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岁,正是同龄人往上窜个子的时候,王芬却被定格在了一米二。

  身高异常带来的屈辱感跟随了她很多年。但是后来,成了她的号角。

  现在,她靠在淘宝小店卖鞋垫一个月能赚2000多元,可以支付镇上一年的房租。

  王芬很满足。

  快过年了,她有一个心愿,“希望这个月鞋垫多卖一点儿,因为我答应给女儿送一个芭比娃娃”。

  当王芬说出自己退学的想法时,她爸爸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姐姐不读书没关系,你不上学将来怎么办?

  王芬的成绩一直不错。教五年级的董老师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尽管他只是一位清贫的乡村教师,但是依然挽留王芬说:“你为什么不读书了?是不是因为没钱?没钱我借给你爸,等他有钱了还我。”

  真实的原因,王芬一直没有告诉他们。打饭的时候,每次在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中努力踮起脚,依然够不着台子的屈辱感,让王芬下定了决心。

  八岁,正是一个孩子打算往上蹿个子的时候,王芬却停止了生长,因为侏儒症,这个不罕见但也不常见的病症,她被定格在了一米二。

  身高异常带来的屈辱感跟随了王芬很多年。但是后来,成了她的号角。

  下面我把这个故事交给她自己。

婚事

  我今年35岁,是江西湖口县均桥镇均桥村人。

  有好几年,家里人都为我的婚事害愁,但是我很幸运,我老公张旭比我大三岁,我跟他是人家介绍的,在2007年认识。

  当时我老公说我人就是个子小,很聪明,以后生活也会很幸福。去他家的时候,他爸爸妈妈非常不同意,说:你个子这么小,以后怎么跟你生活下去。

  当时我很想掉头就走。但被我老公拉住了,他说:反正是跟我过日子,又不是跟你们过日子。以后她对你们好就行了。

  说实在的,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找个漂漂亮亮的媳妇儿呢,对吧?后来我婆婆跟我大姑姐说:唉,家里太穷了,只怪自己没给儿子最好的。

  后来,我公婆看到我对他们的确很好,也都很喜欢我,觉得我嘴巴也会说,人也很聪明。

  我唯一对不起公公婆婆的就是我帮他们家只生了一个孩子。他们还想要一个,现在正好又可以生第二胎。但是我身体条件有限,不能再生了。他们不知道。

  这是我唯一欠他们的。

  我生一个小孩,要比一个正常女人辛苦好几倍,我个子小,怀孕期间比正常人累很多。

  我女儿出那天,医生都不敢给我动手术,说风险很大。我按小孩体重来打麻药,当时有一个医生说,你麻药打少了一点,你痛你忍一下,也不绑你,相信你会勇敢与坚持,会看到小生命出来。我当时也很害怕,但想到自己也要成为一个妈妈,心想一定要坚持。

  小生命出来那一刻,所有在场的医生都高兴的不得了,是个很可爱的小生命。我的手术是两个院长亲自做的,最后告诉我说,一个够了,别再生了,风险太大了!

家事

  我和张旭认识半年后,农历十二月份结的婚。那时候我们结婚建房子借了一大屁股债,所以也没有装修,不过还好了,至少家里不会漏雨吧。

  我老公人很好,他一不抽烟,也不喝酒,也不打牌,什么都优秀,就是赚钱不优秀。不像其他的男人,一年会赚个四、五万,五、六万,我老公只是赚到一万多到两万,也就是打个零工吧,只能赚那么多了。

  嫁给张旭我很知足。我跟他十年来没有吵过架。他很疼我,我没法下地干活,他也从来不让我干重活累活。

  那时候我老公给人做油漆工,我在家做家务带孩子。虽然没钱,但我们过得很快乐。如果说我家没有欠外面债的话,就算现在,我跟他赚的钱生活还是够,就是欠外面钱太多了,一年还不了多少钱。

  2014年,我老公骑着电瓶车给人送油漆,在路上摔了,摔断了腿上的筋。做手术花了四万八。本来需要花七八万,医院照顾我们,少收了三万的住院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