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浙中盆地的金华是浙、赣、闽、皖四省的腹地和交通枢纽。翻开金华交通图,错综复杂的城市道路、高速公路、铁路交织成网。繁忙的交通给百姓出行带来极大便利,也为城市发展输送力量、聚集人气。

穿城而过的高铁穿城而过的高铁

  从单一到多元,从拥堵到通畅,今天,我们将镜头对准交通网络的建设和出行方式的变迁,定格了无数珍贵瞬间。交通发展与金华人民一路相随、一路向前。

  40迈 点与点的便捷舒心

  40迈,是城市中公交车的行驶均速,稳稳当当地承载着金华市民在市本级的日常出行。

1994年,金华330国道1994年,金华330国道

  1977年9月1日,金华县城镇公共汽车站正式运营通车(试行)。2条线路,4辆公交车,以清波门(现市少儿图书馆)为起始点,分别开往肉联厂和化工厂,从此开启金华人公共交通的“四轮时代”。

上世纪80年代,乡间独轮车上世纪80年代,乡间独轮车

  在一张1994年摄于市区江北广场汽车站的黑白照片上,乘客们手提肩扛大包小包卖力挤向公交车门,还有远处的人群一路小跑。“那时候坐公交车可真不容易。”讲起这些年公交的变化,市民肖美云感慨万千。

  肖美云家住市区朱基头,上世纪80年代,家门口只有301路一条公交线,“40分钟一趟,特别拥挤,挤不上就只能走路去金华市区”。若是要回趟汤溪老家,得先乘坐301路到金华南站,转乘开往汤溪的班车到站后再走5公里才能到上境村,前后得花上半天。

1985年,农村公共汽车1985年,农村公共汽车

  如今,肖美云在家门口坐上502到汤溪站,再转628路就能直接到村里,全程仅一个多小时。“现在出门可方便了,一点都不用走路。”今年70岁的她对公交线路如数家珍:看病就坐35路车到人民医院,去竹马乡就到人民广场转乘317路,去开发区办事就坐9路公交车……“乘坐317线的多数是老年人,驾驶员看到老年人腿脚不方便都会主动搀扶。”肖美云是个热心肠,在公交车上看到有暖心事或不足之处,都会拨打公交热线,久而久之,被选为金华公交监督员。

  “现在公交车线路多服务好,车厢干净整洁,布置得像家一样温馨,我们老百姓乘车真的很有幸福感。”肖美云的“点赞”背后,是城市道路建设不断完善的硬件加持,也是金华公交人完善出行服务的暖心付出。

  细心擦拭车厢角角落落、首创“爱心母乳专座”、背老年人下车……8路车司机戴燕飞用心用情服务成为全国五一巾帼标兵,还作为党员代表参加省党代会。“心离乘客有多近,车离站台就有多近。”24年来,戴燕飞穿梭在金华大街小巷,“公交车驾驶员”对于她来说不仅是一份谋生的工作,更是展现城市文明水平的服务窗口。

BRT全新上路BRT全新上路

  随着社会的进步,金华公交更便捷,9条公交线路和BRT一号线实现2元无缝换乘;金华公交更智慧了,率先实现移动支付、刷脸支付;金华公交更温暖,“守护驿站”已帮助130名走失的老人和小孩回家;金华公交更环保,新能源车占比近一半,并首推公交车厢垃圾分类。

  42年,从2条线路到如今涵盖城市、城乡、城际的179条线路实现“村村通公交”,从4辆长江牌大巴到如今1100辆外形美观、内饰精美、乘坐舒适的大巴,公交已成为伴随百姓出行、城市发展的好伙伴。

  100迈 地与地的互通交融

  100迈,是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的行驶速度,顺畅快捷地承载着金华市民的长途外出需求。

  今年10月底,黄树田离开他工作了34年的“方寸岗位”——客运车驾驶座。“一下子不握大客方向盘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自1985年从部队退役进入客运行业以来,黄树田夜以继日反复奔走于金华和省内各地市之间,是我市交通系统的先进个人。

  40座的解放牌客车是他的首个工作伙伴,“那时候道路窄路面差,在高低不平的沙石路上开,根本提不了速”。黄树田常开的沙石路也催生了属于那个年代的特殊工种——“扫马路”。

  同是今年退休的老交通人徐益丰年少时曾做过三年马路养护工,主要职责就是用扫把不断地平整汽车开过的沙石路面。“我当时在经过洋埠镇的兰贺线‘扫马路’,每天要走10公里路。弯道最难扫,要侧着身子把沙石推到中间,每天回到家衣服都是黑的。”

1992年,市区环城南路1992年,市区环城南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温州私营企业蓬勃发展,一度掀起内陆“民工潮”。作为浙中交通枢纽,金华始发的快客是当时前往温州的唯一交通选择。“金温线是我常跑的线路,每趟车都载得满满的。”黄树田说,当时金温线路面坑坑洼洼、拖挂车多经常堵车,从金华到温州一般需要12个小时,碰到发洪水或下大雪,要两天才能抵达。

 2019年7月,施工建设中的金建高速二仙桥东互通 2019年7月,施工建设中的金建高速二仙桥东互通

  改善道路交通现状刻不容缓,“要想富,先修路”是那个时代的高频词。2002年底,杭金衢高速公路、金丽温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从金华前往杭州和温州的时间一下子缩短到三小时内。“时代是真的不同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在提速的同时还给行车安全加了一道保险。”像黄树田这样的老司机看着一条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与城市发展交融互助。

  2008年全线贯通的诸永高速公路是金华和绍兴、台州、温州的干线公路,在我市境内贯穿了东阳、磐安11个乡镇,成为我市东部的一条经济大动脉。“诸永高速是惠及千万群众的小康之路。”时任诸永高速公路金华段总指挥的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张序锁说,诸永高速改写了杭州到东阳需要绕行的历史,还助推了磐安新城区的开发,带动地方农特产业的销售。

  高速公路出现在百姓视野中的时间并不长,短短20年,金华境内已有7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还有8条在建或拟建。

  350迈 市与市的交织串联

  350迈,是目前高铁运行的最快时速,风驰电掣成为金华百姓出行的首要选择。

  1996年1月26日,是金华西站新站房启用的第一天。这一天,当时还是助理值班员的蒋远在站台上迎接第一趟列车鹰潭到金华的K472次到站。

  2017年2月28日,是金华站南站房(原金华西站新站房)使用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已是铁路金华站站长的蒋远目送最后一趟普速列车由上海南开往海口的K511次缓缓离开。

1993年,铁路金华南站开工第一天1993年,铁路金华南站开工第一天

  “2014年底,沪昆高铁杭长段开通,金华站高铁北站房和北广场同步启用。面对高铁时代的到来,按照‘南北组合、高架候车、分层疏解’的架构,倒逼整体硬件设备不断提档升级。”在蒋远看来,铁路的历次提速和高铁时代的到来给百姓生活带来了巨变。

  从“火车头带着跑”的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和电力机车到如今每节车厢都有独立动力系统的动车组列和高铁,百姓通过铁路出行的速度和质量日新月异。

1993年,金华火车站1993年,金华火车站
1993年,金华火车站站前广场1993年,金华火车站站前广场

  在一张摄于1995年兰溪门道口的黑白照片里,市民骑在自行车上望着火车穿城而过,火车头冒出浓浓的黑烟拖着长长的尾巴,似乎还能听到悠远的轰鸣声。

  “说是‘挤火车’,一点也不夸张。特别是春运时往云贵川方向的运力非常紧张,很多从上海、杭州来的列车到站时已经超载。”铁路老员工周国平回忆,“有的车厢挤得连车门都打不开,心急的旅客甚至从列车窗口爬进去。”

  在火车提速、开设动车高铁以及网络购票之后,这样的状况已成为历史。

  2007年,全国铁路进行第6次大提速,同时,“子弹头列车”这个新名词进入大众视野。当时媒体报道:“D92次从金华到上海南只需2小时31分,比目前最快的K100次缩短1小时52分。”

  铁路金华南站新景

  2014年年底,杭长高铁和金丽温高铁正式建成通车。至此,经过金华境内的铁路从一条技术标准低的浙赣复线发展到了浙赣线、金温线和金千线3条铁路交会以及2条高铁线直通的新面貌。目前,金台铁路、金甬铁路和杭温高铁正在建设中,金建铁路也即将开工建设。

  高铁时代,金华到杭州最快仅需40多分钟,到上海不用2小时,北上北京或南至广州也不过7小时……高速、洁净、舒适的乘车环境给百姓带来了极佳的出行体验,也为金华城市的朋友圈不断扩容。

  与此同时,购票方式也发生了质变。从2011年推出的铁路网络售票到如今手机购票常态化、自主购(取)票机全面推广、刷二代身份证直接进站,精准提速进站乘车的“最后一步”,全面开启智慧出行的高铁新时代。

  文章来源|:金华新闻客户端 金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