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嘉怡的老家在龙泉市的山区,据妈妈说,那里没有木材,没有竹子,靠山吃不了山。于是,爸爸靠着传统技艺,拿着一把斧头,在外地种香菇维持生计。

学子余嘉怡   摄影 丨 徐美儿学子余嘉怡   摄影 丨 徐美儿

  大约十年前,妈妈带着孩子们从山村来到市区,只为了有更好的学习条件。没想到,爸爸突然瘫痪,一家人陷入了困境。妈妈变得异常繁忙:骑着三轮车去卖菜,回家帮助爸爸吃药,做好孩子们的饭,去学校门口摆摊卖小吃……那几年,为了找到价格便宜又能停下三轮车的房子,一家人搬了五六次家。

  妈妈不是超人,她拼命赚钱,顾不上三个孩子:“我不怕苦,只要孩子们能听话,让我安安心心出去打工,我就很开心了。”

记者采访嘉怡(中)   摄影 丨 徐美儿记者采访嘉怡(中)   摄影 丨 徐美儿

  大姐考上了宁波的一所大专,通知书寄到家里,还收到了宁波的电话卡。但最终,大姐放弃了,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妹妹。她带着电话卡到宁波去打工,这个号码至今还在用。高中文凭的她并不能找到收入高而稳定的工作,但她每年都会给弟弟妹妹买新年的新衣服。妈妈看在眼里,过年回家的时候,大姐自己穿着磨破了的皮鞋和堂姐的旧衣服。

  余嘉怡今年高考考了602分,如愿考上了本科。她想学法律、经济学,毕业以后可以当律师或者会计师。她也长大了,从小时候送弟弟上学,到现在操心和指导弟弟的学业。

  成人礼上,余嘉怡对妈妈说:“上大学后,我会勤工俭学,请您一定要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