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父亲癌症去世时,余洁只有六七岁,记忆中,“爸爸”只有模糊的影子。直到长大后看了安妮宝贝的《蔷薇岛屿》,书中描写了作者在父亲的离世后的感悟,成年人的痛苦比孩子更深,这才让她重拾自己对父亲的思念。

学子余洁   摄影 丨 徐美儿学子余洁   摄影 丨 徐美儿

  “阅读是增长阅历的一种方式。”余洁说。她和妈妈住在回迁房里,母女之间相互依靠。妈妈在饭店当服务员,每个月大概有2400元工资。妈妈有一个沉重的秘密,就是爸爸治病留下的债务。她不想告诉女儿,希望她和其他孩子一样,可以轻松快乐的成长,可以将妈妈当作可以倚靠的大山。

记者采访余洁   摄影 丨 徐美儿记者采访余洁   摄影 丨 徐美儿

  余洁却希望可以让妈妈更轻松一些。她的高考分数是608分,她最希望的是离开家乡完全一个人去生活,早点独立,早点分担妈妈的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