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晚7点,萧山剧院内,激情洋溢,灯光璀璨,萧山各界干部群众欢聚一堂,为祖国庆生。

  这场萧山区委、区政府主办的《祖国华诞 唱响萧山——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萧山区群众歌咏大会》由镇街方队、机关方队、志愿者方队、企业方队等17个方队、2000多人组成一个“梦想合唱团”,他们合唱“我的祖国”,礼赞新中国、奋进新时代。这也是萧山区近年来规模最大、层次最高、覆盖面最广的场馆文化活动,是全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文化活动的重中之重。

  合唱团中的主人公来自各行各业,有亚运工程建设者、教育工作者、学生、警察、医疗卫生工作者、“最多跑一次”上的奔跑者,他们是济世者、扬善者、天行者、志愿者、解忧者、守梦者、传颂者、接班者、坚守者,每一个群体背后都有为之奋斗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里都藏着一颗颗梦想的种子。这些梦想的故事,就像记录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心跳,原始有力,证明他们和我们都在大时代中努力。而“梦想合唱团”共同守护的梦想,就是唱响国与家,唱响未来。

  七十载风雨沧桑,七十载壮丽辉煌;七十载砥砺奋进,七十载初心不变。萧山的“梦想合唱团”用歌声抒发对伟大祖国的无限热爱,用歌声憧憬梦圆中国的美好未来。在新时代的合唱中,也融入了他们的音符,这是一曲关于新时代萧山的礼赞之歌,更是真正的中国梦之声。当然,在绚丽的舞台之外,在聚光灯找不到的地方,平凡的生活中更蕴藏着一个个关于梦想的故事,远比演出更精彩。

  (一)《时代号子》

  “力量攥在手,梦想在前头。”当萧山的亚运工程建设者方队以一首《时代号子》的大合唱出现在歌咏大会舞台上时,他们的“万众一心”让现场所有人都强烈感受到了建设新时代新萧山的坚强决心和狂热劲头。2022年,杭州将举办第19届亚运会,坐落在萧山的亚运三馆、亚运村工程正如火如荼建设中。所有参加亚运工程的建设者们,正加班加点,精心施工,他们立志把一个个精品工程呈现在世界面前。

  与舞台上《时代号子》相呼应的,是观众席上由G20峰会方队献上的《中国美》。正如歌词所表达的,中国的美是婉约的美、豪迈的美、辽阔的美。这样的中国美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了2016年的杭州与萧山。2016年,对于它们确实是个特别的年份。G20杭州峰会向世界展示了杭州的“别样精彩”和萧山的“奔竞不息”,同时也给这座城市新添了一座人们期待了很久的全新会展场馆——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带着G20峰会的光芒,这座居于钱江南岸的会展综合体,也从当年9月正式对外运营。2017年,它还代表杭州登上党的十九大纪念邮票。毫无疑问,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成了萧山奋进新时代的象征。三年时间里,它更是见证了“萧山的质变”,从萧山与阿里、网易、浙大、北大战略合作的开启,国家级、世界级会议展会在萧山的召开,到图灵小镇、4286产业载体等发展新思维的出炉,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就像是一个“链接未来”的平台。特别是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所在的钱江世纪城,不仅成为萧山深度融入大杭州的桥头堡,更成为杭州最具未来感的城市界面。

  当现场萧山的小学生齐唱《我和2035年有个约》时,这群充满正能量的年轻人,他们的眼睛里有一种坚定的力量,让人相信萧山的未来可期。这首由著名音乐家何沐阳操刀创作的歌曲,是中国站在新起点所谱写的新歌曲,是对未来的憧憬。歌曲的第一句,就是遇见梦想的明天。

  从《时代号子》到《中国美》再到《我和2035年有个约》,从小学生到G20峰会服务保障者、亚运工程建设者,他们用歌声,相约在新时代的新起点上,表达出对萧山未来的憧憬。确实,一代代城市建设者乃至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在见证萧山的“城”长。

  有资料显示,1949年,萧山城区面积仅1.75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城河两岸。20世纪70年代,作为杭州重点发展的工业卫星城镇,城市向西、向北发展。1984年,城市又开始向东发展,面积扩至4.34平方公里。1990年后,以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为主体,推动城市不断向北发展。至2000年底,城区面积扩至26.16平方公里。21世纪初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杭州沿江、跨江发展战略的实施,城市框架进一步扩大,城市化进程加快,2009年城区面积达到61.31平方公里。尤其是2016年G20杭州峰会把主会场定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可谓萧山进入新时代的“原点”,“后峰会、前亚运”的战略机遇期,让萧山城建以千载难逢地速度推进。总投资2000亿元的22688交通大会战,将让萧山真正进入全域30分钟交通圈的同时,城区面积也得以进一步扩容,真正实现与杭州主城区的“拥江发展”,成为杭州的城市新中心。

  随着城市扩容,萧山人口也猛增。1941年,萧山人口迈过50万大关。到2018年底,萧山常住人口突破150万。未来三年,萧山又将面向全球招揽10万青年人才。从钱塘江南岸的一个县域逐渐发展成杭州的“国际萧”,萧山已然吹响了新时代的号角。

  当然,萧山“城”长的70年,一批批地标建筑也沿着城市的发展方向相继矗立起来,从城河边的“钟楼”,到金城路上的开元名都,它保持了杭州最高建筑近十年的记录,到钱江世纪城里目前杭州“第一高楼”博地中心,再到钱塘江南岸G20杭州峰会主会场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它们以“快速成长的地标姿态”,让更多人倾听梦想的盛放。当时间的车轮行进到杭州的“亚运时间”后,萧山在钱塘江畔又将涌现出更多的新时代地标,沿着奔竞大道,亚运三馆、“杭州之门”、亚运村等等连成一线,背后寄托的,正是一个美好城市的美好未来,这大概就是创作《时代号子》最大的时代背景。

  (二)《家在湘湖边》

  如果问,这个激情洋溢的夜晚,谁唱“酥”了萧山人的心,除了祖国母亲,就是这一曲《家在湘湖边》。这是一首韵味悠长的江南小调,歌词尽显湘湖美景和萧山人生活在湘湖边的惬意情景,它源自2009年萧山在全国范围内公开征集后定的“萧山组歌”之一。它悠扬的曲调、婉转的歌声,尽显“水墨一半歌一半”的萧山美好生活。

  而萧山的70年,它的发展方向,某种程度上与“母亲湖”湘湖的兴与衰有着绕不开的联系。随着湘湖灌溉功能下降,湖面不断缩小,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湘湖水面基本只剩下两条宽30到50米的河道,古老的湘湖已基本消失。但2003年,萧山区委、区政府做出了“圆梦湘湖,还湖于民”的重大决策,分别于2006年、2011年和2016年进行了三期综合保护工程,基本恢复古湘湖“葫芦状”的形态,2015年10月,湘湖又被列为全国首批国家级旅游度假区。2017年12月,首个落户杭州的国际旅游组织——世界旅游联盟总部落子湘湖。湘湖由此从萧山的“母亲湖”变成了杭州的“国际湖”。

  至此,萧山城市发展又多了一个方向即“拥湖”,包括位于国际健康小镇、三江创智小镇、湘湖金融小镇、三江智慧城以及更庞大的“杭州南花园”,都拥抱着湘湖。而时代智慧走廊和风情科创走廊,更犹如“左膀右臂”,拥着“母亲湖”,更把湘湖带往“杭州城市新中心”。

  前几日,2019世界旅游联盟。湘湖对话在萧山举行。第一次来湘湖的“故宫守护人”单霁翔说,杭州坚定不移地从西湖时代走向钱塘江时代,气势磅礴地在钱塘江两岸建起了新城,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既保护传统文化又建设现代城市的案例。西湖申遗成功,无疑是一个壮举。湘湖也要如此,既要一手守护湘湖独特韵味,传承历史文化底蕴,又要一手建设现代“新城”,实现蓬勃发展。

  同“故宫守护人”一样,萧山也有一群群“湘湖守护人”、“萧山守护人”,正如“梦想合唱团”里的主人公一样,共同守护着萧山,为了一个越来越美好的新萧山。他们之中,有用文化的情怀,讲好“萧山故事”,更用一场场文化兴盛行动唤醒脚下这片神奇的土地。从保护和开发湘湖到申报跨湖桥5A景区,从建起楼曼文纪念馆、李可染画院楼塔艺术中心到投资45亿元在湘湖之滨建城市文化

  公园,萧山正以文化自信走向更辽阔的未来。他们之中,也有用数据建起“城市大脑。萧山平台”,与政府履职全面深度融合,托起一座“移动办公之城”“移动办事之城”。他们之中,更有用心做“美好教育”的守望者,让萧山教育有了进一步改革的动力,学校建设三年行动计划让名校扎根萧山,教育国际化三年行动计划更扩大萧山教育的国际视野……而所有“守护人”,他们都将继续走在守望那个初心的路上,迎接更美好的未来。

  (三)《我们都是追梦人》

  当晚,也有两首特别为歌咏大会创作的诗朗诵——《萧山礼赞》和《我们走在守望那个初心的路上》,用来歌颂萧山70年辉煌发展历程,和用“奔竞不息、勇立潮头”的萧山精神激励150万萧山人走向奋进的新时代。

  70年来,“奔竞不息、勇立潮头”的萧山精神鼓舞着每一位萧山人。新中国成立后,萧山人累计组织了33期大规模的围垦,围涂54.6万亩。围涂需要大量块石,几十年来,移掉了整整一座雷山和其他10多座山头,有人匡算过,围垦工程所用的石头可以铺设一条萧山通往北京的铁路路基。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更被联合国赞许为“人类造地史上的奇迹”。如同当年的大围涂一样,一代代萧山人传承着“萧山精神”,又在滩涂上建起一座座新城,钱江世纪城、萧山科技城、杭州空港新城等等,它们犹如“领头雁、排头兵、先行者”,重整行装再出发,踏上深度融杭、建设杭州城市新中心的新征程。

  确实,“奔竞不息、勇立潮头”的萧山精神,深藏在每一个追梦的萧山人心中。

  胜达集团党委书记、企业创始人方吾校是新中国同龄人,1983年,他怀揣2000元创办一家包装厂,第一年就赚了35000元,赢得人生中“第一桶金”。经过30多年发展,胜达净资产达到150亿元以上,工厂分布在新疆、四川、江苏、内蒙古、浙江等全国多个省份。今年,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又实现了一次跨越式发展。

  同为新中国同龄人的胡岳法是衙前镇凤凰村联合党委书记,从1978年开始,他在凤凰村担任了14年村主任、27年村书记。他为党为老百姓尽心尽力,把凤凰村从穷村变成了富村,从上访村变成了文明村,更成为萧山集体经济的“常青树”。

  一只是走出大山闯世界的“金凤凰”,一只是凤凰山下谋发展的“土凤凰”,方吾校和胡岳法两位共和国同龄人,也是改革开放同步人,他们的追梦故事可谓萧山经济的缩影。70年来,萧山从县域经济迈进了城市经济,从“小狗经济”转型到了现代产业集群,从“乡镇工业园”进化到了“4286”产业载体,从“萧山制造”升级到了“萧山智造”,更从“本土经济”进化到了“多元经济”,一个更开放、更包容、更活力的新萧山,正在迅速打开自己的全球“朋友圈”。

  在湘湖湖心,定山岛和压湖山岛两座“明星岛”也开启了自己的新使命,前者升级为“院士岛”,面向全球引10位院士“回家”,后者升级为“国际旅游岛”,为世界旅游联盟总部所在地,世界旅游博物馆在这里开工。这两座岛,更像是萧山追梦新时代的创新场景,隐喻着萧山未来。特别是曾经的钱塘江滩涂上,浙大(杭州)国际科创中心落地了,杭州湾生物科技谷即将开建,亚运村、亚运三馆每天都在长高,网易放刺电音学院全面开学,它们是萧山追梦新时代的“缩影”,吸引更多全球人到萧山追梦。

  正如王平久作词的《我们都是追梦人》中所写到的——“在今天,勇敢向未来报到,当明天,幸福向我们问好,最美的风景是拥抱。”进入“后峰会、前亚运”时期,新时代的萧山又吹响了集结号,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实现高质量发展,继续成为全省全市发展的排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