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ak Melkonyan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影响力金融COO(Chief Operating Officer at UNDP SDG Impact Finance),他曾是商学院院长,后任职商业组织负责金融工作,也在公益创投领域有诸多经验。

  2019杭州(国际)影响力投资大会上,他带来了主旨演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关于影响投资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设想》,都市快报快公益在大会后对Melkonyan先生做了进一步采访。

  以下为Artak Melkonyan演讲实录及独家专访。

2019杭州(国际)影响力投资大会

Artak Melkonyan演讲实录

Artak Melkonyan在2019杭州(国际)影响力投资大会演讲Artak Melkonyan在2019杭州(国际)影响力投资大会演讲

  首先我分享一个关于“湖”的观点,杭州也有著名的西湖。当我们说到慈善这个概念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你到底在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这是公益创投跟传统慈善很重要的区别。

  紧接着,你又会发现,仅给他一个打渔的工具还是不够,实际上我们还要营造一个好的环境,造一个渔村,所以传统慈善的影响力是不够的,必须让商业组织也进来参与。

  按照传统,我们常把商业和慈善完全分开,但这样没有办法真正做到营造一个生态体系。自从可持续发展目标提出以后,我们发现这一块的融资缺口很大,每年大概有2.5万亿。但影响力投资不仅仅是融资,实际上远远比钱更重要的其实是把商业环境空间一些重要的原则应用到公益慈善领域。

  商业与公益结合,我们既可以从纯粹慈善的角度看,也可以从商业的角度看。比如企业会做资金捐赠、贫困救助等,一些观点认为企业参与慈善的动机就是包装他们在政府和民众面前的形象。但其实企业也在做社会责任投资、ESG,在投资过程中考虑到不管是公司治理还是环境有各方面的因素,使得投资在长期回报上更有利。

  另一方面,影响力投资需要量化和评估,纯粹的财务投资很简单,但如果有了可评估的工具你就可以进行比较。所以影响力投资是追求影响力最大化的投资,这个影响力是可测量的。

  从传统慈善的角度:资方愿意创造社会效益,如果能够拿回一点钱也不错,不拿回来也没关系。影响力投资是我们希望能够收回一些资金,除了收回本金还能得到一些投资回报。

  渐渐地,演变出一个新的部门叫“第四部门”,传统上我们说有三个部门:政府、企业、社会部门,社会部门包括基金会、社会组织。原先说商业与慈善这个过程比较分离,商业挣了钱,政府通过收税,社会部门通过慈善家捐了钱,他们花钱创造了社会公益,传统的模式是这样的。而新产生的第四部门是希望:用商业的实践和市场经济规律去解决一些社会问题,用比较创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非常难解决的社会环境问题以及没有照顾到的需求。

2013-2017区域增长数据 | 来自演讲PPT2013-2017区域增长数据 | 来自演讲PPT

  谈到经济我们一般用GDP去衡量,但不能显示出我们经济是多么可持续,所以实际上需要转换一下评估框架。影响力投资强调讲包容性和可持续的发展,这是一个很新的、增长很快的领域。东亚和东南亚是增长非常快的,每年的增长率是28%。

  我们要做的是把影响力投资嵌入到商业决策阶段(这里的影响力投资指的是股权投资),以往商业做决策只是讲两件事情:利润回报和风险。而现在我们是要从可持续发展目标来制定决策,然后把业界主要影响力测评、评估的标准整合到决策系统里面去。

  影响力这件事情是很复杂的,我们要用正确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打个比方,如果要种三棵树,首先你要问自己要吃果实还是只要遮阴。所以决策前先问自己利益相关方是谁。那么这三棵树种在哪?种一起,还是在三块不同的地方种?我们可以从怎么种树看到实际最终的结果可以千变万化。

  影响力投资的深度和风险是不同的,种树的例子可以看出它的复杂性。纯商业的语境中是股东价值最大化,而影响力投资,就是从股东价值最大化变为相关方利益最大化,用这个来制定目标。

  那么利益相关方是谁呢?可以是员工、可以是社群、政府,以及被这个企业影响到的各个相关方。你们可能会问为什么商业组织要考虑影响力投资,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可持续发展目标 | 图片来自演讲PPT可持续发展目标 | 图片来自演讲PPT

  因为影响力测评、评估很复杂,每一个SDG(可持续发展目标)背后都有5-19个指标这么多。另一个国际上很著名的影响力测评有超过400个指标,这的确很头疼。不过,一旦开始启用这个更复杂的仪表盘看你的企业,你就会发现新的市场,也会促使公司形成更好的治理体系;另一个是会减少风险,给企业带来更好的业绩。所以一般企业开始用影响力测评工具后2-3年,业绩会提升很快。

  从我们自身(UNDP影响力金融中心)的角度来说,其实看到了影响力投资对社会真实的帮助,我们和一些国际金融公司合作,在企业中推广这种认知,就是刚才说的“把影响力视角嵌入到商业机构决策中”,包括孵化器、加速器、风投、投资基金等也在推广。

  我们在24个国家有办公室,从2007年至今已经有大约11亿美金价值的交付,我们为很多企业做咨询,也在这些国家进行影响力投资。在柬埔寨、印度包括中国等等,我们希望能帮助慈善和商业去了解影响力投资,分析影响力投资。谢谢!

(注:篇幅限制有所删减)

影响力投资的案例与深度观察

Artak Melkonyan独家专访

  

  全球影响力投资有哪些优秀案例?

  发达国家有很多行业都在做影响力投资的实践,比如酒店业、制造业。一群大公司正在从单纯的业务转变为具有影响力的业务。在美国,我们甚至创建了这种类型的公司。我们曾经是像非营利组织(non-profit company)一样,无利可图。现在我们引入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利益公司(for-benefit company)

  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是最早同意将自己定位为利益公司的美国品牌。他们专注于生产在严峻环境下的冒险运动产品,比如登山,徒步旅行和滑雪类运动装备。因为遵循循环经济理念,所以他们使用回收材料生产产品。并且如果拿着他们的旧产品,还可以以较低的价格买到新产品,这就是循环。

  另一个例子是一家为孩子们生产鞋子的公司。我们重新定义了他们的商业模式。他们可以说不是卖鞋,而是把鞋租出去。因为我们都知道小孩子长得很快,你买一双鞋,六个月后就需要再买一双,都等不到把鞋穿破。所以这家公司会回收鞋子,再以低价给你一双更大尺寸的鞋子。用过的鞋子拿回来清洗干净,再提供给别人。每只鞋在最终废弃回收之前大概可以使用六次,这就改变了商业模式。

  作为一个父亲,我觉得这很方便,我不必要非去买一双新鞋,我只需要少付点钱,就能获得一双干净的鞋子。这样既获得了商业回报,同时也减少了浪费。

  所以这里的重点是,当你开始理解你在社会环境中的角色时,你的愿景会变为长期回报,或是具有稳健回报的投资。如果你更仔细地观察公司业务,就会发现当业务符合SDG的指标的时候,业务风险就会变得更低。

  有些国家在这方面进展很快,有些很慢。如果我们不去努力达到SDG这些标准,基本上就是在毁灭地球。不过好消息是政府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法国,政府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等。而且以我们的办公室为例,将近2000人在泰国曼谷办公,却找不到一次性制品。比如买咖啡时我要塑料杯,但店员拒绝了,只提供玻璃杯,你需要抵押东西或一些钱,喝完咖啡把杯子拿回来,店员就会把抵押物还给你。

UNDP SDG Accelerator官网展示的正在实践的企业UNDP SDG Accelerator官网展示的正在实践的企业

  

  您觉得应该如何在中国推动影响力投资?

  我对中国了解不多,但我知道在影响力投资领域中国发展得很快。这是我第二次来中国,上一次是讨论酒店行业发展,提倡可持续旅游、可持续度假胜地和酒店的概念。

  我们讨论了很多,比如在预定的时候可以看出人们很喜欢可持续的概念,但是会担心在一个提倡可持续的酒店里,水不够温暖,或者没有足够的供给,没有一次性的物品、毛巾不够白,因为没有使用强力洗涤剂。

  所以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选择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每个人都需要在自己的行为中做出一些改变。例如停止使用塑料袋,停止使用一次性物品。这就意味着我们在个人层面上要承受不便利。

  我们需要在三个不同的层次做出行动:一是政策层面,需要“软硬兼施”。比如政府颁布禁令,对违反某些可持续发展的行为进行惩罚。再比如买电动汽车会很方便得到牌照,而如果买汽油车,要等两年才会给你一个蓝色牌照。政府有时你需要“软硬兼施”,让人们坚持应该做的事情。

  第二层面,不是强迫行为,是来自内心的影响。比方说明星的宣传,他们不断在广告中告诉你:如果你带着一个塑料袋就比较low,而印着绿色地球的环保袋更fashion。人们会因为追随这些明星偶像,从而改变对时尚的认知,这就是内心和行为层面的改变。

  第三个层面,就是让资源重新组合利用,现在已经有很多大公司在行动,比如有些公司回收塑料制品,进行处理后重新制作成可用的工业品。

将渔网回收加工的企业 | 来自SDG Accelerator官网将渔网回收加工的企业 | 来自SDG Accelerator官网

  

  请您补充一下政策推动的具体建议

  政府在政策层面首先可以颁布政策。例如我们知道,任何一家酒店都有很多洗衣房,政府可以颁布酒店不能再使用含有某种污染环境的化学物质的洗涤剂。另外比如能源效率,政府可以发布能源效率的标准,比如哪些产业的能源使用需要达到什么标准。

  换个角度,政府也可以提出一些激励措施,就像如果你使用太阳能,就会有奖励机制。

  除了简单的奖惩,还可以有产业支持。比如对大公司来说,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改变,也能创造出很多好的效果。政府可以支持率先做出改变的公司,提供税收优惠等。但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支持小型企业,因为这些公司可能会发明更有创造力的产品解决社会问题。

  另外从报表的审查标准上也可以做改变,比如原来企业报告只看三个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政府基于财务数字计算税收。我们称它为单线报告,因为它讲的是利润财务。但现在,如果采用“双位”或“三位”标准,就需要另一份报告,讨论该公司的环境影响,以及我们使用了多少资源,我们对环境造成了多大的危害。甚至还需要有第三份报告,说明企业给社会带来了多大的好处,或给社会造成了什么危害。

  

  请简单谈谈SDG推进中的问题及未来规划

  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一个全球愿景。联合国代表的是全球视角,2015年发布了这17个全球目标,各个国家签署通过,并且正在推进这些目标实现。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之前,我们制定的是千年发展目标,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千年发展目标有两个主要区别:可持续发展目标是面向每个人的,所有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关系到全球。第二个不同之处与商业机构有关,如果没有商业机构参与,到2030年就不可能实现这些目标。所以可持续发展目标让所有国家、政府关注到商业机构的作用,推动世界改变。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让商业机构关注可持续发展目标并真正实施。

  举个例子,我们看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第12项,叫做“负责任的消费和生产”。我们要关注企业活动创造了什么,消耗了什么,在哪里创造了最大值,哪里的效率最低。每个指标背后都有相应的评估标准。因此,如果我们从这17个方面了解商业活动,我们就能够看到哪里有利有弊。就像我在IICH大会演讲中提到的,对照可持续发展目标,你可以开始以更好的方式了解你的企业。

  这就是我们与各地政府合作的原因,可以在政策上做推进。比如中国制造电动汽车、发展太阳能等,城市越来越智能,这些是向好的一面,当然还有许多其他需要改进的地方。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朝着好的方向努力。 

记者 | 王矫 姜仲迪

英文翻译  | 沈子璟

文字整理  | 江芝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