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刚刚结束,景宁县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副主任徐敏繁忙的走访工作也刚刚开始。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孩子,是去年的应届高考生,徐敏去到他家时,心里默默感叹:没想到还有这么困难的家庭!他们一家三代四口人,两位都是残障人士,一眼望去,家徒四壁,唯一的电器就是一个电饭煲。更让徐敏揪心的是,这名学子志愿没填好,最后被独立学院录取了,一年几万元的学费实在负担不起。

  “这个男孩子很阳光的,但一说起录取的事,眼睛里就泛着泪光。”徐敏梳理了资助渠道,能够解决的最多也就一年5000元上下,肯定覆盖不了学费,最终这名学子选择复读,今年再考一次。

  为什么不选择读公办大专?徐敏说,读专科,孩子肯定不甘心;即使读了,资助渠道也非常少。

  2019都市快报阳光助学行动在保持原来对公办本科录取学生的资助的同时,对部分贫困大专生敞开怀抱。我们和丽水市关工委交流过后,觉得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有没有人愿意资助大专生;二是在大专、民办本科、打工这些选项中,孩子们愿意选择大专吗?

  一名浙江寒门学子

  有哪些获得资助的渠道?

  2001年,阳光助学行动发起的第一年,在浙江资助寒门学子的力量还很少,民间爱心力量就更稀有了。18年过去,浙江的公益慈善力量井喷,陆续出现了许多助学项目。

  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小德说:“助学是社会各界非常热心参与的慈善活动,各类慈善组织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也有重复助学或者一个助学对象有多个慈善组织共同来结对帮助的情况,形成了慈善资源的浪费。应该通过成立助学专业委员会,或者设立慈善精准帮扶基地,对资源进行合理配置。”

  如果你是一名浙江的寒门学子,考上了本科,有哪些人可以帮助你?

  首先,在高中阶段,你的家庭情况可能已经通过学校,统一收集到相关部门。谁来汇总,各个地方不太相同,比如在丽水的9个县(市、区),由关工委负责,衢州的一些县由团委负责,也有的地方是教育部门。

  除了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国家助学金等进入高校后可以获得的资助和奖励外,许多社会爱心力量就汇集到这些负责寒门学子资助的部门中去。

  我们从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助学专业委员会了解到,专委会会员中,就有多个资助贫困大学生的项目,大多数与阳光助学行动一样,是针对本科学子:包括浙江绿色共享教育基金会、海亮慈善基金会、新华爱心教育基金会“捡回珍珠计划”……

  在专委会之外,我们从丽水市关工委了解到,还有诸如“中天助学”等爱心企业的慈善项目,也是针对本科学生为主。社会爱心人士的结对,要求可能会更高,希望能资助考上重点大学本科的孩子。

  如果你考上的是大专,能够获得的资助就大大减少。我们得到的信息中,只有政府背景的希望工程、福彩等助学渠道,将专科纳入其中。另外,还有吉利等少数爱心企业,也会资助一些职业教育的孩子。

 2018都市快报阳光助学行动助学金发放仪式 资料图 2018都市快报阳光助学行动助学金发放仪式 资料图

  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不该有高低之分

  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

  2018年,丽水9个县(市、区)关工委发动社会爱心人士、企业结对资助大学新生484人,其中大专生77人。关工委的专职副主任们普遍认为,解决大专生的结对太难了。他们还有一个疑惑:明明家庭很困难,为什么仍然要选择学费昂贵的民办本科?

  我们在助学中也发现了这种现象:资助大专生的力量少,愿意读大专的孩子也少,只要有希望,他们大多选择挑战复读或者读民办本科。

  为什么不读大专?该如何看待专科?我们采访了浙江省政协委员、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达利女装学院教授白志刚。

  白老师告诉我们国家今年刚出台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里面明确写了,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不是高和低两种层次,而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白老师说,现在中国社会确实有对职业教育的偏见,主要是受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种传统观念的影响,想让孩子当管理者。实际上职业技能人才也很重要,“我们都喜欢买德国的照相机、汽车等产品,觉得质量好,正是因为德国有完备的职业技能人才队伍,和管理人才没有高低之分,并且觉得精细地完成一个工匠的工作也会有成就感。技能型人才在工业产品品质提升中有决定性作用”。

  白老师说,中国是一个大国,产业链完整,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技能型人才。国家一直提倡“工匠精神”,就是在转变对技能型人才的传统看法。

  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也不是传统理解中考不上高中、大学才去的中专、大专,而是包含中专、大专、本科等完整的教育链条。白老师介绍说:“新的高职院校诞生了,叫做‘职业大学’,有的是原来的高职院校提升,到2022年,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也会向应用型转变;还有专门培养职业教育老师的大学,加强职业教育学校的办学质量。”

  如果选择上大专

  毕业后能有什么出路?

  一年前,有这样一个新闻:19岁的女孩小赵没能考上本科,她父亲认为读大专没用,让女儿辍学跟着自己一起到南京卖韭菜盒子。很多网友为小赵感到惋惜。

  还有欠债也要读民办的现象,很多家长认为:民办本科也是本科,你看现在报考公务员,很多岗位就要求本科,一下就把大专生挡在门外了。

  那么,读大专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白志刚老师说,其实读大专也可以追求梦想,也有很多路可以走。比如专升本,这个选择的比例逐年提高,去年白老师的毕业班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孩子专升本。

  也可以选择一直走职业技能之路,这可不是单纯的“劳力者”,在技能型岗位就业后,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能水平,从助理工程师做起,努力做到工程师,成为技术主任,甚至可能是工程博士生……职业技能人才的收入、上升空间、荣誉、成就感,未必就会不如管理型人才。

  缙云县关工委副主任马慧婉分享了一个贫困大专生的故事。小周是个孤儿,父母相继因病去世,他跟随七十多岁的奶奶生活,一贫如洗,祖孙俩都靠低保生活。家庭的变故使小周变得内向,不愿和人交流。他的成绩也不算很好,考上了哈尔滨铁道职业技术学院机电一体化专业后,完全没有经济能力去读书,面临辍学。幸运的是,杭州有一位好心人,叫陈燕,一直资助他读高中,也愿意继续资助他读大专。

  和陈燕的多年交流,小周逐渐开朗起来,今年他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在上海实习。马慧婉说,如果没有陈燕女士的资助,没有上大专而是去打工,小周的生活一定不会有太大的改善,而现在小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更好的未来。

  您怎么看待职业教育?您觉得,站在分岔路口的寒门学子,应该选择大专、民办大学,还是打工?欢迎您通过“快公益”微信公众号留言或者拨打“阳光热线”0571-85051691(工作日9:00-17:30),来分享自己的经历和观点。

  阳光助学报名申请启动

  今年多寻找19名贫困大专生

  从2001年开始,快报每年夏天都会在浙江寻访成绩优异、品行端正,但生活贫困的应届高考生,讲述他们的励志故事,通过爱心人士和企业的帮助,让他们顺利进入大学校门。

  只要追求,就有阳光,2019年,由快报联合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杭州市德信蓝助学基金会共同发起的都市快报阳光助学行动,继续帮助每一个有追求的青年。

  请特别注意,今年我们也将寻找19位考上公办大专、又有追求的阳光学子,用一笔助学金换你一个逆境里奋斗的故事。

  如果你品学兼优、家庭贫困,在今年参加高考,被公办本科或公办大专录取(不含免学费专业),可以拨打“阳光热线”0571-85051691(工作日9:00-17:30)申请最少5000元助学金。注意,我们原则上不与其它公益活动重复资助同一名学子。

  浙江各地学校及教育局、关工委、团委等相关部门,如有需要帮助、符合标准的贫困大学新生,也请联系“阳光热线”,为他们统一申请。提供资料:  

  (1)申请表1份(贴1张1寸近照);

  (2)身份证复印件1份;

  (3)贫困证明1份(由户籍或暂住地所在村居委会或乡镇人民政府开具,并盖公章);

  (4)大学录取通知书复印件1份(可在通知书到达后补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