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

  一位妙龄少女,偶尔做一下公益,

  已经足以为她的美添色不少了。

  能够把公益当作心心念念的事业,

  把公益融入自己的芳华,

  这,可以说是大美。

  这个大美女孩叫杨雅舒。

  小雅这个称呼,属于南京和山东德州的一群失独妈妈。在她们心目中,小雅,也就是杨雅舒,是她们的亲生女儿。

  2018年1月25日,南京玄武鸡蛋壳公益服务促进中心注册成功,这是小雅搭建的互联网公益慈善平台。

  鸡蛋壳,寓意小鸡已经破壳而出。实际上,小雅在公益之路上已经奔走了十年了,并且在2014年成立了杨雅舒公益工作室。

  小雅是位南京女孩,她也是云南女孩。

  此外,她还有一个最显眼的,也是和我们的巨大灾难联系在一起的身份——汶川孤儿。

  公益不是有钱人才做的事吗

  十年前,在汶川映秀镇的废墟之上,11岁的小雅在惊惧和懵懂间再次失去亲人,失去了家。

  十年间,她两度成为孤儿。

  她不记得父母的模样。那时家里也是太穷,他们在她年幼时就出去打工,从此再也没回来过。家里也没有电话,他们也没写回来过书信,杳无音讯,就像一粒沙消失在了大海里。

  小雅只记得,云南昭通大山里的故乡,上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那山路弯弯曲曲,永远走不完的样子。

  但是后来,那里成了回不去的故乡,永远没有了亲人,没有了记挂。

  2008年,爷爷病重,小雅被送到映秀镇的一位远房亲戚家。“5·12”巨震劫难之后,她和表姐两个孩子,被解放军从废墟中捡回了命。

  小雅再次成为孤儿。此时,对她来说,比成为孤儿更可怕的,是那种孤惶无助的感觉。

“天仙姐妹”刘静玉和杨雅舒“天仙姐妹”刘静玉和杨雅舒

  小雅的境遇被很多好心人关注。后来,她和表姐被经年从事公益事业、素有“中国好人”之称的邵建波收养。

  现在,小雅对邵建波的称呼,是亲亲热热的“老爹”。但是最初她很抵触这个“老爹”。

  对邵建波来说,做公益是平常行为,也因此常把小雅带在身边,让她参与公益。不过那时候的小雅,是又疑惑又委屈,心里对这个邵伯伯很有意见。

  她想:公益不是有钱人才做的事吗?难道被帮助的人不应该是我吗?为什么要我去帮不认识的人?

  那是一种来自妈妈的感觉

  很久以后,小雅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肤浅。

  这时候,小雅已经成了失独妈妈们的“贴心小棉袄”。

  在经历了“老来丧子”的人生大悲之后,这个群体因永远等不到子女回家而黯然神伤。她们失去了再生育能力,又不愿意再收养子女,只能独自承担养老压力和精神空虚。

  小雅发现,这些阿姨内心很孤独,害怕寂寞,渴望有人陪伴。

  闲暇时,她就去陪阿姨们聊聊天、谈谈心,还借助社会爱心企业或爱心人士的力量组织公益活动,带她们出去旅游、散心。

  “老爹”的生意在山东德州,因此,小雅每年都会到德州过假期。德州有一位失独妈妈张阿姨,总是叫她到家里去玩。

  有一年春节,小雅去看望张阿姨,阿姨非要送给她一个包。怕她推辞,阿姨说的情真意切:“这么长时间了,没送过你东西,你不接受,阿姨心里过意不去。”

  等回到南京,小雅打开包,发现里面有个红包,包了两千块钱。她赶紧打电话:“阿姨,你有两千块钱忘在包里了。”阿姨说:“这红包就是我给你的。你现在也不容易,还没工作,又做公益。”

  给小雅带来触动的不是红包,而是张阿姨的举动,让她感受到“一种来自妈妈的感觉”。

  被妈妈疼,这种感觉,小雅不曾有过。

  南京的失独妈妈居阿姨,经常去小雅家去看她,带着水果啊、洗发水啊什么的,还手把手地教她炒菜烧饭。

  这都是妈妈对女儿的日常。

  “时间久了,觉得不是我帮她们,而是她们在帮助我。她们给我的爱,对我,是一种疗愈作用。”小雅说,她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关照别人,其实就是关照自己。

小雅看望南京抗战老兵小雅看望南京抗战老兵

  传播正能量也是公益

  南京有一位叫刘成根的残疾人,从小就瘫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