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总会有一抹黑暗

  巅峰之下总会有曲折山道

  公益之路,没人能毫发无伤

  留不住人才

  找不到资金

  志愿者活跃不起来

  链接不到媒体

  模式孵化不成熟

  转型升级很艰难

  ……

  身处公益一线的他们

  面对难题,是寻找破解思路

  还是转身另谋出路?

  快公益多平台推出系列故事

  遇题破题

  ——公益项目执行长反思录

  第十位讲述者

  浙江省宽居幸福生活公益服务中心

  项目负责人

  阮焕君 

  公益君说

  我是第一次知道,在杭州有一个叫做“浙江省宽居幸福生活公益服务中心”的社会组织。他们服务以RP为主的视力障碍者,关注他们的心理状况,带给他们更多的职业可能性。

  和宽居的小伙伴聊天,可以体会到,现在社会组织,尤其是草根组织正在朝细分市场的方向前进。正是这种聚焦,才能让公益服务触及受助者真正的需求。

  比如针对视障群体,后天失明者和先天失明者不同,要承受更多的心理压力。如何应对视力的消失,如何面对自己和家人都成为了极大的难题。心理问题不同于生理问题,旁人无法从表象上直接得知,从而导致这一问题被一再搁置,没有得到社会足够的重视。

  同样的,在传播里,视障人士生活中的不便和痛苦被放大,但他们仍不乏乐观、进取、坚持的品格。宽居在和RP患者们的相处中发现,其实许多人的真实生活要比大众想象中的丰富很多。“他们会爬雪山、跑步、去世界各地旅行。生活其实很精彩。” 所以,在工作过程中,他们也想把RP群体的生活告诉更多人,让大家了解到他们也是活生生存在的个体,并以自己的方式积极且努力地生活着。

  在和宽居的对话中,我们感受到一份平和。事实上,这一年里,机构自身的发展也经历了许多弯路和曲折,或许是许多初创社会组织同样面临的问题:公益慈善细分市场时代,我们要聚焦什么?

  聚焦人群 聚焦需求 聚焦自己

  文 / 阮焕君

  从2017年1月3日宽居成立到现在,从一个公益小白,到公益的大白。了解得越多,越觉得了解得太少,从刚开始做很多件事情,到决定只做一件事情,从被很多需求牵扯了精力,到精准找到符合自己定位的需求。作为公益的新人,也作为草根公益人,宽居没有资金,没有经验,只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说不清楚公益的初心是什么,是每个人心中的善念,还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每个人梦想的生活得以实现,希望自己做一些什么事情,来让这个世界有一些不同。无论每个人因为什么开始跨入公益领域,事情背后的初心,都有着相同的温度。

  关于定位

  做活动和做公益组织的不同

  宽居幸福公益的前身是宽居阅读,从2012年开始,一周一次,至今已经有6个年头。在成立宽居公益之后,阅读也成为了宽居公益的一个方向,我们在第一个年头,做了非常多的项目。阅读进乡村、公益演讲、21.FM网络电台等。线上线下开展了大量的活动,也收到了很多好评。但我们作为公益的新人,完全没有项目的概念,也缺少一些理论的指导。在筹款、财务、管理等方面都遇到了大量问题。

  凭借着一股热情,想要把事情做好。过程中不断思考、调整,消耗了大量时间。2017年底,遇到了第一次困境,启动资金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宽居,何去何从…。。。

  困境也是转机的开始,当时我们在微课上购买了徐本亮老师讲解的《非营利组织的管理》。彼得∙德鲁克关于“使命”的定位,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启发,通过学习微课,也经历了一年的探索,我们发现,一开始就没有搞清楚方向和定位。

  团队举行全体会议,花了9个小时来重新确定使命。在寻找使命的会议上,渐渐聚焦到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公益演讲,另外一件事情是服务以RP为主的视力障碍者。

  公益演讲已经做了两期的内测,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也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可供借鉴。服务视力障碍者,是初心。一个是无法舍弃的初心,一个是相对比较成熟的项目,如何选择通过讨论,我们最后还是选择了初心,服务视力障碍者。

  RP

  科普

  原发性视网膜色素变性(Retinitis Pigmentosa,简称RP),也称为毯层视网膜变性,是一种进行性、遗传性、营养不良性退行性病变,主要表现为慢性进行性视野缺失,夜盲,色素性视网膜病变和视网膜电图异常,最终可导致视力下降。

  关于对象

  聚焦人群与聚焦需求

  这一次服务对象聚焦的收获是:一家公益组织,实在是非常渺小,大部分的成员都是兼职,能做到一件事情,就很不容易了,要做好一件事情,必须得少做事。在会议中,我们也形成了机构的使命:让视障者创造更多价值。 

  之后,我们参加了敦和基金会发起、博信公益执行的“活水计划”,顺利通过了筛选,得到了支持组织发展的一笔非限定性资金。

  我们发现,聚焦要做的事情,形成使命,使命就会推动着机构前进,很多资源也就随之而来。

  在接下来的半年中,围绕着使命,我们重新出发,做了一系列的计划。在过程中发现,服务对象的聚焦仍然是不够的,视力障碍者的范围太大了,我们从RP人群切入,到后天视力障碍者、到所有视力障碍者。这样模糊的定位,给后面的项目带来了非常多不确定性。先天视力障碍和后天视力障碍是不同的,RP和其他视力障碍也完全不同。没有一个清晰定位,项目就没有针对性,落地就非常困难。

  比如社群运营,是组建RP的社群,还是视力障碍的社群?每一个群体都不同,精准定位群体,才能提供符合这个群体的产品,才会被这个群体所接受。

  如何来框定服务的人群,最终还是要结合自己所做的事。我们希望通过Coaching教练技术来服务视力障碍者,必须要从这项服务来考虑,什么样的人群会需要这项服务,什么样的人群是可以服务到的。一个机构没有办法解决所有视力障碍者的问题,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来考虑,从中选取适合自己的服务对象。

  其实做公益和做商业产品是类似的,也是需要细分人群,来把定位做准、产品做好、服务做细,才会有人愿意买单。公益并不是给到服务给到爱心就好,公益是有价值的一件产品,我们的服务对象,对于公益服务的产品是有选择权和评价权的。从这样的思路来看,如何提供更专业的服务,甚至考虑到如何与现有的公益产品和商业产品做比较,做竞品分析,给我们带来了不同的思路。

  通过分析论证,我们聚焦了针对的人群,后天视力障碍者,具有相对完整的教育背景,20-50岁,对教练技术和心理学接受度高。我们选取这部分群体,作为服务对象。在精准定位人群之后,项目的可行性,也得到了提高。

  在聚焦服务人群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服务对象有着各种需求,出游、交友、婚恋、工作等。我们也被这些需求影响,某些项目偏离了项目的出发点。比如线上读书会,原先是阅读心理学相关的书籍,目的是培养群体的心理学基础,从中筛选出一部分种子选手,来为之后的视力障碍者教练做准备。但在过程中收到了很多意见的影响,读书会的内容就增加了一些与心理学无关的书本,线上读书会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所以,仅仅聚焦服务人群是不够的,还需要聚焦到需求。就算是一小部分群体,我们也无法满足他们太多的需求,只能围绕着一个特定的需求来提供服务,一个项目,服务一个特定群体,满足一个需求。

  关于自我

  找到自己的平衡

  创新就是有计划的放弃。在2018上半年的时间里,我们放弃了很多在做的事情,户外、非心理学读书会、出行、视力障碍者演讲,把精力集中到一件事情上。一个机构,只做一个项目就好。一个项目,只服务一个特定的群体就好。一个群体,只满足一个特定的需求就好。精准可量化,服务产品可视化,只有这样,一个小小的草根机构,才具备了把一件事情做成、做好、做大的基础。

  我们服务特定的后天视力障碍者,在教练(Coaching)的层面工作,目标是培养视力障碍者教练来提供教练(Coaching)服务。是建立平台,还是通过企业社会责任切入?是让视力障碍者服务于本身的群体,还是服务到社会大众?是直接培养视力障碍者教练,还是先给视力障碍者群体提供教练服务?是机构独立运作,还是与其他机构联合创新?

  在一年半的公益路上,从事情的聚焦,到服务人群的聚焦,到服务对象需求的聚焦。最后,我们需要聚焦的是自己。回到自己,我愿意做什么,还有做什么会让我的生活工作更加平衡。

  无论我们服务到多少人,我们帮助多少人恢复自信、实现目标、活出梦想。我们也只是地球上小小的一员,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在自己发光发热的同时,照亮到一部分人。

  回到自己,找到自己的平衡,在一年半的时间中,或多或少,我们的生活工作是失去平衡的。我们曾幻想,先努力一年把公益机构折腾好了,再回过头关注自己的事业。但在这样的失衡的状态中,其实没有办法帮助到别人。在国内公益的土壤并不是那么肥沃的时候,掌握好个人的平衡,才能更好的让公益机构存活下去,得到发展的机会。

  这就是最大的警醒,在初心的背后,是什么让我们选择了做公益。全力以赴的做公益的背后,用什么来支持个人的平衡。也许我们可以让公益的步子迈地慢一点,也许我们更多地考虑个人生涯规划与机构的结合点,也许我们可以找到公益和商业巧妙的撬动之处,也许,在这个平衡之下,就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和创造,也会有更多积极的态度和思考。

  所以,在接下来的半年中,我们放慢了脚步。用自己最擅长的能力,在平衡的状态下,不断的尝试,结合,创造。用新的方式,联合新的力量。专注、探索、合作、共创。回到自己初心发芽的地方,从自己出发,做一些让自己,让这个世界,都有益并且快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