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资讯|美食|旅游|时尚|同城|汽车|城市|健康|教育|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浙江

新浪浙江> 教育>教育资讯>正文

美国高中生在浙大附中:学习中文不过关提前回家

来源:今日早报2013年7月10日08:19【评论0条】字号:T|T

  今年暑假,浙大附中来了一批特殊的学生——19名学中文的美国高中生。

  他们可不是一般的游学团学生,而是美国青少年海外语言学习助学金项目(NSLI-Y)的成员,受美国国际教育委员会全额资助。

  该项目还进入中国其他4座城市:南京、苏州、西安和长春。浙大附中,是浙江唯一一所合作学校。

  “教学相长”,浙大附中老师与美式教育碰撞的同时,正在思考:如何改变课堂气氛、如何更能激发学生的兴趣。

  结束后将接受中文面试,若无进步可能面临惩罚

  一天上课7小时,回家完成4小时的作业。随堂测试、每周一次测试,决定学生将会被降级或升级。

  如此高强度甚至超负荷的中文学习,恰是NSLI-Y项目所要求的。

  但是,这19名学生必须接受。因为,6周结束回美国后,19名学生还将接受一次电话中文面试。这次面试结果,将与他们来中国前的情况,进行比较。如果进步不大,可能面临惩罚。

  对学生的表现,带队老师达恬地实时掌握。“学生如果达不到要求,我们会帮助他。可是,如果他一直都随意爱玩不用功,那么,他会被送回美国。这在以前,也发生过。”他表示。高强度的学习,可谓是全方位浸润:上午,均为汉语课;下午,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按照美国教育,每周必有一次社会活动。

  昨天下午,19名学生去敬老院。初级班上的学生,希望准备中文表演节目。教师裘莹教他们学歌曲茉莉花和雪绒花。尽管中文句子还说不完整,可初级班学生的模仿能力却超强,唱得有模有样。

  中国式谦虚,美国高中生学得有模有样

  这19名学生,或多或少都选修过中文。拼音,对于他们,已不成问题。中文,正走进越来越多的美国课堂。

  在来自美国加州的洪位李(英文名:William)看来,“中文比法语更有意思。”当周围同学热衷于法语时,他已果断地选择中文这门选修课。

  中国人的谦虚习惯,他已了如指掌。在纸上写下中文名时,我们夸他字写得好,他忙说“哪里哪里”,引得我们一阵笑。

  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此前,中国给他的唯一感觉是“人多”。不过,杭州街头的人流,似乎不如电视镜头里恐怖。西湖美景,令他连连赞叹“漂亮”。

  洪位李坦言中文很难,一上午4小时的课程,让他有点吃不消。不过,他还是说,“数学也很难,但我们必须去学。”

  3年前,龙晓耘(英文名:Longstaff)选了中文选修课。她说,“中文发音很好听。”她的姐姐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中文,正是受她的影响,龙晓耘决定学中文。对于中国的一切,她都很执着地学。她执着地用筷子,即便夹不到菜。她认真地下中国象棋、剪纸,甚至反复听《童话》。

  50分钟一堂课,学生打断20次

  “我们教他们中文,但同时,他们也教了我们很多。”浙大附中办公室主任屠晓丹说。首次给美国学生上课,带给他不少“冲击”。

  第一天上课,他就学了一课——尊重学生。那天,他将高级班8位学生的成绩投影出来,以作点评。可事后,他才知道,在美国,成绩是个人隐私,并不公开。

  “以往,学生的作业被当做老师讲评的素材,很正常。我们并不会关心孩子的自尊心是否接受成绩曝光。”他说。此后,他都将学生的成绩合上后再发。“若要用学生的作业举例,他都先摘抄。”

  50分钟的一堂课,至少被学生打断20次。爱提问,总有很多疑问的美式风格,带入中文课堂。

  “他们只要有不理解的,就会当场发问,绝对不会不懂装懂。”屠晓丹说。由此,他得出了一个经验,“他们对你感不感兴趣的标志是,他们会不会提问。”

  如此活跃的课堂,却是东倒西歪的坐姿,随时搬凳挪位的走动。这些,都没有关系。“为何要过分关注学习的表象,坐姿是否端正?应该更关注内在是否真正参与,愿意学习。”他说。

  考试并非唯一衡量标准,多元化的评价方式应该引入课堂。“课堂表现,随堂测试,都会在最后形成综合成绩。这比单一的期末考试,更全面地反映学生一学期的表现。”屠晓丹认为。

  只说中文不说英文,不会就查手机

  “他们非常好学,有很强的求知欲。”这令浙大附中的老师们有些意外。

  校长张慧慧讲述了这样一件事,“那天入学测试,有位男生7点就来了,在看书。其实,测试10点才开始。我问他,早上吃了什么。四川的调味汁,他一下子说不出来,就开始拼命翻字典。”

  为了“尝试着读《猪八戒》”,初级班的Kelsey翻了整整两个钟头的字典。孙悟空、猪八戒是谁?妖魔鬼怪是什么?什么又是三十六变?《西游记》又是什么书?她都通过翻字典,一一查明。

  “我太好奇了,她怎么能忍着,我没听她对我说过英文。”龙晓耘的寄宿家庭家长周玉芬感叹。即便一时无法用中文表达,龙晓耘也绝对不敢说母语,而是掏出手机,查英中字典。“那天,我问她母亲做什么,她中文说不上来,就用手机查了后告诉我。”周玉芬说。

  其实,龙晓耘在严格地遵守项目规定——必须用中文对话,只有紧急情况时才可使用英文。因为,“这是帮助学生进步的最重要的方法。”

相关报道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总编:毛亚明

邮箱:yaming@zjmail.sina.com.cn

策划:蒋琢

邮箱:jiangzhuo@zjmail.sina.com.cn

策划:陈余立

邮箱:yuli@zjmail.sina.com.cn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