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焕新乐园]

  由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联合阿里巴巴公益发起的“焕新乐园”项目启动两周年啦!从12月21日起,我们跟着项目组、社工系教授、设计师、收纳师等,带着来自不同领域的视角和观点,回到浙江、甘肃、陕西等地的几户低保孩子家中,看看他们的生活是否有所改变。

  “焕新乐园”是一个“低保家庭儿童关爱”公益项目,主要针对有6至16周岁儿童的低保家庭。这种关爱,从“改善焕新环境”开始,再到“陪伴焕心成长”;从改变孩子的居住、学习环境出发,再由志愿者进行至少一年的陪伴,引导孩子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积极面对生活、更健康地成长。项目不仅改变贫困的现状,更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目的。 

  项目实施两年来,已经筹集资金近5000 万元,带动地方配套资源投入超过1000万元。以浙江为基础,北到吉林、南达海南、西至甘肃,项目迅速拓展至全国 20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73 个设区市、 167 个区(县、市)。其中,浙江省 11 个地市 6 4 个区县大部分实现了“目标家庭全额覆盖、社会力量全面发动、社会组织全程参与”。 项目累计带动近200 家社会组织、20000 余名志愿者共同参与,组织志愿者服务超过70000人次,为5200户家庭开展项目服务。

  12月22日上午,舟山市普陀区下起了小雨,我们沿着长满青苔的山路,来到一座看起来让人有些心酸的房子前——这是一个加盖在亲戚家房顶上的家,呈L型,一共三个房间,门框大概只有1.7米高,高个子的人需要弯腰才能进屋。

  在“焕新乐园”项目改造过的房间里,小英(化名)和妹妹一起接待了我们。两个小姑娘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穿着羽绒服,清清爽爽。小英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一双透着机灵劲儿的眼睛自信大方地看着我们。

  舟山市普陀海纳社工服务室的社工师负责人楼倩悄悄告诉我们,在一年半前,这俩姐妹还是嘴边挂着鼻涕、看起来不太整洁的小朋友。

 [小英家的屋子] [小英家的屋子]

  新房间里学会好习惯

  是呀,想象一下,如果是长期生活在这样一间10平方米的房间里:生锈的铁栅栏窗户,发霉的墙面,老化的“蜘蛛网”电线,一盏低瓦的日光灯;唯一的衣柜充满了危险,只要轻轻一碰柜门,它就会整面掉下来——姐妹二人和妈妈的衣服大多堆积在大床上。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谈“讲卫生”,真的太难了。

  更何况,谁来把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方法教给孩子们?2014年,小英的爸爸因患重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了外债,此后,爸爸的情绪一直不太稳定,也没办法工作;家里仅靠妈妈当保洁员的微薄收入维持生计。他们努力让孩子吃饱穿暖已经不容易,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教她们这些。

  2017年6月,志愿者们和专业师傅们来到小英家,先解决了水、电、气等设施的安全问题,再粉刷墙壁,添加床、书柜、书桌等家具,原来那个存在安全隐患的衣柜也被修缮和加固,还加上了一块小黑板。社工师们带领小英姐妹一起参与改造工作,指导她们如何轻扫地、如何进行垃圾分类……

[姐妹俩在黑板上写下了书上看到的名言和早早的元旦祝福][姐妹俩在黑板上写下了书上看到的名言和早早的元旦祝福]

  焕然一新的姐妹俩有了新梦想

  一年半以后,小英和妹妹就这样亭亭玉立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在整理得有条不紊的房间里,她们展示了自己最近在看的书——妹妹在看《西游记》,小英在看萧红的《呼兰河传》。社工师在和她们的交流中得知,小英喜欢画画,在老师的帮助下开始系统地学习;妹妹则跟随姐姐的脚步,学起了书法。

 [大家都围着小英的作品赞不绝口] [大家都围着小英的作品赞不绝口]

  小英的第一幅作品就贴在那个修缮过的衣柜上,细长的花瓶里,插着莲蓬和花,我们都被惊艳了。“太棒了,我们可以帮你把画拍卖出去。”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邱哲问小英,“如果画卖出去了,这些钱你打算怎么用?”

  小英说:“用来买礼物送给帮助过我们的叔叔阿姨吧。”她想了想:“就送他们每人一本笔记本吧。”

  姐妹俩合力画过梦想中的新家:她们睡在高低床上,高高的架子上摆满了鲜花、玩具和画框;爸爸的房间里,挂着爸爸妈妈的婚纱照;妈妈的房间里,挂着姐妹俩的照片。这个梦想,未来就由她们自己来完成。

 [小英和妹妹心目中的新家] [小英和妹妹心目中的新家]

  专家走访有话说

  “焕新乐园”两周年走访的第一站来到舟山,是因为这里有一个特色,就是充分发挥了社工的力量。与志愿者不同,社工是一份专业的工作,他们在陪伴孩子成长中,发挥着巨大的能量——陪伴,是“焕新乐园”项目在改造生活环境后,更为重要的环节。

  此次和我们一起走访的是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副教授、上海春晖社工师事务所理事长王瑞鸿,他从社会工作的角度,对项目进行了解读。

[王瑞鸿老师(左)接受快公益采访][王瑞鸿老师(左)接受快公益采访]

  快公益:您觉得“焕新乐园”项目好在哪里?

  王瑞鸿:社会工作的一个基本假设是“人在环境中”,贫困的发生其实和社会是有很大关联的。“焕新乐园”将贫困分解成两个维度,一个是物质上的贫困,相应的解决方案就是投入物质上的帮扶,比如房屋的焕新。当然,“焕新乐园”的改造不仅仅是物质帮扶,我特别喜欢英国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书《一间自己的屋子》,项目更好的一点是给孩子一个属于自己的自由的空间。他们原来是和父母一起住的,或者窝在房间的一角,一间长期的归他/她自己的房间,意义远远超出物质帮扶,这是通过物质的抓手推动人的全面发展。

  另一个维度,是陪伴。物质只解决了起步点,后续的过程要如何开展、如何深化?人内心的变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我们才需要陪伴。

  “焕新乐园”带着强烈的使命,充满了专业的设计,是我关注的扶贫项目里特别有特色的一个。

  快公益:“陪伴“对于孩子的成长究竟有什么奇效?

  王瑞鸿:其实我不太喜欢用“陪伴”这个词,因为现在对于这个词的含义过于泛化了,功能比较单一。我喜欢说“陪伴式成长“,专业社工人员介入,每月保持至少一次活动,帮助他/她解决存在的问题,比如和家人存在的关系问题,和同学之间的人际问题,一直到社会的融入问题。“焕新乐园”还追加了暑期夏令营,就是让孩子突破家庭、突破学校、突破当地,到更广阔更开放的社会中去。“陪伴式成长”更多是人的社会性的发展、人的社会功能重新恢复的过程。因为贫困阻断了他们的正常发展,阻碍了他们的社会功能的恢复,造成了他们的社会隔绝,他们和社会产生了一种疏离,这才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

  快公益:“焕新乐园”未来能怎么做得更好?

  王瑞鸿:现在,国家在推动精准扶贫,和原来粗放式的扶贫是不一样的。我又增添了两个“精”,就是“精细扶贫”、“精美扶贫”。

  怎么做到“精细扶贫”?比如“焕新乐园”一直在推动家具装饰模块化,现在项目推广到全国多个省市,那么要思考一下,基于江浙一带设计的东西,是不是和西北的习生活惯相适应?还比如,我们给孩子送书,就要考虑到他们的年级、年龄、性别等。这就是我们扶贫要越来越精细。

  “精美扶贫”就是要在扶贫过程中,考虑到美观,融入艺术的元素。“焕新乐园”这个项目在设计的时候,基础功能是扶贫,但现在已经有了更高的功能,甚至要关注到美育的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