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如何做一个幸福的小学生

     日前,关于”小学生幸福感”的话题引发不少热议,在现行教育体制下,家长和老师如何让孩子过得幸福,学校教育又该如何真正让孩子既拥有快乐童年,又平衡各学科的学习,是大众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   上周,杭州市名校天长小学校长楼朝晖做客新浪浙江教育频道《名校长访谈》栏目,与各位网友分享了天长小学在差异化教育和特色学科教育上的有益尝试,并针对以下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详细]

浙江现代青少年研究院院长  王天高
天长小学校长
楼朝晖
天长小学的教育理念

天长的教育理念时开发潜能、发展个性。给孩子充分的发展个性特长的空间。我们希望天长的孩子六年后走出去能够非常自信。

天长特色学科整合机制

这种学科整合的方式包括诸多课程的机制化,使得天长的孩子从小就具备了这样开阔的胸怀和国际的视野。

老师应具备科学的育人方法

教师在教育方面是十分专业的,不仅要关注学生的改变,还要找到正确合适的方法去应对学生的改变。

天长小学的特色课程

学校有40多个社团。我认为比社团活动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常态机制来确保这些活动有序有效地开展。

  王天高:今天我们《名校长对话家长》栏目特别邀请到了中国名校、浙江名校天长小学校长楼朝晖做客我们的访谈。欢迎楼校长!楼校长,我听说不久前您参加了中国第三届小学校长论坛,在这个论坛上提到了一个问题:现在的小学生幸福吗?我现在很想替广大家长问您一个问题,您觉得天长小学的孩子幸福吗?

  楼朝辉:谢谢主持人!各位观众好!每个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时都有一个期待,期待孩子可以在学校获得幸福,第三届中国校长论坛的主题是“孩子幸福吗”,从中国大的教育环境来看,提出这样的问题一定有它现实的因子。整体而言,大家都有这样的共识:中国的孩子不是那么的幸福。那么,天长的孩子幸福吗?我认为,天长的孩子是幸福的,但他们也成长在中国教育大背景下,所以他们也承担着现行教育体制下带来的压力。最近几天,来自哈尔滨、长春、济南的小学校长在天长参观时,由衷地被天长孩子那种笑容的灿烂、言语当中的自信打动了,他们说到,天长的孩子是幸福的,他们很快乐。

  王天高: 真好!那么楼校长,作为一所名校,肯定有很多家长想把孩子送到天长,作为校长,您希望这些孩子六年之后成长为什么样呢?

  楼朝辉:其实这是很多家长都会关心的一件事:我把孩子送到学校,学校会把我孩子如何来培养呢?其实这就涉及到一所学校教育理念与家长所期待的孩子发展前景相互碰撞、达成共同愿景的问题。我们天长成立于1927年,是杭州成立最早的公办学校,在办学的85年历史上培养了很多优秀的人才,像上海市的前任市长,中国工程院的首任院士,大连物理所的,解放以后,天长小学也一直是浙江省的重点小学,杭州市实验学校,所以从办学来说都是家长很期待进入的学校,可是从现在来看,期待进入什么样的学校和期待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的人,一直是家长最关心的两个问题。我们天长一直秉承“开发潜能、发展个性”的办学理念,我们希望天长的孩子六年后走出去能够非常自信,换句话说,就是心态好,有自己的想法和个性,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认同“你就是你,我就是我”的思想,给孩子充分的发展个性特长的空间。我们希望六年之后,孩子的身体是健康的,心理是自信阳光的,有自己的主见,能够做自己爱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希望看到六年之后带给天长孩子的变化。

  王天高:这样的教育理念我觉得对孩子来说是很快乐的,但是在现行应试教育的背景下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家长希望孩子成绩优秀,又希望孩子能学得快乐,玩得快乐。这个矛盾天长小学是怎么解决的呢?

  楼朝辉:这应该是所有的家长面对的一个共同的矛盾。那就是:既希望我们的孩子成绩是优秀的,又希望孩子的童年、少年时代能过得快乐,其实整个中国的教育也是处在这种焦虑和矛盾中。天长在几十年办学过程中,一直在追求孩子的卓越和让孩子享有真正的快乐童年两方面寻求最佳平衡,一方面我们的教学质量的确在老百姓中有良好口碑,无论是在学科成绩还是教学能力上,比如我们的语文学科,大部分孩子六年级毕业以后,阅读量可以达到两千万字,因此我们学校也是教育部课程教学研究中心的研究基地,毕竟教学质量是是一所好学校的基础。但如何在打造教学质量的同时,又能够同时兼顾孩子心灵的健康、快乐,这就是一所学校在办学时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天长在几十年的办学中,有一项工作是我们特别引以为自豪的,那就是天长的孩子在入学开始到毕业,六年间参加的课外活动有六七十项之多,每个孩子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不同的活动,那么在参加活动的同时就自然而然的完成了相应的学科学习,天长每学期都有一次学科整合。比如这个月月底,我们在西方万圣节这周,我们的英语学习、语文教学、综合性实践这三个学科将结合起来,学生们将走出校门,去和外国友人交流,那么这种学科整合的方式包括诸多课程的机制化,使得天长的孩子从小就具备了这样开阔的胸怀和国际的视野,另外,我们与世界上八个国家都有交流机制,每年都会开展国际交流的活动,比如今年暑假我们的孩子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唱响天长的歌曲,这些活动其实都把各个学科的要点整合了,我认为,老师参与这些活动整合的意识如何,决定了孩子的幸福指数如何。

  王天高:老师作为灵魂的工程师,除了要有爱心和责任心,还要具备哪些素质才能更好地教育学生?

  楼朝辉:教师区别于其他社会工作人员和家长教育孩子,最主要的是有正确的方法。教师在教育方面是十分专业的,不仅要关注学生的改变,还要找到正确合适的方法去应对学生的改变。比如观察到学生心情不好,教师就要通过观察学生的表情判断学生的具体情况。其次,了解学生心情不好的原因,最后找到合适的应对方案和措施,开导学生,指导学生走出悲伤情绪。在教学中,我发现有些孩子学习用功,头脑聪明,学习成绩也很好,但是过于自我,不太合群,甚至有些自私。这种孩子很可惜,将来走入社会,不能融入社会。现代社会需要团队合作,孩子少一些技能、少一些知识问题不大,但不能不合群,不融入集体。

  王天高: 我觉得这是走在了整个教育改革的前列,能够进入天长小学就读的孩子比其他孩子应该更幸福。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天长,虽然优秀的学生有很多,但在学校教学过程中,也免不了会碰到有差异的孩子,比如我就听说有一个二年级的学生的家长就很焦虑,因为这个孩子不仅上课不认真,而且在课后还总是闯祸,在与人交流、与老师沟通方面也存在很多问题,我刚才那也听到楼校长说到要个性化培养学生,那面对这样的孩子,天长小学是怎么做到个性化教育的呢?

  楼朝辉:的确,每个孩子因为所处的背景不一样,总会呈现出不同的成长面貌,孩子表现得好当然是父母学校共同的愿望,但当有的孩子出现问题时,天长一直秉承“面对有差异的学生,要实行有差异的教育,最大限度的促成他有差异的发展,让他获得有差异的成功。”的理念。这种差异不是和别人比较,不是“差别”,而是重在这个“异”字上,也就是重在这个孩子自己的特质上。天长在全国的差异教育上是做的最为成功的,我们的差异教育理论和实践获得了很多部门的首肯。我举个例子,三年前,有个孩子转到天长来,他的父母跟我说,他们都快接近崩溃了,因为这个孩子在小学一年级啥也没学,光是闯祸。那么通过在天长小学这三年多时间,我们的学科专家不断为这个孩子进行诊断、教育,制定一整套教育方案。通过三年的努力,这个孩子从每天必须要有人看着的地步,到现在这个孩子在全班的数学兴趣小组活动中得到了全年级唯一的一个满分,而在语文方面,这个孩子的阅读量也已经非常惊人了,他已经将阅读作为了一个兴趣来对待。用父母的话来说:这个孩子现在俨然成为学校的小明星。这就是天长的差异化教育理念在机制设计,制度保障,系统支持上有了一整套方案,使个别教育成为可能。有时候为了一个孩子,学校是不惜代价的。我们学校每年有十个到十五个左右的特殊儿童关照的范例,这也让每个老师树立起这样的观念:无论是谁,只要进入天长小学,我们都有责任好好教育,让他有最好的发展。

  王天高: 是的。那么我觉得,现在的学校更像是像人才的生产线和抹杀个性的机器,天长的差异化教育应该是值得推广的。因为社会不仅需要标准化人才,更需要个性化人才。包括这次的诺贝尔奖的得主,经过媒体的报道后我们知道他们曾经也是所谓的“差生”。所以很多人说,这些诺贝尔获得者的成功给现行的学校教育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当然这样的说法有些片面和偏激,但这恰恰反映了整个社会在呼唤希望学校能够去研究个性化教育,我希望楼校长以后有机会能够多跟因此我们讲讲个性化教育,将您这样的理念做一个推广。

  楼朝辉:谢谢。其实从我们学校内部管理来说,要真正做好差异化教育,做到对每个孩子都有科学的了解,都是需要具备很强的专业知识的,因此对老师要求很高,我们天长目前有40%的老师拥有博士和硕士学历,这在全杭州来说,应当是教师学历层次最高的一所小学了。老师在接触不同孩子的过程中,也在提升的自己的专业水准,也是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发展。

  王天高: 名校的特色在个性化教育这方面体充分现出来了。我觉得要把这件事做好,校长也要有胆识,因为现行的对一个学校的评价体系往往着眼于分数、升学率这些方面,您现在还花了很多精力在研究差异化教育,可以说是一个理念在支撑着您做这样的事情。

  楼朝辉:的确是的。现在相关教育行政部门和社会各界对整个学校办学质量的监测会和你的差异化教育有些矛盾。有人会说:你们在一个孩子身上投入那么多的精力,那么更多的孩子怎么办呢?这也是我们现行教育遇到的矛盾。而我始终坚信:总有一天,天长小学一定会有针对每个孩子的一整套独立的教育方案,到那个时候,我认为,中国的教育现代化也就是真正的现代化了。

  王天高: 楼校长走在了教育改革的前列,这也是中国教育最需要的,我想代表所有"有问题"孩子的家长对楼校长的付出表示衷心的感谢!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很多家长很重视早教,早早地把孩子送去学英语。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楼朝辉:目前很多家长花财力物力去让孩子学习英语。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到现在这个阶段的一个必然趋势,包括我们学校也希望孩子能够学好英语,以便以后能够拥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国际视野,因此学外语可能会对孩子语言水平得到提高。但我觉得,一个孩子最大的学习价值在于学会与人交往,现在很多家长单纯将外语学习看做是学习一项技能,我认为是非常狭隘的。其实更加重要的是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学会运用语言与人交流的能力。正是因为经历是最重要的,那么现在中国的儿童最缺的是走向社会、走向自然的经历,让孩子经历这些活动的价值可能远比单纯学习英语来得更大,而学外语可能是极少孩子需要的。因此我们天长的外语课是为提高孩子国际交往能力的一门课,而不仅是提高外语水平的一门课,我们天长的外语是小班教育,小朋友在学习外语过程中有更多时间和老师交流。天长的外语学习的确成为了孩子成长的一个力量,但不是主要力量。我们把国际交流当成是外语学习的一个重要目标,这就是我们对外语学习的认识。

  王天高: 我还有一个问题,在课外教育中,天长有哪些特色课程?

  楼朝辉:天长小学有足够多的课程和活动选择,比如学校有40多个社团。我认为比社团活动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常态机制来确保这些活动有序有效地开展。

王天高: 比如孩子在学习上没有足够的成就感,那么在课余活动上通过他感兴趣的活动可以满足。

楼朝辉:是的。机制的保障另一方面是所有家长对活动是否有足够认同感,这一点也非常重要。我们有项工作是“家庭实验室”,是让孩子能够在家里完成一到两项科学实验,只有当家长认同这些活动,我们的各种特色课程才能开展下去。

  王天高: 我认为楼校长的理念非常好。那么由于时间关系,请楼校长再给我们家长提一些总结性的建议,如何让我们的孩子能够更幸福?

  楼朝辉:好的,各位家长朋友,孩子要发展好的这种期待,是要建立在很多方面的。我期待我们家长一方面对自己的孩子要充满自信,另一方面也要更加了解我们的孩子,根据不同孩子所拥有的禀赋、遇到的困难,科学合理地安排他们的学习,提供更有效的支持,同时也希望家长能够理解并支持学校的各项教学活动,让孩子享受到最优的教育,期待每个孩子在我们共同努力下,发展成真正阳光、健康的新一代中国青少年。

楼朝晖
王天高
数据标题文字1

天长的孩子幸福吗?

楼朝晖:第三届中国校长论坛的主题是“孩子幸福吗”,从中国的教育环境来看,提出这个问题一定有它现实的因子。大家都有这样的共识:中国的孩子不是那么的幸福。那么,天长的孩子幸福吗?我认为天长的孩子是幸福的,但是他们也承担着现行教育体制下带来的压力。

如何解决孩子幸福感和应试的矛盾?

 

楼朝晖:天长在几十年办学过程中,一直在追求孩子的卓越和让孩子享有真正的快乐童年两方面寻求最佳平衡,一方面我们的教学质量的确在老百姓中有良好口碑,另一方面,天长的孩子六年间参加的课外活动有六七十项之多,那么在参加活动的同时也就自然而然地完成了相应的学科学习。

如何做好个性化教育?

 

楼朝晖:天长在全国的差异教育上是做的最为成功的。天长的差异化教育理念使个别教育成为可能。我们学校每年有十个到十五个左右的特殊儿童关照的范例,这也让每个老师树立起这样的观念:无论是谁,只要进入天长小学,我们都有责任好好教育,让他有最好的发展。

如何看待现今的外语早教现象?

 

楼朝晖:现在很多家长单纯将外语学习看做是学习一项技能,我认为是非常狭隘的。其实更加重要的是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学会与人交流的能力。其实现在中国的儿童最缺的是走向社会、走向自然的经历,让孩子经历这些活动的价值可能远比单纯学习英语来得更大。

天长小学的特色课程有哪些?

 

楼朝晖:天长小学有足够多的课程和活动选择,比如学校有40多个社团。我认为比社团活动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常态机制来确保这些活动有序有效地开展。另一方面是家长对活动是否认同。只有当家长认同这些活动,我们的特色课程才能开展下去。

如何孩子能够更幸福?

 

楼朝晖:我期待我们家长一方面对自己的孩子要自信,另一方面也要根据不同孩子拥有的禀赋,科学合理地安排他们的学习,同时也希望家长能够支持学校的各项教学活动,期待每个孩子在我们共同努力下,发展成真正阳光、健康的中国青少年。

如何变成一个具有幸福感的学生?面对名校天长小学对待“问题孩子”的差异教育法,您有什么感想?请赶快参与我们的微博互动来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