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冯长谈

  公益,如何才专业?

  在公益刚需井喷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公益组织、企业、个人意识到,公益是一件专业的事;越做公益,越觉得正确的公益理论引导很重要。

  从今天起,快公益推出新栏目“老冯长谈”。

  老冯,全名冯志刚,浙江省政协委员、都市快报快公益主任,更是资深调查记者、公益人。他将和诸多公益大咖面对面,谈一谈大咖们最新的公益观点。

  愿大咖们的想法,可以为大家拨开迷雾,遇见真公益。

  徐本亮

  上海卓越公益组织发展中心理事长

  上海市慈善教育培训中心顾问

  8月8日,徐本亮老师来杭州,参加浙江一家基金会的公益创投项目启动仪式,快公益和这名在公益创投领域知名的专家进行了面对面交流。

  从火热的公益创投现象到其本质的逻辑,从政府的视角,社会组织的视角,深度剖析公益创投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就政府、企业和公益组织等如何开展有效的公益创投,深度对话。

  公益创投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很多人不知道

  快公益:最近公益创投很红火,政府、群团组织和基金会都在搞。不久前,我也参与了杭州市政府的一个公益创投大赛,做专家评委,评了40多个公益项目。再之前,还参加了杭州一个街道的公益创投大赛。明显感觉,今年各种公益创投活动很多,也很热。

  徐老师观察到的公益创投大赛,从政府到民间是个怎样的情况?

  徐本亮:什么是公益创投?它实际上是把商业里面的创业投资引入到公益领域里。因为我们知道在商业领域里面,有很多私募基金、种子基金,对一些好的商业项目进行投资,然后等到这些项目发展了,它就可以通过上市或者退出来获得投资的回报。

  这种创业投资在商业领域里面应该是做得比较多的,现在我们发展社会组织就是把商业领域的公益创投的概念引入到我们的公益领域,就出现了公益创投。

  公益创投追求的目标是社会效益,中国的社会组织很多刚刚起步,普遍缺少的是资金,没有资金它就很难提供服务,甚至生存都有困难。公益创投就是通过资金的支持,让社会组织(特别是初创的社会组织)能够根据社会的需要去开展项目,这样既可以解决社会问题,满足社会的需求,又可以让社会组织在做项目的过程中得到锻炼,提升能力提升,促进其健康发展。

  国务院常务会议就非常明确提出,要通过公益创投来培育社会组织。这几年,政府对社会组织的扶持力度越来越大,特别加大了政府购买服务的力度。在财政部和民政部很多关于政府购买服务扶持社会组织发展的文件当中,也非常明确地提出,要通过公益创投、人才培养等方式来扶持社会组织的发展。

  我们国家最早搞公益创投是在上海。我2008年就是上海市民政局政府购买服务评审委员会的专家。十八大明确提出政府要转变职能,要加大购买服务,上海社会组织的发展走在全国前列。最早公益创投的资金主要是从福彩资金里面拿出来的,因为福利彩票要求有一部分一定要用于慈善公益,所以上海就开始搞公益创投。

  在实践当中我觉得公益创投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问题和满足社会需求的方法。2013年以来我先后在太仓、宁波、重庆、连云港、长春、沈阳等地,和当地的民政局、基金会合作搞公益创投。我认为它也是培育社会组织非常有效的一种途径,政府也好,基金会也好,他们也开始接受了公益创投这种模式。

徐本亮(左)参加杭州一家基金会的公益创投项目启动仪式徐本亮(左)参加杭州一家基金会的公益创投项目启动仪式

  公益创投遍地开花,真的够专业吗?

  快公益:这几年你觉得公益创投有什么变化?

  徐本亮:有一种遍地开花的趋势。不但省里搞,市里搞,有的区里甚至街道也在搞。比如苏州、昆山,杭州有好多街道和社区也在做,规模或大或小。很多街道搞的公益创投,我把它叫微创投。所谓“微创投”,就是资金额相对比较小一点,备案社会组织也可以是承接主体。应该讲公益创投在全国是越来越普及,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质量亟待提高。

  快公益:公益创投遍地开花,但是背后还是有很多的问题,你觉得具体的问题有哪些?

  徐本亮:公益创投是很专业的一项工作,政府也好,基金会也好自己来做是有难度的,所以一般来讲都会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选择第三方机构作为公益创投的承办方。我认为第三方机构是非常重要的,它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整个公益创投的质量和效果。

  快公益:执行方的专业度是非常重要的。

  徐本亮:(点头)公正性、有效性、专业性,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地方承办公益创投的第三方机构专业能力、专业水平不行。

  基本上现在公益创投的模式都是一样的——项目征集、评审、签约,在项目实施过程当中也有监测和评估。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项目质量的把关方面做得不好。需要指出的是,过去我们讲项目主要讲管理讲怎么做,对项目的选择重视不够。但是你想想,如果一个项目没有目标或者目标不清楚或者目标不合理,你再怎么做也很难取得预期效果。

  公益创投是通过资助项目来开展的,主办方给钱要的是项目的成果。但现在把活动当项目,把产出当成果的现象非常普遍,包括上海、北京、广东。据我每年在全国各地参加公益创投项目评审和评估的统计,约有百分之五六十的社会组织存在这个问题,有的社会组织起步比较晚的地方甚至百分之八九十都有这个问题。

 冯志刚(右)采访徐本亮老师 冯志刚(右)采访徐本亮老师

  很多公益创投的项目50%是没有成果

  快公益:我也深有感受,(把活动当项目,把产出当成果)这个问题很普遍。

  徐本亮: 什么是成果?成果一定是服务对象的受益和改变。比如说你做再就业培训,培训了一百个人,没有一个就业,有意义吗?没有意义的。比如说心理健康,你一方面做活动,搞宣传,学生的心理问题却还在发生,有意义吗?比如有的组织是做禁毒的,搞了很多法制教育,结果吸毒率不降反升,没有意义的。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做社会组织、做公益跟做商业做企业一样,必须注重成果,要讲有效性。一家企业如果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没有利润,那是浪费资源,企业也难以生存。同样,社会组织如果不能有效地去解决问题,没有成果,也是浪费资源,没有存在的价值。

  快公益:现在有的公益项目也拿到了公益创投的钱,钱也花了,没有成果。

  徐本亮:公益创投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项目评审,有书面评审和现场评审。第三方机构要组织专家来参加评审,问题是有很多专家他不懂项目,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道道,结果使很多没有成果的项目也拿到了钱。我从每年参加评审或者评估的(所谓评估就是对已经拿到钱的项目做评估)六七百份计划书里面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公益创投的项目起码50%以上是没有成果的,只有活动,只有产出,没有成果。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为什么现在很多地方的政府包括基金会请我们机构做第三方机构?第一,我们有这个能力判断项目有没有成果。第二,我们有能力帮助那些能力不足、水平不高的组织,通过培训、优化和指导,提高他们做项目的能力。第三,我们能让购买方、资助方在签订协议前就看到项目的成果。我觉得保证项目质量是第三方机构非常重要的一个职责。

  作为第三方机构一定有这个能力,要让购买方、出资方还没给钱以前就能够看到成果。只有这样,公益创投资金才能真正有效地去解决问题,同时也能够让组织得到提高。所以社会组织要提高能力,一定要做有成果的项目。做社会组织,做项目不能光讲情怀,讲爱心,讲热情,这是不够的,你必须要有成果,成果是组织存在的价值,成果是组织对社会的贡献。这是核心的问题。

徐本亮老师为快公益签名赠书徐本亮老师为快公益签名赠书

  连项目书都写不好能做好项目?谁信!

  快公益:据了解,每年都有一些公益创投项目拿到了资金却做不下去的,不是个例。

  徐本亮:我认为主要原因就是在前期项目评审时没有把关。所以作为公益创投的主办方,不管是政府、基金会、还是群团组织,非常重要的是一定要找到真正有专业能力的第三方机构,这是保证公益创投有效性和公正性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快公益:最后,针对公益创投要注意什么,你有哪些好的建议?

  徐本亮:我希望政府也好,群团组织也好,基金会也好,能够投入更多资金做公益创投,特别是基金会。因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基金会都是资助型的,比如像美国的“联合之路”,一年筹款有40亿美金,自己不做项目,主要资助成千上万向它申请经费的非营利组织。但是它非常清楚,你要从我这里拿到资金,你的项目计划书里面不能只有活动,只有产出,一定要有成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大多数中国社会组织的项目没有成果。

  作为政府来讲,第一,一定要提高认识,转变观念,要有成果的意识,不见成果不给钱。第二,公益创投不能只要人数,更要质量。比如,某个省拿出几千万来做关爱留守儿童项目,一个项目30万元,但是要求一定要服务3000人。你想想3000人,30万元,一个服务对象才一百块钱,你能做什么?这就造成了社会组织就简单地搞搞活动,凑人数。所以作为政府来讲,公益创投一定要买成果,而不是简单买服务的人数。因为成果不是搞一次活动,搞一次讲座就能达到的,是要通过一系列的活动、服务才能见效。

  作为社会组织来讲,在项目计划书里面一定要把成果反映出来,有了成果,购买方、资助方才会给钱。我非常希望通过这次跟心基金的合作,能够让社会组织真正去做有成果的项目。因为,现在很多组织还没有成果的意识,不知道什么是成果。举个例子,比如2016年重庆市一家单位拿出500万元做公益创投,我们作为第三方机构,一开始看到的计划书几乎没有一个是有成果的。后来我们通过培训、指导、项目优化,才使计划书有了成果。我在外地做公益创投时发现这样一种情况,很多原来在当地被政府认为是非常好的社会组织(尤其是社工机构),在公益创投当中却全军覆没。为什么?因为他只会搞活动,不会做项目,包括有很多社工机构把访谈、个案、小组活动当作了成果。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政府还是第三方机构都要做对的事情,做正确的事情。现在很多地方包括浙江省,公益创投项目计划书的模板都是有问题的,有的项目要素不全,有的要素顺序颠倒,有的过于简单。社会组织本身就不会做项目,而提供的模板都有问题,他怎么会写好正确的项目计划书?一个项目的质量不仅是做出来的,还需要在项目设计的时候做正确的选择。所以,我一直强调,首先要做正确的事情,选择比能力更重要。

  快公益:政府也好,公益组织也好,第三方购买机构都在摸索公益创投这件事。

  徐本亮:都需要学习,通过有效培训,提升专业能力至关重要。同时,需要正视和发现存在的问题,并采取切实措施加以解决。坦率讲,总体而言浙江的社会组织做项目能力还较弱。我们连续三年担任湖州市公益创投顾问,民政局领导觉得在我们的指导下公益创投真正帮助社会组织提高了做项目的能力。

  撰稿:记者 冯志刚

  图片:公益摄影师 董星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