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几天就新开一家餐厅。”

  “早高峰路上的车越来越多。”

  “晚上下班打车要排队。”

  ……

  在杭州城西的“余杭塘路——高教路——联创街——向往街”,记者街访时听到了上述声音。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一带的人气越来越旺了。

  毗邻阿里西溪园区,一个以钉钉为平台的新产业集群正在形成。全国各地的企业级应用开发者汇聚于此投身创业,他们中的佼佼者已经找到用户、赚到钱、融到资。互联网“钉团”崛起,为杭州城西科创走廊打开了新的想象空间。

(图为钉钉总部所在的杭州城西未来park园区)(图为钉钉总部所在的杭州城西未来park园区)

  创业者:连续3年增速超400%,完成亿元级融资

  2020年4月以后,酷学院CEO华俊武就成了半个杭州人,他70%的时间都在杭州城西高教路的未来park园区里度过。这是个开放式的产业园,钉钉的总部在园区里,酷学院也把杭州分公司设在了那里。酷学院起步于西安,如今一半研发人员在杭州办公。

  2017年,华俊武与三名同事从惠普辞职,瞄准企业培训行业启动“酷学院”SaaS创业项目。短短四年时间,酷学院累计服务7万多家企业、2000多万用户,已经成长为行业冠军。公司CEO华俊武说,一切源于四年前的那次“All in”。

  “我当时就想,与其一家一家地死磕客户,不如依托一个平台来运营。当时‘企业办公上钉钉’已经初步形成气候,我看中了这个机会,决定All in。”华俊武回忆。

(图为酷学院CEO华俊武)(图为酷学院CEO华俊武)

  酷学院2018年2月上架钉钉开放平台,出乎团队预料,仅仅3个月后公司就实现了盈利,用华俊武的话说:“从此再也没有为流量苦恼过”,钉钉上的海量企业成为酷学院获客的宝藏。企业在钉钉上使用酷学院,体验无缝对接,学习成本和实施成本也显著降低。

  连续3年,酷学院都实现了400%以上的超高增速,2019年营收达到数千万,成为资本市场上的香饽饽。2020年10月,酷学院完成亿元级A+轮融资,由启明创投和云启资本联合领投,嘉御基金和头头是道投资基金跟投。

  在钉钉上找到用户、赚到钱、融到资的创业公司不在少数。就在酷学院完成融资后一个月,另一家All in钉钉的公司——低代码开发工具“氚云”的母公司深圳奥哲也完成了B+轮融资,公司CEO徐平俊透露,融资金额为2亿元。

  阿里黑科技注入“钉团”

  在那之前,阿里巴巴发布“云钉一体”战略,钉钉与阿里云全面融合。这意味着:“长在钉钉上”的酷学院、奥哲们不但可以吸收钉钉的能量,还可以与阿里云展开更深入的合作。

  事实上,更早之前酷学院就已经与阿里云达成合作。酷学院引入达摩院视频AI技术,对视频课件做智能精细拆解,形成结构化知识图谱,进而重组培训内容。

  合作不止于此。华俊武在运营中发现,他们服务的7万家企业中,有40%属于零售行业,其培训的核心内容是店铺运营SOP(标准作业程序)。与客户共创后,酷学院决定把培训和门店运营的SOP执行结合起来,真正实现培训的闭环。恰巧此时,阿里云正在探索线下门店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双方一拍即合。酷学院负责开发业务系统,阿里云、达摩院投入AIoT技术,共同研发“数智门店”解决方案。

  根据该方案,门店布设AIoT设备后,基于达摩院视频解析技术,管理人员可以远程掌握门店客流情况,并根据实时数据调整经营策略。目前,该方案已完成开发与内部评审,即将全面推广使用。

  从阿里云黑科技“兵器库”中受益的钉钉生态企业还有 “1号职场”,它是钉钉招聘类头部应用,公司总部在上海,不久前刚在杭州高教路未来park开设分公司,择钉钉为邻。

  公司CEO荣海旭向记者透露,1号职场在钉钉上架不到两年,目前已服务1万多家企业,完成三轮融资。1月底即将迭代的新版“1号职场”APP将启用阿里云的三项技术,包括:智能客服技术,云视频技术和用户加密云盘。他认为,这些技术的注入将为1号职场打造出相较于竞品的特色与优势。

  1000万个应用与千亿市场

  数据显示,2020年“双11”钉钉开放平台GMV同比增长超过600%。目前,像酷学院、1号职场这样与钉钉开放平台合作的生态企业已超过2000家,其中30%以上在加入钉钉生态后完成融资。

  华俊武认为,钉钉平台上有1700万家企业和4亿个人用户,这个生态里完全有可能诞生出年营收10亿元以上的SaaS企业。完成融资后,酷学院发展增速,目前员工总数已突破200人,在北京、杭州、西安、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均设有子公司、分公司。公司计划3年内新增付费客户3万家,5年内新增付费客户10万家,成为一家营收超过1亿美元的SaaS公司。

  在2021钉钉年度发布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透露:目前入驻钉钉开放平台的开发者已超过27万,开发应用数超过70万个,开发者服务的企业组织数超过640万家。张建锋表示:“我们希望,未来3年在钉钉上能长出1000万个钉应用,让云从IT的价值真正变成数字生产力。”

  钉钉上的开发者最初大多是为解决企业自身问题而投身开发,其中一些应用具备较高的通用价值,最终演进成SaaS上架钉钉公开销售,进而孕育出一批成功的创业者。

  高治剑原本是一家高速公路设计公司的高管,5年前他在工作中遇到了管理难题,便在钉钉上自学低代码开发,DIY解决了公司在项目管理、任务分配、客户管理中的痛点。同事们反响很好,他看到了商机,干脆招兵买马,单独立项创业。2018年3月,项目管理应用“蚂蚁分工”在钉钉上架,从收费的第一天起就实现了盈利。2020年9月,上架仅2年半的蚂蚁分工完成千万级融资。去年秋天,高治剑把公司总部搬到了杭州紧邻钉钉的海智中心。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企业级SaaS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企业级SaaS市场规模为 362.1亿元,预计到2022年将突破千亿元,五年前业界提出的“互联网下半场”风口论正在成为现实。未来三年诞生1000万个应用的钉钉平台上,将孕育出多少成功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