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城市频道 城市关注 正文

金华“五水共治”重整河山换新颜

  • 来源:金华日报
  • 2016-04-21 15:52:58
  • 字号: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多美的一幅江南水乡图。

  金华地处浙江之心、四江之源。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水环境也付出沉痛代价:2012年,全市地表水断面三分之一为劣Ⅴ类,三分之一接近劣V类,只有三分之一达到Ⅲ类水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3年,“以治水倒逼转型升级”的战略蓝图在浙江徐徐展开。金华主动作为,以浦阳江整治为突破口,为全省治水率先撕开一道缺口。两年来,金华以铁的决心、铁的措施、铁的手腕,借势发力、乘势而上、强势推进,以诸多“率先”领跑全省。2014年、2015年两次捧回“大禹鼎”奖杯。

  污染的GDP坚决不要

  对于“五水共治”,省里的总体目标是“三五七、三步走”。金华自我加压,提出“一年灭黑臭、两年提水质、三年可游泳”的目标,即到2014年底基本消除黑臭支流,流域水质明显改善;2015年底全流域基本消除劣Ⅴ类,整体水质明显提升;2016年底流域交接断面水质基本达到Ⅲ类标准,流域生态实现良性循环。这个目标经由金华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向全市人民公开承诺。

  7年任务3年解决,各种困难可想而知。金华充分发挥“上下一盘棋”的优势,在全省率先建立一套完整的“五水共治”标准体系。按照因地制宜、分类实施原则,出台不同行业不同区域的治污模式和地方标准,推进治水工作标准化、规范化。严格执行禁养区、限养区、宜养区制度,控制畜禽养殖总量。按照县域村庄布局规划,区分不需治理、暂缓治理和应治理三大类村,开展农村生活治理。划定开采区、限采区、禁采区,规范采沙行业。按照“工作项目化,项目时间化,时间责任化”要求,2014~2016年全市安排建设项目780个,总投资492亿元。按照“政府主导、多元投入”的原则,采取“存量挤一块、新增切一块、社会投一块、融资贷一块”方式筹集项目资金。按照属地管理、分层治理原则,明确市、县、乡、村四级职责,层层签订责任书、立下军令状,为推进治水提供坚强的组织保障。

  “把河水弄得这么脏,怎样向我们的子孙后代交代?”“污染河流、毁坏家园,哪怕是‘金饭碗’也得砸了!”浦江县委、县政府的治水决心,给了这座小县城重生之机。两年后,当记者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只见洗去水晶污垢的浦江,已经展露出清丽秀美的本色。

  其他县(市、区)纷纷发出治水强音。婺城区以保卫百万市民的“城市水缸”为己任,出台沙金兰水源涵养功能区畜禽养殖禁养和管养相关政策;金东区实施垃圾分类处理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催化古建筑群、“家+”旅游等美丽经济升级;兰溪市率先与周边杭州建德、衢州龙游构建了跨区域治水闭合圈;永康市引进建筑垃圾处理公司,日均消纳处理固废垃圾1000多吨,处理污泥50多吨…… 金华还创新组建专家服务团参与治水。领衔专家团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是国家973计划海河项目首席科学家,也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基金项目学术带头人。一批“土专家”也参与进来,这支由45人组成的治水专家服务团,为我市治水提供最有力的技术支持。

  铁腕治水绝不手软

  春日的东阳市城东街道泗渡溪,溪岸两侧的嫩叶枝芽如同油画般将清澈的溪水映衬得格外美丽。

  谁能想到,泗渡溪曾是“烂肚肠”:溪里垃圾漂浮,溪边杂草丛生,上游制沙厂污水直排,若是遇上台风暴雨,堤防很容易被冲垮,周边农田和村庄遭殃。

  金华治水之初,最大的困扰莫过于:怎么治才算好?在实际工作中,金华注重从最难处着手,最脏的河流先治,最硬的骨头先啃,带动整体突破。婺城长湖、金东孝顺溪、兰溪浒溪、东阳东阳江、义乌城南河、浦江翠湖及支流、武义白鹭溪等污染最重和群众反映最强烈的一批黑河、臭河、垃圾河得以整治。

  治水事关人的问题,问题在水上、原因在岸上、根子在人上。金华在全省首开先河,在全市推行“农户源头分类、村二次分类、会烂垃圾就近堆肥村处理、不会烂垃圾镇转运县处理”的运行模式,一改过去“户集、村收、镇运、县处理”的治理模式。金东区澧浦镇琐园村推出农村垃圾分类“荣辱榜”,村党支部书记严红星说,村民们你追我赶争相参与垃圾分类,村容村貌有了很大改观。

  此外,金华用更高标准推进城镇污水处理厂建设。义乌市着眼污水处理负荷率、处理率、达标率的提高,投资2亿元,完成5个污水处理厂的提标改造,对全部9个污水厂实施污水排放严于“国家标准”的“义乌标准”,达到了地表水Ⅲ类水平,真正发挥了污水厂除垢清污功效。

  用更细的分工约束各级责任人,全市共设置市、县、乡、村四级河长4250名,配备“河道警长”714名,全市365条主要支流、河道河流包河到人。在定期召开的市(县)级河长履职情况汇报会上,16位市级河长逐一向市四套班子领导汇报履行河长职责情况。

  浒溪是兰江的一条支流,全长16公里,流经兰溪开发区,沿线有许多村庄。2013年9月,兰溪打响浒溪整治攻坚战,计划用3年时间,使浒溪达到III类水质,达到“可游泳”的目标。两年多来,经过河道清淤、沿线生猪养殖整治、重污染行业企业整治、企业生活污水和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以及两岸景观营造,浒溪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水质也得到明显提升。

  如画美景扑面而来

  两年下来,“五水共治”给金华这座城带来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水清了、岸美了、百姓满意了。

  市治水办相关负责人常用5个发生在百姓身边的变化,来证明治水给这座城市带来的蜕变:

  一条河。金东区孝顺溪流经4个集镇、一个省级开发区,流域内共有20多万人、2000多家企业,原来河道内淤积猪粪1米多厚。三年来,在该流域关闭提升养殖户762户,调减生猪15万头,清淤粪土50万方,污泥堆岛、种花修亭,现在不仅水质明显提升,还打造出“百里桃花溪”生态美景。

  一个口。义乌市宗泽桥排放口原是雨水口,常年淹没在义乌江水位下,因雨污混排,直排入江污水量达4000余吨/日,排放污染量占义乌江义乌段氨氮排放总量的12.5%,是塔下洲劣Ⅴ类断面的主要污染源。义乌市“一口一策”挂牌整治,历时11天全面完成该排放口汇水区管网排查和雨污分流改造。

  一个村。江下村是武义县南部偏远山村,全村613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292人,原来以畜禽养殖、外出务工为主要经济来源。“五水共治”以来,武义县坚持水岸同治、因势利导,在治水“清”的基础上,着力治水“美”,进行农房搬迁改造,外墙统一粉刷并绘写精美畲族文化风情;转产种植宣莲,种植面积5000亩的“十里荷花”;利用自然生态发展农家乐,仅农家乐经营一项户均年收入可超过8万元。

  一只桶。原来放置于村中的公共垃圾桶摆设作用高于实用,大多数群众仍然随地乱扔垃圾。通过“垃圾河”大会战,江河中垃圾基本歼灭;全面推行农村垃圾分类减量后,大垃圾桶变成“可烂、不可烂”分类设置的小垃圾桶,由露天摆放走进了每家每户,现在金华农村基本实现垃圾不出户、户户都分类,随地乱扔的垃圾没了。

  一条链。浦江县水晶产业链原来两万多家加工户上交税收只有3000万元。通过“五水共治”,水晶企业锐减90%,而纳税水晶企业增加75%,财政税收不降反增40%。社会风气持续向好,平安创建考核从全省倒数成为全省先进。

  一切正在改变,一切还将改变。依托青山绿水发展旅游产业,金华的乡村游、民宿村如火如荼发展。去年国庆黄金周期间,全市共接待游客452.5万人次,旅游消费32.0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7.6%和27.15%,其中乡村旅游接待121.05万人次。去年推出的新线路也受到游客青睐,乡村体验游、特色古村落旅游和特色养生旅游等都吸引了大量游客,其中琐园村日接待游客量最高达1.2万多人次。

  2016年是金华“三年计划”最关键一年。源头治理攻坚战、管网建设提升战、污水处理扩能战、防反弹阻击战,4场治水战役的作战图绘就。三年可游泳,蹄疾而步稳,金华已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