,美国人Mark Pitalnik的杭州老年护养中心“雍柏荟”在富春江畔开门迎客了。

  “雍柏荟”占地9.2亩,拥有64个房间,是一个专门针对失智失能群体的老年护养中心。为了这一刻,Mark精心筹备了近十年。

  Mark来中国18年了,开过公司,做过律师,而决定做老年护养中心,不得不从他的岳父说起。“我的中国岳父生前遭受病痛折磨,需要24小时全维度监护,但当时国内找不到专业的护理机构。”Mark说。

  2009年,他和杭州籍太太柴海燕从上海来到杭州富春江畔,开始筹划老年养护中心。按Mark的想法,老年养护中心要像美国的长期照护中心一样,要有“家的感觉”,他说:“养老机构不在于大,要控制在100床位以下,才能做得好。我们花了3年设计,花了3年建设,所有家具都根据老年人的需求来定制。”

  目前,“雍柏荟”已陆续投资了1.6亿元人民币。这两天,Mark正在大洋彼岸忙着融资、演讲,为了不断地替“雍柏荟”工程和运营输血,比如,在国际养老学术界争取一席之位,使品牌在中国扎根。

  “我也曾想过,直接引进美国的老年护养品牌,但品牌的东西不容易改变,到中国就容易水土不服,还不如自创一个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品牌。”Mark说。

  举家迁至杭州

  他研发的新药即将上市

  “麻婆豆腐、西湖藕韵……”到外婆家吃饭,美国人Dore Mark都会用他蹩脚的中文点这两道菜,当服务员向他推荐其他菜时,他就一脸茫然了。

  Dore Mark是未来科技城微泰医疗器械(杭州)有限公司的创业合伙人。2011年,硅谷同事郑攀博士回国来杭创业时,Dore Mark就加入了这个团队,并举家迁至杭州。

  在杭州,Dore Mark依然保持着在硅谷的习惯:每天早上,提前一点时间到办公室,为自己和团队制定目标。“我主要负责研发,但在生产技术、质量和运营功能方面也有很大的投入。”微泰医疗目前有150名员工,主要致力于贴敷式智能胰岛素泵、血糖监测系统以及糖尿病监控治疗数据传输云平台的研发和生产。目前,公司新药临床试验已结束,即将上市。

  滨江东信社区是在杭外国人聚居的地方,Dore Mark也住在这里。不远处就是杭州国际学校,他的两个孩子都在这里上学。东信社区党总支委员王洁拉了个微信群,Dore Mark也在其中,他还经常参加社区公益活动。一晃六年,他说:“杭州有良好的商业和企业基础设施,在人才政策、创业氛围等诸多方面与硅谷类似,当然政府给我们很多支持和帮助。在这里,我既能轻松地体验中国文化,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记者手记:

  这几天一直在寻找在杭州创业的外国人。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数据显示,杭州有常住外国人口1.6万,至于其中有多少个“洋创客”,目前尚没有一个很权威的数据。

  据微泰医疗董事长郑攀说,在杭“老外”主要聚居在滨江和未来科技城。常住外国人口是一个城市国际化程度的重要衡量指标。不管是留学生、企业高管,还是“洋创客”,这些群体的存在,不仅加强了国与国之间的经贸往来,也促进了文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