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城市频道 城市关注 正文

绍兴首次DNA比对成功为流浪者找到亲人

  • 来源:绍兴日报
  • 2016-04-07 16:29:43
  • 字号:

  泪水、拥抱、哭泣……昨日上午,绍兴市救助管理站内出现感动一幕,在绍兴、杭州、宁波三地的努力下,两户失散5年的家庭得到团圆,他们也是我市首次通过DNA比对寻亲的受益者,让走失多年的智障和聋哑流浪者回归亲人的怀抱。

  “哑女”失散6年,终与老父重逢

  上午10点,记者走进了市救助管理站三楼的站长室,见到了一位满脸抑制不住兴奋之情的老汉:他名叫许仁纪,宁波慈溪人,通过DNA比对成功找到了失踪6年女儿。

  许仁纪向记者介绍,他的女儿谢金娣今年41岁,由于两岁时的一次高烧,造成了发声障碍而不会说话,并伴有癫痫。成年后,谢金娣嫁到余姚小曹娥镇。2010年10月,谢金娣独自一人呆在家中,但不知原因突然失踪。6年来,许仁纪和家人找遍了附近地区,甚至赶到杭州的电视台播放寻人启事,但都没有结果。

  2014年8月,他们在余姚小曹娥派出所和慈溪周巷派出所两地报案,并采集了血样录入公安DNA信息库。他也没想到最终就是这一点点血样,让他重新找回走失到了另一个城市的女儿。

  而2011年1月30日,袍江新区斗门派接到报警,有一名聋哑女流浪在附近,她正是来自余姚的谢金娣,随后民警将其送到市救助站。在绍兴的5年多时间内,市救助站为她提供了衣食住各方面的生活所需,并送她到市第七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1

  今年3月中旬,市救助站的流浪者进行了血样采集,并录入了公安系统失踪人口的DNA信息库。据了解,基因比对需对子女和父母基因上的染色体进行比较,比对成功后即代表双方互为亲属关系。半个多月后,公安方面传来了好消息,谢金娣的DNA与慈溪当地一例失踪人口的亲属比对成功!越城公安分局随即通知慈溪周巷派出所,让许老到绍兴市救助站来确认。

  在救助站,许老不止一次表达了对工作人员的感谢,并提出自己可以承担女儿5年多的生活费用。包瑞法站长对他笑着说:“你家女儿身上我们可是花了不少心血呢,光医院那边的费用每年就7万多,5年少说也要35万多,你承担的压力也不小哦!”

  随后记者见到了准备跟父亲回家的谢金娣,面对众人她一开始表现出不适应,但随后在父亲的安慰下逐渐放松下来,并叫了一声“爸爸”。据了解,“爸爸”和“妈妈”是谢金娣唯一会说的话,但除去发声障碍和患有癫痫之外,她的智力与常人一样,当昨天第一次见到父亲时,她一下子便认了出来,并抑制不住情绪潸然泪下。

  在记者问她走失的过程时,谢金娣表现地十分激动和委屈。她连连用手比划想要说,当时有一人将她带出家门,随后就流浪到外面。由于并非标准的手语,包括家人在内对她的表达均较难理解,记者根据谢金娣的比划,询问她是不是有人强行将她拉走,她激动地点头,随即委屈地红了眼眶。

  许老表示,女儿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只可简单从事一些单手可以操作的农活。谢金娣向记者展示了由于癫痫而无法自己控制的右手。据了解,她的家人目前已经为她办理了残疾证并申请低保,今后生活将也有保障。

  跨省寻找智障女儿未成,杭州父母在绍兴得偿所愿

  上午11点,就在许老汉和女儿办理离开手续时,救助站里又走进一对中年夫妇。仔细观察,丈夫的眼眶里还是红红的。他们是这次通过DNA比对成功找到的又一位失踪者家人——戚小夫和他的妻子王小芬,他们准备来接失踪5年的女儿。

  戚小夫含泪向记者讲述了女儿戚莉萍走丢的过程:2011年3月25日,他们在杭州滨江区西兴镇干农活,不久后发现女儿走失了,于是立马放下手头的活出去寻找,并动用了所有亲戚的力量,但并没有结果,焦急的他们在当天就报了警,并在公安部门录入了自己的DNA信息。

1

  据了解,戚莉萍今年22岁,但只上了3年小学,认识一些字但并不多。直到14岁时,家人才发现她的智力异于常人,急忙带她去医院看病,但并没有显著的效果。在过去的5年里,为了寻找失踪的女儿,戚小夫夫妇走访问询了周边的省市,在各大媒体刊登寻人启事,甚至一路找到江西,都未能得到好消息。

  而2011年4月27日,越城区稽山派出所接到报警,发现了正在流浪的戚莉萍,随后将其送到市求助管理站。包瑞法站长介绍,由于戚莉萍说话的口音与绍兴口音相似,大家一直认为她是本地人,并在绍兴各处探询失踪人口的消息。工作人员还根据其年龄和特征联系了市育才小学,探听是否有疑似失踪的学生,但都没有得到相关亲人的信息。也就在近日,戚小夫接到杭州西兴派出所的消息,说绍兴公安通过DNA比对成功,找到了正收留在绍兴救助站的女儿。

  中午11点半,记者见到了穿着一身新衣服的戚莉萍,当有人询问她叫什么名字时,她总是重复着相同的话;在问到“你家住在哪里”的时候,戚丽萍回答“兴明小学”。据她的父母介绍,她曾经在兴明幼儿园上过学,住过兴明小区,小学却是在文涛小学上的。虽然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但还是掩盖她即将回家的兴奋之情。她高兴地说:“我想爸爸妈妈,也想妹妹了!”据了解,戚莉萍有一个小她7岁的妹妹,走失时妹妹还年龄尚幼。

  快要离开时,戚小夫夫妇连连对救助站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包站长对父母说道:“她的医药费虽然昂贵,但我们从未间断过,你们可要继续带她看病。” 戚小夫毫不犹豫的说,当然会带她继续接受治疗,希望女儿能够早日康复。

  68名流浪者都录入DNA库,科技为寻亲插上“翅膀”

  包瑞法站长介绍说,以往为流浪者寻亲非常困难,因为他们滞留的人员许多是智障或者没有文化,只能从他们口音等“蛛丝马迹”中寻找信息,成功率非常低。去年,民政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出文件,要求加强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包括完善公安机关采集DNA数据,我市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为寻找流浪者家人提供了方便。

  据了解,市救助管理站目前滞留的68位流浪者已全部进行了DNA信息采集,但包瑞法站长也认为,DNA比对需要父母和子女双方的配合,流浪乞讨者特别残障的流浪人员,需要其父母及时将他们的DNA信息录入。另外,寻亲工作也需要众多部门的配合和帮助,这样才能让更多的失散人员回归家庭。